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的各种小说 谈谈情,说说爱 美文 情感美文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四季驿站 > 当时明月照宫墙

当时明月照宫墙

时间:2020-03-25 12:00:31来源: 四季驿站 作者:婉青婉青 阅读:0
宫墙月


清梦(一)

阿清将我叫醒的时候,我又梦见了许多年前和哥哥一起去草原骑马的事。那时我们不过几岁,跟着母亲去北方看望舅舅,舅舅是草原上著名的勇士,力大无穷,叫人见了心里发愣。听说当年在外游历的父亲与母亲一见钟情,却听说娘亲有个彪悍的哥哥,非要跟他打一场才把妹妹嫁给他。父亲虽然见识颇多,奈何不会武功,最终使了些巧劲儿才抱得美人归。舅舅为此一直不忿,要晓得妹妹嫁去那官宦家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不改名换姓一番怎么得行?又怕那弱公子骗了她,中原人最会骗人了。但是架不住娘亲的软磨硬泡,最终只能答应,但是也约定了娘亲至少两年得回乡看望一次,或者他去上京看娘亲。后来虽然两人生活一直和谐,但是这个约定一直延续着。

哥哥好像天生就会骑马似的,马儿都跟他亲;但是我没骑过马,它们那圆溜溜的眼睛里似乎藏着狡黠,貌似在说:“你敢上来,我要你好看。”它们还会用鼻子发出那种哼哼的声音,我就更怕它们了。哥哥已经上马很久了,看我还不动,就轻轻柔柔地说:“明月,到哥哥这里来,我教你骑马。”明月是我的小名,只有家里人会这么叫我,因为我出生那天正是中秋,月亮特别圆。

我被舅舅抱上了马,舅舅对哥哥说:“小言,看好小明月,可别摔了她!”哥哥点点头,用腿踢了一下马肚子,这匹马儿立马就慢慢走了起来。

我坐在马上,风有些大,把我的眼睛吹得看不见了,但是我还是睁开了一个小缝,看到那瓦蓝瓦蓝的天似乎我越来越近,而耳边响起了风刮过那些高一点的草时发出的呼啦呼啦的声音,还有马儿身上的铃铛叮铃叮铃的声音。仔细一闻,风中还有牧草那股淡淡的甜味,还有牛羊身上那股子温和又憨厚的气味。我一下子觉得心里特别舒服,有点想一直生活在这里了。

“明月,仔细你的纱巾刮到了我的脸上。”哥哥的声音突然响起,我只好扯了一下纱巾,不好意思地说了一句:“哥哥,只怪这可恶的丝巾。”

“小姐?小姐小姐,快醒了!”阿清的声音越来越大,还加上了手上的动作,使劲地摇着我,我正想应一声,刚睁开眼,便看见赵佑岱那张脸。

我一下子吓醒了,赶紧用锦被把脸盖住,说了一句:“太子,臣妾失礼了,清殿下移步,我梳洗了再来侍候您。”

赵佑岱并没有说什么,只说了一句:“想不到太子妃还会赖床?”我羞得无地自容。

阿清这时候才从床边闪出来,诺诺地说了一句:“小姐,太子他突然就进来了,奴婢一下子失了言语,只能用手使劲摇你。”我摇了摇头,示意无妨,并让她过来伺候我穿衣。

等到终于收拾妥当之后,我走了出去,只看见太子倚在椅子上,用指节一下一下地敲着桌子,他的手长得修长好看,骨节分明,但是那“叩叩”的声音,让我心里有些不安。

太子抬起头看着我,这时候阳光已经透过窗子照到了我身上,有些暖洋洋的,但是太子还在暗处,一袭墨黑的衣袍衬得他更白了,不过他身上始终泛着冷意。我向他福福身:“殿下一早就过来了,是有什么事吗?”

