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想法 杂文集市 参悟人生 谈谈情,说说爱 美文 情感美文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四季驿站 > 过往如烟,回望成殇

过往如烟,回望成殇

时间:2020-03-25 12:00:40来源: 四季驿站 作者:晓知止 阅读:0

姑且便罢,任它窗外夜风微凉。

她静静翻看着空间,颜色鲜亮的各种照片,一一活跃在她的视线中。看他人喜悦,看他人哀愁。

闭上眼,一股难言的落寞油然而起。

她还记得在河边啃书的瘦弱干瘪的身影,记得木讷不谙世事的神情,记得羞于言表的尴尬,记得手足无措的害怕……

时光流动,时至今日,有些未必会变,有些未必能变。

窗外月色朦胧,她只心道:且当是自我玩味的嘲弄吧。

——题记

那年,初雪未化。

斑驳的路面,只留下了几许足迹碾压的痕迹。偌大的校园,顿时变得无声无息,想是学生都躲懒,不肯离开温热的被窝了。

推开门,教室里空无一人,连脚步声都在回荡。起先,她有种莫名的孤单,继而又高兴自己能够如此坚持。虽然很多时候,她明白,自己的努力不过是白费力气。

这些讨厌的物理题,让她恼火,无论她怎么拼尽力气的去想、去演算、去翻书,往往半天一题也解不了。她开始失望,有些鼻酸。

突然,她负气地想,反正做不出来,何苦这般为难自己,还不如窝在宿舍,免得精神和身体都受折磨。她脑中想着,手也没停下,稿纸上狠狠地重重的画满了乱七八糟的线条,却不解气的又将书扔了出去。然后忍不住,便趴着桌上轻轻低泣起来。

她就这么趴着,动也不动。到后来,连哭泣的声音也没了,任着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门,突然被人用钥匙打开了。她有些惊慌,害怕被人看见自己这副没用的样子,连忙趴下假装睡觉。她听着来人的脚步声,一步一步接近,再一步一步远去后,便偷偷用纸巾擦了泪。

刚一抬头,正好对上一双好奇打量的眼睛,她有些怔怔的不知所措。

那人将书递给她,道:“这本参考资料也不便宜,随意乱扔不怕被人捡了?”

她不言。酸涩的眼睛,让她看人很吃力。

他把书放下,迟疑了一下,又说:“没想到这下雪天,你还能坚持这么早就来自习!”

他这话,在她听来显得很是讽刺。她别过头,鼻子又忍不住酸涩起来。这次她倒不再避开,拿起纸巾狠狠地擦了擦。

“你要是不想感冒,就麻烦离我远点!”

果然,他很快便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窸窸窣窣的一通乱翻后,他却将半包纸巾送了过来。

“想哭就哭吧,这里也没有其他人!”

“谁说我要哭?”她开始反击。“说了是感冒!”

他无谓的笑了笑,开了门走了。

教室里又开始寂静了。她搓了搓手,恨恨地跺了跺脚,胡乱收起书本,便往外走。这样的静让她害怕……

大学第一年,那些从未接触过的QQ、短信、手机,让她兴奋不已。

她每天反复的,翻看着那些仅有的短信。几条移动业务通知,两条班长群发短信,再多,便没有了。渐渐地,她感到一种从所未有的疲乏和寂寥。

她的QQ里面好友不多。每天她希望的登陆,失望的退出。临近学期结束,她便如发了疯般的天天待在自习室,哪怕学不进去。因为,她忽然明白,她只有不能动的书本……

有时候,孤单与她而言,是一种无法分享的享受。

三亚的冬天似老家的初秋,早晚的太阳总是温温和和的。偶尔从山头吹下来的凉风,带着几丝落叶腐蚀的味道。

她闻着,总觉得有一屡淡淡的甜。好友不信,说她嘴馋,尽想着宿舍楼后山的芒果。

她笑,反问:“难道后山的生芒果,还没将你的嘴巴涩残废了?”

好友则摇着她的手,连连道:“低调!低调!偷果子可不是光彩的事!”

继而总缠着她问:“为什么你闻出了甜味,而我闻到却是枯叶腐朽的霉味?”

她愣愣地望着即将消失的晚霞。

“大概是因为熟悉,熟悉的味道总能让人安心。心安了,便能容易让人产生错觉吧...”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也许还有陌生的自己。

考试前一晚。

她在一偏僻的楼道里坐着,昏晕的光线,让她淹没在了半透明的黑色中。外面哗啦啦的雨声,洗涤着一切嘈杂。手机响了,拉回了她飘远的思绪。

她捋着头发:“妈,这么晚了你还没睡?”

手机那头却沉默着,没有熟悉的回应。

她看了看手机,一个陌生号。她打算挂断。

可这时,手机里拼命传来了“喂?喂?”

她犹豫了下,说:“你打错了!”

“你是萧晗吗?”

她有些吃惊。“是,你哪位?”

“听不出来?”接着便是一阵笑声。

“不认识!”她开始莫名的烦躁,却又莫名的期待。

“高三那年,有一次下雪,我在教室门外捡到一本《物理全解》……”

夜色中,心,慢慢地温热开来。

毕业在即,各种情绪交杂在她的周围。

她也变得坐立不安了。回想这近四年的光阴,该和不该的,她都已无遗憾。他人眼中的她,算是一个圆满的历程。

好友说舍不得跟她分开。

而她却摇头打趣:“你舍不得人该在后面!”

好友明白。“知道啦!办酒席的那天,别忘了我啊~”

深圳火车站。

下车的乘客如泄了洪的水,迅速流动开来,接着就消失了。她望了望空无一人的站台,一瞬间,她感觉自己就这么被遗弃了。

他的电话无人接听。她有些气馁。路途遥遥,不顾一切的来了,他却不见了。

毕业第二年的同学聚会上。无论衣着打扮,还是神情举止,她依旧显得生涩。好友一见她,便冲上去死死地抱住她,两眼汪汪的。

好友说:“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她有些哽咽。半晌道:“想到你,我也就来了。”

“一切可好?”好友笑起来。

“一切都好!”

好友拉着她坐下。“他呢?怎么没一起带来?”

忽然间,她忘了好友所指的那个他是谁,继而心头却又浮现出来他的身影。当下只好笑而不答。

“小萱,你的大学闺蜜到了吗?”她和好友,寻声而望。

好友笑着拉过他。“这不,就她,大学最好的姐妹儿!”

慌忙中,她点头问好,却将酒撒到了衣服上。她尴尬的笑了笑,便去了洗手间。之后,她再也没有回来。

人生果然如戏,而她却是一个最拙劣的戏子。

如今,她不再狂热地想象着以后的未知。假如人生不曾相遇,她还是那个她,在未完成的故事里偶尔做做梦,然后,开始日复一日的奔波,淹没在这喧嚣的城市里。

只不过,过往如烟,回望成殇……

完结于二〇一三年十月二十五日

(本文作者:晓知止)

(本文标签: 散文 想法 杂文集市 参悟人生 谈谈情,说说爱 美文 情感美文 )

相关文章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