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友广场 散文 谈谈情,说说爱 为梦发文、 美文 情感美文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四季驿站 > 我的酒窝男孩

我的酒窝男孩

时间:2020-05-22 16:00:43来源: 四季驿站 作者:田小墨 阅读:0

我在《寂》中有一段关于酒窝传说的引述,

传说,有的魂魄在奈何桥边,不愿意喝下孟婆汤,孟婆遇到这些硬骨头也没办法,只好答应他们。但不喝这孟婆汤却是要付出代价的。孟婆在那些人身上做了记号,这个记号就是在脸上留下酒窝。这样的人,必须跳入忘川河,受水淹火炙的磨折等上千年才能轮回,转世之后会带着前世的记忆、带着那个酒窝寻找前世的恋人。

传说的真假显然没什么考究的必要,但这其中的浪漫情怀倒很引人向往。

实际上,写完《寂》好几天我才想起,我曾经也有个长着一副深深酒窝的男孩,他没淹没在人海里,却早已被我排除脑海之外。

我们是从什么时候注意到彼此的?初二,还是初三?初一是断然不可能的,那时候大家彼此不了解,而论相貌,我显然属于平平无奇那一类的,应该不会那么快“深入人心”。

初二以后,在少年的我们心中,最初悸动的人选,学习成绩会成为一个重要的考量标准。大概就是因为那时我学习成绩尚可,而且不是每天捧着书本,课余该干嘛干嘛,还在他前面坐过,这样才吸引了他?

是不是那样的原因,我不得而知,毕竟从开始到结束我都没想过要问问:喂,你为什么喜欢我?

这个匆匆而过的男孩,他姓范,为了保护人家隐私,就暂且叫他范思哲吧。

记得那时,范思哲还是个腼腆的男孩子。他个子长得高高的,人也蛮俊,笑起来两个酒窝深深地凹陷下去,看着相当温暖干净。他的家乡音很特别,因此也不多说话,很少和女生往来,也不会跟那些咋咋唬唬的男生一起胡闹。

那他是怎么突然想到送一张新年贺卡给我的呢?

这里需要解释一下,贺卡,对于那时懵懂的我们的重要意义。

90年代初的少年男女,没有现在这样庞杂的信息获取渠道,所以比之当代,应该更为天真、清纯。我只记得,那时“标记”一个朦胧对象,就是在新年的时候送上一张贺卡。

贺卡不用多精致,也不用写什么漂亮情话,甚至不用署名,简单的“新年快乐”四个字,就能让收到贺卡的人明了一切。

那年,我收到两张贺卡,都没署名,我只好按住惊跳的心,翻开内里辨认字迹。

幸运的是,他们的贺卡没像艺大师《我的失恋》中的情书那样,为他人做嫁衣裳,我看了字迹,自然知道了是谁。

可即使知道了,我们依然不会有更多的交流,只在心里藏了一个秘密:哦,原来他喜欢我;原来她也不讨厌我。然后就是在遇上彼此的眼神的时候,羞涩地低头躲开,任那红云一直烧到心尖上。

坐在范思哲前面的时候,不知他看过多少回我的背影,我都不曾察觉。终于有一次,我也结结实实地做了一回他“背后的女孩”。

那是临近中考的时候,想考幼师的我需要恶补才艺,所以趁中午时间去一位老师那里上辅导课。有一天我爸有事不能来带我上课,想不起来为什么,最后竟是由范思哲骑自行车送的我。

那天中午,天气照样晴朗。初夏阳光的温热,让本来就很紧张的男孩、女孩更是连手心都黏腻起来。

范思哲本来骑车很熟练了,但是那天最开始他竟骑得歪歪扭扭,这让我本来就揪成一团的心更慌乱!于是我只能双手紧紧把住他的腰,好让自己不至于从后座摔下去。

就因为这个,范思哲竟记了我很久。

其实我和范思哲最近距离的接触,也就仅限于那次无声的自行车事件,我们之间那份朦胧的爱意根本没来得及清晰,就迎来了初中毕业。

虽然高中的时候,我和范思哲竟玄幻地又分到一个班里,但那份朦胧却在暑假的烦恼里,和对新阶段的好奇中自然消亡,再也没有继续下去。

如果我当初就知道开头那个关于酒窝的传说,说不定我会自以为我就是他要寻的前世,继续和他牵牵扯扯出更多的故事,从而成就一段爱情佳话也未可知。

但是没有如果。显然,我们缘分很浅,只能在青春的留言簿里,匆匆留下那些稚嫩、青涩的心意,转过身后,就是永远的平行线。

今天,专门为范思哲写下这一篇,就是想对他说一句:匆匆那年,你的背影真的很美!

(本文作者:田小墨)

(本文标签: 简友广场 散文 谈谈情,说说爱 为梦发文、 美文 情感美文 )

相关文章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