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情,说说爱,美文,情感美文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四季驿站 > 遭遇背叛的婚姻,该如何抉择?

遭遇背叛的婚姻,该如何抉择?

时间:2020-04-07 12:01:19来源: 四季驿站 作者:眷眷飞鸟 阅读:0

作者/眷眷飞鸟

        深夜,正准备入睡。

        晓曦的电话突然打了进来。本能的觉得她一定有什么事。果然,短暂沉默几秒后,她低声问我可否出来聊聊。于是我赶紧出了门,按约定来到了海月广场。

      晓曦早已在那儿等我了。黑暗中她的背影看起来孤独而瘦削,海风把她的上衣吹得上下翻飞,远远望去像一只不断展翅的黑蝴蝶。我轻轻地走到她后面,抚了抚她的肩膀,然后默默地站一旁,一起并肩注视着在黑暗中翻涌不息的海面。

      “十年前,我和阿昊就在这儿拍的婚纱照。你知道我为什么来Y市定居吗?”晓曦幽幽地打破了沉默。

      “记得你提过是因为喜欢这里的空气环境才过来的。”我说。

      “其实不是,实话告诉你吧。如果不是和阿昊闹得厉害,我怎会抛弃一切不远千里来异乡打拼呢?我们以往恩爱的表象下,其实隐藏着很多无法解决的问题。半年前,我才知道他在长春和一女的好上了。现在他无情到连儿子的电话都不接了,坚决说要和我离婚,我该怎么办?”晓曦说着,忍不住地轻声啜泣起来。

      我难过地搂住她的肩膀,递给她一张纸巾,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

      阿昊人我见过几回,笑起来很憨厚的样子。人长得只能算是五官端正,中规中矩,站在人群里不小心就会淹没的那类型。然在晓曦的朋友圈里,他是标准模范丈夫般的存在,贴心浪漫,时不时洒一把狗粮,让尔等吃瓜群众酸一把。按理说,这样的婚姻该风平浪静,幸福地走下去才对。

      如今,晓曦这番话让我如坠雾里。

      “很惊讶是不是?我到现在都想不明白,像他这样的人怎么会出轨了呢!唉……”晓曦止住了啜泣,叹息一声,慢慢平静了下来。于是我俩靠着一株椰子树坐了下来。伴着一阵阵清凉的海风,晓曦断断续续地给我讲述了她和阿昊的过往。

01

        我和阿昊是相亲认识的。那时,我刚和谈了七年的男朋友分手,心情极度低落,甚至想到了自杀。七年的时光,我付出了最美的青春和最真的感情,最后却分道扬镳,换来的是他的一句:我不再爱你了。整整一个月,我躲在家里不间断地哭,天天蓬头垢面的。我妈心疼得紧,生怕我这个独生女儿出什么意外,开始四处托人给我介绍对象。

        刚开始,我对介绍一事很是反感。我当时就像只受伤的刺猬,不管我妈如何劝说,死活不去见面,还不时把气撒到她身上。后来,眼泪流干了,我也慢慢想通了。与其寻死觅活的,不如放自己一条生路。所以当介绍人让我和阿昊见面时,我答应了。

        那天见面我并不用心,随意套了件普通的旧衣服就出门了。阿昊已经等在咖啡厅厅多时,看到我进来赶紧起身,不料碰倒了桌上的水培绿植。我冷眼看着他慌忙狼狈收拾的样子,暗想这男人怎么这么毛躁。之后两人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大多数都是他问,我答。

        说实话,我第一眼真是瞧不上他,长相是挺老实,但气质流于平庸。学历不高,三十好几了还在个事业单位当个普通的职员。和我之前那有才有貌的男朋友相比较,差的不止是一点。坐不到两小时,阿昊看出我的冷淡,便识趣地道别了。之后几天,他都没有和我再联系。

      有天晚上,我正坐在窗前发呆。没想到阿昊的电话过来了。他问我是否愿意出来坐坐。也许是在家闷太久了,我提议到闹市区的一家大排档吃烧烤,期间阿昊点了几罐啤酒。不知是酒精的缘故还是什么,阿昊那天话特别多,不时绘声绘色地搬些网上的段子逗得我直笑。

