散文,美文,情感美文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四季驿站 > [瞎子—离乡](6)

[瞎子—离乡](6)

时间:2020-11-28 18:50:55来源: 四季驿站 作者:枫叶8荻花 阅读:0

寺庙附近一摆就是三年,毕竟这三年的温饱,都是靠这个老地方供给的,现在要离开这里,多少还是有些舍不得。还有一个主要的原因是,从眼睛看不见后,哪怕一点点的变动,对我来说,都是巨大的挑战。

后来,我又去过其他几个,人流较多地方摆过一段时间,仍是收获甚微,难以糊口。

我不知道,是算命的先生越来越多了,还是,来算命的人越来越少了,或者两种原因都有?

在此期间,我遇到过种种困难,比如:对道路不熟走错路;被绊倒或踩空摔倒;途中遇上下雨,躲避不及,浇湿全身……等等,我就不一一叙说了,太多太多了,道也道不完。

摊摆不成后,我又犯起愁来,终于考虑起之前那位老人的提议,是不是可以试试,去其他村子寻生意。

说实话,这样去寻生意,我也不确定是不是就会比摆摊强,我寻思着,是好是歹总是要试一试才知道。

我也思量过,真要到其他村子奔走的话,肯定会比在固定的地方摆摊,要艰难的多。如走远了,当天赶不赶得回来?在哪里过夜?吃饭怎么解决?冬天天冷了,是不是还要背着铺盖卷走村串巷?

这些都是后话了,可眼下又实在没有其他更好的法子了,当前的生存问题总要先解决了。

经过再三考虑和筹划后,我决定先从最近的卢家村开始走,等慢慢熟路了,有奔走的经验了,再考虑去更远的村子。

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我走在前往卢家村的土路上。从模糊的光影中,我知道那天,天气很好,正值秋天,太阳洒在身上暖呼呼的,我还能闻到空气中花草的味道,在途中有一段路上,我甚至还闻到了桂花的香味。

当我怀着惶惶不安的心情,终于来到卢家村时,已是下午一两点钟的样子。我还没到村口,就听到了孩子们因为我的到来,而兴奋地大喊大叫声,其中还夹着犬吠声。

我能想象得到,在他们眼里,我与一个乞丐不相上下。我心里有过那么片刻的犹豫,要不要往回转。最终,还是抵抗不过残酷的现实问题,温饱,温饱,每天犯愁的温饱。

我常常想,如果人可以不用进食,就能活下去,该多好啊!我也常常反问自己,每天这样活着,还有啥意思?有时我真是想,饿死算了,何必在这世上,活得像条蛆虫,遭人嫌弃,遭人厌恶。

话说起来容易,可是当人真正在饥寒交迫的情况下时,脸面和尊严简直不值一提。如果有人说他宁愿饿死之类的话,那他肯定是没有受过饿,真正受过饿的人,决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一走进村子,身旁就围了一堆人,其中以孩子居多。他们一边兴奋的叫着,一边在我眼前比手划脚,好似在验证,我到底是不是个真瞎子。

人群里还有两三位老人,其中一位老人问我:是不是徐家村的徐瞎子?

我回答说:是徐家村的徐瞎子。

老人一边跟我说着话,一边把我引进村里,然后搬来了一把竹椅让我坐下,虽然是个小小的举动,我还是从中感受到了老人对我的怜悯和宽慰。

我问他:村里没有人想算命或合八字的?

老人说:不清楚,没有听说。

虽然,这是我事先就意料到的,可听老人说出来后,心里仍是不免有些失望。

那个下午,我就是与这名老人在聊天中度过的。主要都是他问,我答,大致讲的都是我眼睛瞎了以后的遭遇和经历。

原本在太阳还没有落山前,我想回家去的,老人叫我别回去,他说明天到村里帮我问问,看看有没有人要算八字的?

晚饭的时候,老人从家里添了一大碗饭菜端来给我吃。

临睡前,老人又为我在他家的厅堂里,铺了一层稻草杆,让我临时睡一晚,他原本还想,帮我再找床铺盖来,我婉拒了,因为天气还并不算冷。实则是,我已实在不好意思,再接受老人的帮助了。

虽然那天,我没有得到钱财的收获。可我从老人身上,感受到了这么多年,从没有过温暖和温情,这比财物的获得更让我倍感珍惜。

在我以后的人生中,曾多次遇到过不去的坎时,我都会想老人温厚的嗓音,温暖的话语,他使我觉得人性还有一点光辉,值得我坚强的活下去。

瞎子讲述到这里时,我看到他的脸上流露出感恩虔诚的神情,眼角淌出了泪来,他抬起布满风霜的粗糙手掌,揩掉了眼角的泪水。

未完,待续……

(本文作者:枫叶8荻花)

(本文标签:散文,美文,情感美文 )

相关文章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