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手写我心❤… 约稿变现 激励... 谈谈情,说说爱 美文 情感美文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四季驿站 > 想念的终点:乖

想念的终点:乖

时间:2020-03-25 12:01:13来源: 四季驿站 作者:三元素文艺录 阅读:0

赣江路的行政审批大厅,热闹而有秩序的运行。点到号的,在跟柜台的业务老师交涉,其他人或在点击叫号器取号,或在等候区就坐。

坐在罗馨旁边的一位女士,拨起了一通电话,语气亲切温和,听起来就不像跟大人说话。后来罗馨听见她说,“你乖乖的先回家吧,妈妈在这边取税票呢。”于是可以确定,电话那头是她亲爱的宝贝。

孩子好像选上了班干部,女士一直在表扬他,说真棒,还告诉他以后要起到表率的作用。

罗馨坐在她旁边,听着她跟孩子讲话,感觉好温暖。在这样的语言氛围里,听到“乖乖”两个字时,罗馨好像忽然理解了,说“乖乖”的人想要表达的真正含义。

乖,从相亲相爱的人嘴里说出来,似乎并不表示,在回家路上,一定要走一条直线,不可多一步也不可少一步的死板。

这个字不是管束,更不是禁锢,只是单纯的满载着关心和担心。它的潜在意思是说,我不在你身边,路上要注意安全,注意脚下的路是否坑洼,注意疾驰的车辆,一定要乖乖的走人行道;我不在你身边,你要记得按时吃饭,睡觉的时候盖好被子,天冷时候多加件衣服。我不在是暂时的,一定要替我乖乖的照顾好自己。

乖、乖……在乎你的人总想多说几遍,好像它是一道屏障,可以罩在对方周围。好像多说一遍,屏障就能多加固一层,恨不得加固到极致,好抵御掉所有的伤害。

罗馨不用刻意回想,一旦乖字出现的时候,不管是通过声音传入耳朵,还是通过图文传入眼睛,脑袋里都能随即浮现出,他用乖字唤她时的神情和语气。

而可悲的是,罗馨起初并不喜欢这个字,她甚至自私的认为,它会束缚活跃的思想。而自己刻意保持思想的活跃,究竟是为了什么,她自己也不十分明白,却因为这个私心,罗馨从来不用此字称呼他。

如今罗馨终于领会到了它阳光般的含义,了解了他的良苦用心。她多想有个机会,可以弥补上那些迟到的关怀,好让他安稳的生活在加固的屏障里。

罗馨还记得有一次,住在同一栋楼上的女生养的那只金毛。本来好好的跟着它的女主人,从对面远远的走来,不知怎的竟然挣脱牵引绳,欢脱的奔来扑向他。

罗馨当时是有点醋意的,事后她跟他逗趣,说那金毛扑向他时的心理话是,“我就要这爸爸”。本来罗馨希望他霸道的说,“我只当你的金毛的爸爸”。没想到他故作生气状,冷哼一声说,“那我去了”。没办法,罗馨只得配合他说,“不行”。

现在罗馨想来,他们那时已经相处了一段时间,竟然连逗趣时对方真实的想法都看不透,对话那么没有默契。

但转念又想,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几乎没有心平气和的坐在一起,认认真真的沟通过彼此内心深处的想法。那对方的真实想法该如何看透,默契又该怎么形成呢。

罗馨油然生出一丝悔意。怪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告诉他,自己并不喜欢“乖”字,也不向他说明原由。可能说出来后,他也会仔细的描绘他对乖字的理解,说不定他们会达成共识。不必自己再几经周折,才得以幡然醒悟。

包括在金毛的事情上,她既没有表明自己的喜好,也没有对他的想法委婉的加以追问。直到现在,罗馨依旧不明白他脱口而出的为什么是“那我去了”。想必他也永远都不会知道,罗馨当时想要的答案是“我只当你的金毛的爸爸”。

罗馨觉得她和他之间的小小差异,就好像光从一种介质传播到另一种介质时,被折射了一样。

他们对彼此的想法互不了解,他们作为两种介质,密度也就有所不同,所以站在他们各自的角度,沿着这光路回看对方的想法时,看到的总是偏离了实际位置的点。

然而差异不及时沟通,这次积一点下次累一些,他们终究无法理解对方了吧。可能现在,他们在彼此心里的印象,并不是真实的他们,而是许多点折射后形成的一个虚像。

后来的不理解逐渐恶化。罗馨自认为只要尽可能的让他感知到自己的美好,便可以永保爱情。

可是她不知道,她后来做的事情,在他看来就只有炫耀了吧。特别是在感觉到他的喜欢稍有减弱的时候,她的“炫耀”就更变本加厉了。

也许在他看来,她“炫耀”家人的关怀,“炫耀”光鲜的生活。而她的本意并不在此,而在于暗示,暗示他对她的关怀如何多都不为过;也在于彰显自己的美好,好让他觉得他的选择没有错。

如今,罗馨意识到,“暗示、让他觉得”,这样的字眼似乎并不该出现在脆弱的情感里。情感里的很多事情,认真仔细的进行沟通还来不及,那里经得起她这般云山雾罩。这样一来,原本简单的一件事,变得纵使巧舌如簧,也难以辩析得清了。

更有甚者,罗馨回想到她当时在“炫耀”的时候,怕底气不足,刻意用了自信满满的样子。然而这种没有底气的伪装,在旁人看来,似乎变成了一种骄傲甚至傲慢的语气态度。

罗馨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也许那时候他感受到的只有一股强大的傲气而已,难怪他总用一种略显轻蔑的语气说,“有梦想谁都了不起是吧?”

每次听到他这么说,罗馨还觉得特别气愤委屈,认为他不懂她不理解她。梦想是有啊,可她从来没有觉得比别人了不起到哪里去。

​原来他们就是用这样的方法,慢慢的把彼此变成了陌生人。罗馨假装自信的“炫耀”,彰显自己的美好,本意是想让他坚定自己的选择,留在她身边。可他将此理解成了傲慢,接下来,他质问她的话,本意是想让她摒弃傲慢,平心静气的生活,却被她归类为了不懂不理解。整个过程下来,所有的好意全部被折射,他们无论如何也get不到彼此真正的点。

(本文作者:三元素文艺录)

(本文标签: 散文 手写我心❤… 约稿变现 激励... 谈谈情,说说爱 美文 情感美文 )

相关文章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