      回家的路上,寻思着这人还蛮有意思,没外表那么古板,当个普通朋友也不错。

02

      从那晚以后,阿昊变得更殷勤主动起来,开始找各种各样的理由和我见面。我感觉他似乎爱上我了,可我对他却喜欢不起来。我心里忘不了前男友,但我那时太需要一个男人来转移失恋的痛苦了。所以我心安理得的答应阿昊的邀约,享受着他对我的各种示好,似乎他的关爱可以抚慰我那颗受伤的心。我们三天两头在一起聊天侃大山说笑话,看个电影喝杯啤酒什么的,像一对好哥们,就是没有实质性的发展。

      日子就这样不咸不淡地过了五个月。

      直到有天晚上,我和阿昊坐在公园的草地上闲聊时,他终于鼓起勇气拉住我的手说,晓曦,当我女朋友好吗?在我低下头沉默的那一瞬间, 他突就把我拉入怀里,霸道地吻上了。也许是他身上的味道有点好闻,我没推开他。然当他想进一步下去时,我瞬间清醒了。一把挣脱他的怀抱,郑重其事的说,我的第一次已经给了男朋友,早已不是处女。如果以后打算有所发展,一定要考虑好自己是否介意。

        他没料到我这么直白,愣了好一会,才认真地说,谁没有过去呢?我真的不介意这个。晓曦,我知道你是个好女孩,第一天见面我就喜欢上你了。我各方面是配不上你,但我一定会对你很好的,请相信我。

      我听了有些感动,忍不住掉下泪来。就在那一瞬间,我决定当他的女朋友。

      说实话,你别看我平时大大咧咧的,其实骨子里是个传统的女人。潜意识里我其实有点自卑的,总觉得自己没了那层处女膜,就没那么纯洁了,在谈婚论嫁时就少了几分底气。所以尽管阿昊外形和工作都不是很出色,我还是说服了自己尽量去发现他的优点。

      交往一年后,我年龄也三十三了,妥妥的大龄青年。在我妈的一再催促下,我答应了阿昊的求婚。我不确定自己是否爱他,但我觉得他真心爱我对我好就行了。经历了前面那场痛彻心扉的恋爱,我不想再对男人付出所有的感情,我只想有一个安稳的家。

        婚礼前,阿昊和我特意从长春飞来Y 市提前度蜜月,顺道在那个闻名遐迩的海湾拍了一组婚纱照。这里一直是我俩向往已久的浪漫之地。

03

        从Y市回去后不久,我怀孕了。阿昊欣喜若狂。整个孕期,他对我真的是呵护备至,还不时赔笑容忍着我的各种作和坏脾气。身为独生子的从不下厨的他,硬是翻菜谱研究,想办法每天给我变着花样做菜。在他的精心照顾下,我的体重一路飙升,以至于儿子出生时都超重了。

      随着儿子的出生,我们的小家变得热闹鲜活起来。婆婆和我妈身体都不太好,阿昊主动担起了照顾我们母子俩的重任。婚后三年的日子,除了照看儿子,我几乎十指不沾阳春水,没下厨房做过一回菜。有时看着阿昊忙得满头大汗,我内疚地想帮忙做点什么时,他总是打趣说,老婆,你这手是弹钢琴的,粗活不适合你干,闪一边去!

      阿昊的体贴和爱意,如静水流深,日复一日地渗入我的内心,汇成了情感上对他的依赖。我以为,我和阿昊会安稳长久的走完这一生。

      但人的心态是会随着生活变化的。随着儿子上幼儿园,家里的开支渐渐大了起来。阿昊每个月的工资才两千多一点,而我也不过三千出头。除掉一家子人的生活费,我们所剩无几,应付儿子各种培训班的费用实在是勉为其难。为了让儿子不输在起跑线上,我不得不同时在几家器乐培训机构兼职,争取挣多点外快。

        为了提高知名度和教学质量, 在培训机构工作那会,我经常加班加点的干。每天回到家,累得是浑身散架,嗓子发疼。可看看阿昊,对工作还是一副得过且过,满足现状的样子,好像这个家打拼赚钱是我的事情。

      失望之余,我不由想起那些各方面都不如我的同学,因为嫁了有本事的老公如今都过得潇洒自在,而我还要为了挣点外快天天四处奔忙。渐渐地,我心态有些失衡了。他的不上进成了我眼中无法忽视的缺点,疲惫之余不免横竖看他不顺眼起来。

