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美文,情感美文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四季驿站 > 我与我的第十九个记者节

我与我的第十九个记者节

时间:2020-09-13 04:51:08来源: 四季驿站 作者:星际旅人 阅读:0

备注:该日记写于2018年11月8日,现旧文新发,以下是正文:


在第十九个记者节,眼看越来越多的记者转行,简单讲一下近20年来,我与报社的情节。

2004年,我住在报社院子里。

那一年,我10岁,每天放学第一件事就是看茶几上摆放着的日报和晚报。因为那个时候,几乎家家户户甚至外面的早点铺子都有一份当天的日报和晚报。大人们爱看日报,小孩子们则会看晚报,晚报里有连载的小说,有最新的NBA战报,还有下一期电视台的预告。

那一年,外面的世界发生了很多事,比如刘翔成为田径赛场第一个黄种人冠军。与此同时,报社院子里也在悄悄发生着一件令人难忘的事情。那一年,正好是报社复刊20周年,报社举办了20周年庆晚会。

起初,我并不知道报社20周年庆晚会意味着什么,也并不知道对于一家报社而言这是一种什么形式。因为在那个时候,心里就想着,这场晚会是多么美好,希望以后每隔十年都能再举办一次。

长大后我才知道,这样的机会不多了,家里的报社虽然没有外面的大报办的多么出彩,但也不会像一些大报说停就停。目前依旧像一根牢牢插进钢筋混泥土的旗帜,在风中屹立不倒。

晚会场所在院子里的球场,舞台摆放靠球场中场边缘的位置,球场各个角落都塞满了小板凳。在场的人全是记者,职务有大有小,从社长到总编辑,再到所有基层记者;年龄有大有小,从60多岁高龄,再到刚毕业的热血青年。晚会具体的内容我记不太清,那时候还小,只知道所有做记者的大人们都对那个艰苦奋斗的日子做出了缅怀。

长大后我发现,当年那些热血的青年记者,有的如今已熬成了地中海,有的飞向大报继续高就,有的放弃媒体下海谋生。而那些逝去的、老去的记者们,好像都留下了一句最深刻的话:“报纸办得怎么样了。”

那一年,我总是觉得,那些从报社大楼走出来的年轻记者们,他们就像专为消灭邪恶而存在的一股力量;那些在拂晓便从后院印刷楼骑着二八大杠出来的叔叔阿姨们,他们就像载着这股力量的无畏骑士。

长大后,我终于有了接触的机会,只不过已经有了微信等新媒体平台,有人说,还是去做点别的吧,但受父辈的影响,我终究还是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很多人都惊讶我为什么要重走很多年前别人走过的路。我想,儿时报社院子给了我十分深刻的印象,这是我的旧居,从6岁一直到现在,它几乎贯穿了我大学毕业之前所有的生活。同时,儿时对报社和记者的敬畏感,让我深刻认识到这份职业对我的感染力。既然我的童年与少年都已混入了记者的元素,何必不再出来尝试一下。

在第十九个记者节之前,每一年的记者节都能收到爸爸给的礼物,今年也不例外。

11月8日,这是全国第十九个记者节,也是我的第十九个记者节。事实上,这只是我正式做记者的第一个年头。在此之前,也分别在广播、电视待过,唯有报纸的油墨质感是那样的熟悉。

我曾经在入职刚满半年的时候,写了一篇不一样的半年报写给半年前那个要做记者的自己

6岁以前我想当兵,因为那时候爸爸在部队;6岁以后我想当记者,因为爸爸去了报社。

我肯定是有故事的。

微信公众号:鸵鸟已悦(xifenggu6)

(本文作者:星际旅人)

(本文标签:散文,美文,情感美文 )

相关文章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