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友广场,美文,情感美文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四季驿站 > 我没骚扰过气女网红

我没骚扰过气女网红

时间:2020-10-17 16:50:34来源: 四季驿站 作者:北平旧少年 阅读:0
作者:北平旧少年

有时候
我们试图倾诉
可没人能真正理解你的疼痛

所有一切
只能独自承担
慢慢把情绪变成只有自己听得懂的声音
自己看得懂的文字

以前我也认为
有些文字过于浅薄
不值得浪费时间一读
但后来发现: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救赎
溺水的人
会拉住离自己最近的绳子

元和十年的白居易
就试图抓住这样一根“绳子”
未必是想上吊
而是想要上调

“绿蚁新醅酒,素口小蛮腰”那是后话
此时的他体会到
生命是苦难
而我们无法逃避

我觉得
白居易的《琵琶行》省略了两句话
一句是请求
一句是疑问

和今晚一样的秋夜
水面上有人夜弹琵琶
铮铮然有京都声
难得又听见熟悉的音律

于是
寻声、暗问、移船、邀请
然后提出请求

“可以为我们弹奏一曲吗?”

所谓千呼万唤
想必句句皆是渴望音乐的呐喊
也只有如此境遇的白居易
才能明白琵琶声中的曲折与动人

他觉得耳中听见的每一个音符
都代表着“思念”与“不得志”
就连停顿处
都生出别样的“幽愁暗恨”

如此心情
是琵琶女的?
还是白居易的?

抑或是两个人借由音乐传递了心声
唯有知音才能彼此懂得

指尖耳畔的“霓裳”和“绿腰”
不再是一般人熟悉的曲调
而是在诉说一个故事

是琵琶女的故事
更是白居易的故事

白居易一定从琵琶声中明白了些什么
才忍不住提出心中的疑问

“你怎么会在这里?”

所以琵琶女才会“沉吟”
考虑要不要诚实回答这个问题

终于
她起身整顿衣裳,收敛面容
准备说出自己的现在和曾经

简单来岗
琵琶女年轻时比“上海名媛儿”强
相当于现在的一线美女网红

人正,又会玩儿乐器
只要开直播
就会被万人围观
一堆富二代抢着送礼物
火箭、游艇加撕葱

偶尔办个琵琶演奏加粉丝见面会
整个场面High到不行

为了炒热气氛
她还像洋戏班子一样
开始自己摔自己的吉他、贝斯
只是琵琶女没有这些东西
只好摔自己的发饰和梳子

啪嚓,啪嚓,啪嚓嚓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瓶一瓶的开
一瓶一瓶的干
浑身都透着酒精和糜烂的味道
根本就是羡煞旁人的堕落生活

一样是卖笑又卖艺
网红可比社畜们赚得多多了

不过
青春年华总会逝去
可能就在某一天
直播间里什么也不会再留下
总有更年轻美丽、更有才华的女子出现

琵琶女知道
亲人们一个个相继离开
自己再也不可能像从前那样受欢迎
最后不得已
只好找个精明商人当作自己的依靠

有钱,但没有真爱
今夜依旧孤单寂寞觉得冷

琵琶女即使年长色衰
一定仍想用最美好的样子面对自己的丈夫
所以带着妆容等待丈夫归来
等待再等待
直到睡去

“深夜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

我猜想
琵琶女应该夜夜如此
白居易遇见琵琶女的这一夜
不过是她千百个内心孤寂的一夜罢了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白居易一样孤单寂寞
想要被爱,却又无人可以倾诉
想要抱团取暖,却又无暇自顾

他发现
医治自己的悲伤,是件困难的事
因为自己就是悲伤的同谋

拯救他人的悲伤,也是件困难的事
因为他们也同样是悲伤的俘虏

因此
白居易才会在文末自问自答:

“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

这是六百一十六字的《琵琶行》最动人之处
总会有那样一个夜晚
让你清楚的知道
其实,我们都是悲伤的俘虏

白居易开始哭泣
是哭昔盛今衰
更是哭生命的不可预期

最让人难过的
是还要擦去眼泪
好好活下去

(完)

点击链接可以直接听子心吟诵本文的音频

【《我没骚扰过气女网红》作者:准风月谭 朗读 :子心】在线收听_幽谷山茶_荔枝

(本文作者:北平旧少年)

(本文标签:简友广场,美文,情感美文 )

相关文章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