      时间一长,面对我渐长的脾气,阿昊也不再像过去那么毫无底限的包容了。婚后第四年,我们像许多普通的夫妻一样,相看两厌,不断为了鸡毛蒜皮的事情而三天两头的吵架,进入冷战。

      在一次激烈的争吵中,阿昊像发疯了似的,忽的把家里的电视给砸了,儿子在旁边吓得哇哇大哭。我愤怒中往茶几猛操起一个杯子,狠狠地朝他扔去,不料刚巧砸中左侧额头,血瞬间顺着脸流了下来!阿昊冷冷地擦了擦,砰地一声摔上了房门,一连几天都不回家。我抱着孩子不断流泪,第一次觉得这婚姻没法维系下去了。

        不久,机缘巧合地,我从朋友圈看到Y 市一家名校招聘器乐教师的公告,我就毫不犹豫地报名应聘了。我想暂时逃离这场令人窒息的婚姻。阿昊得知后和我大吵了几次,也求了我几次,但没能动摇我不远千里过来Y市的决心。

        走的那天,阿昊带儿子到机场送我,眼睛红红地说,晓曦,不管我们吵成怎样,我永远都是你的爱人。在那边要是过得不好就回来吧,我和儿子等着你。我有些感动,于是轻轻抱了抱他,依依不舍地亲了亲儿子,含泪扭头就进了机场。

        我想,既然婚姻已经奄奄一息,不如孤注一掷,向死而生。

04

        也许是距离产生美,也许是独在异乡的孤独加深了人的思念。来Y 市的头三年,我和阿昊的感情,不知不觉在频繁的视频聊天中改善了很多。阿昊每年都向单位请两次长假,带着儿子从长春飞来Y市探亲。

      相聚的时间,我们好像又回到了刚结婚的那会的甜蜜,有时甚至比过去还要好些。阿昊又成了过去的那个体贴的模范丈夫,变着法儿哄我开心。

        但好景不长,分离期的新鲜感一过,两地分居带来的各种问题纷至沓来,不管是情感上还是生理上的。过去积压的种种矛盾,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一点地爆发了。

        阿昊开始怨恨我满脑子只有赚钱,对他熟视无睹。他说好不容易相聚,我却每天为了赚外快早出晚归,回家也是倒头就睡,让他近在咫尺却倍感孤独。而我则怨恨他没本事在这儿找份工作,对我工作的疲惫不理解还老找茬,让我孤身一人面对生活的各种艰辛。

        日复一日的争吵和残酷的现实生活,再次撕裂了我俩的感情。很快,我们又成了一对怨偶,距离的远近已经不能改变什么。

      不知不觉间,我和阿昊之间的通话越来越少了。儿子上小学后一直跟着我在Y 市,我带着孩子又要忙于工作,整天忙得脚不沾地,实在无暇顾及远在长春的他。却不料,他早已人不知鬼不觉,背叛了我们的婚姻。

        得知真相的那一刻,我情绪近乎崩溃。我没想到别人嘴里的桥段会发生在我身上。我用过尽世间最毒的话来咒骂他,他无动于衷。后来被我骂急了,他就干脆不接电话,直接说要和我离婚。我想过挽回,但错的是他,凭什么让我低头呢?就算以后能维持婚姻,我就怕自己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

      说到这,晓曦抬眼看了看海面,长长地叹了口气。

      “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我问。

    “我也不知道。婚姻至此,已成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我想离婚却又没勇气割舍,剩下的只有不甘心。我承认我一开始不够爱他,但和他这十年没有感情也有亲情。何况,我不能让儿子成为单亲家庭的孩子。我现在再恨他又能怎样,他毕竟孩子的亲身父亲。”晓曦痛苦的埋下头。

      艾闻说,婚姻的解体,对一个人最大的损害,大概就是失去了一个重要的依赖,一个原本以为可以依赖一辈子的依赖,一个长久以来早已习惯依赖的依赖。

      我想,晓曦目前的犹豫不决,也是因为害怕失去这么多年来对阿昊的依赖吧,尽管这依赖,已经和爱无关。

      当局者迷,最终能否走出这场婚姻的迷局,晓曦真的只能靠自己。


(本文作者:眷眷飞鸟)

(本文标签:谈谈情,说说爱,美文,情感美文 )

相关文章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