他笑了笑,“没事就不能过来看看太子妃?”我一时哑然。

他突然起身向我走过来,似乎把他身上的凉意一起带来了,在我身边站定时,他又突然笑了一下,“太子妃,今春天气很好,花也开得不错,跟我去宫外赏梨花怎么样?”我愣了一下,没有注意到他用了“我”字,他说出的话确实惊讶到我了。

我确实喜欢花,尤爱那开得淡雅的梨花,它们一小朵一小朵地开着,但是凑在一起,像一团团白色的云,又像是一盏盏很淡的灯。

我没有多想,对太子点点头,看着他的眼睛绽开光彩。

我一时有些失神了。

等到收拾妥当之后,阿清也收拾好准备和我一起去了。但是太子说今天就我和他一起去,不带婢女也不带随从,暗自惊讶之际,他早就拉着我的衣袖往宫外走去了。

等到出了宫门,皇宫里那种肃穆而威严的气息终于离我很远了,取而代之的是世间的烟火气,既让人觉得温暖,也心生欢喜。我忍不住松了一大口气,仿佛卸下了一个巨大的包袱,浑身不知道轻松了多少。身边的赵佑岱转过身看了我一眼,似乎是觉得好笑,故意压低声音说了一句:“太子妃,你是适才背了许多东西才卸货吗?”我知道他是不想别人听见了我们的身份,毕竟在平民眼里我们就是两尊镶了金的大佛,扎在人群中格格不入,但是却忘了我们也不过是两个普通人,只不过有世代沿袭的身份罢了。

我一时觉得气急了,用手使劲拧了拧他的腰,他的眼神里闪过许多惊讶,但是最后只剩下浓浓的笑意,他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说道:“好了,在外面你就称呼我佑岱好了,我叫你嘉珞。”但是不一会儿他又说:“不,我要叫你明月。”

他怎么知道我的小名?惊讶一时间掩盖住了我刚刚拧他时带来的后怕,他是太子,我怎么可以对他动手动脚呢?幸好这里并没有那威严的嬷嬷,不然我非要被皇后训斥一番不可。

赵佑岱领着我慢慢在街上走着,街上的人很多,每个人的脸上带着许多笑意,也许是因为今春天气特别好,适合耕种,他们有了新的希望了。街边小贩们支起一个一个小棚子,卖着各种各样的小玩意,都是些少男少女们喜欢的装饰品,什么发簪啦,七巧锁啦,甚至还有些小兔子一类的小宠物。我只顾着看那些热闹和那些人脸上的欢喜,只让人觉得活得特别真实。赵佑岱也目光温和地看着那些人,他的嘴角轻轻挑起,这和他在朝堂上的冷峻和他在参与权谋时的狠厉完全不同,此刻我觉得赵佑岱很像一个皇帝,在看着自己幸福的子民,没有意外的话,他将来会是一位好皇帝,一位会为国家殚精竭虑的皇帝。

而我,我不知道自己的结局。

赵佑岱带着我在街上散漫地走着,像是真正在享受着漫漫春光带来的舒适与惬意,阳光渐渐有些刺眼了,赵佑岱拉着我走到一处宅院,小厮看见我们来了,牵出一匹马来。

这是一匹枣红色的马,十分高大,皮毛像水貂毛一样光滑,在阳光下闪着光。它的眼睛也极为有神,隐隐有些高傲的神气,但是看见赵佑岱后,那股骄傲变成了驯顺。

我是会骑术的,看到这匹马我突然有些恍惚,似乎想起了今早的那个梦。等到赵佑岱上马之后,他对我伸出了手,目光温和地看着我,我拉着马鞍,轻轻地碰了一下他的手,翻身上马。

触到那双手的时候,我感到了一股融融的暖意,怎么,原来赵佑岱有这么暖的手。

赵佑岱把手收回去,轻轻环住我的腰,我觉得有些不自在,除了哥哥外,似乎没有男子和我同骑一骑了,哪怕这个人是我名义上最为亲重的人——我的丈夫,太子赵佑岱。

赵佑岱的骑术比我好一些,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学的。也是,当太子的人,什么都得会一点,不然怎么服人呢?

没过多久,我们就到了那片十里梨花林。我一时有些看呆了,等到赵佑岱都下马许久了,我还在马上呆呆立着,他拍了拍枣红马的肚子,它走了几步,我的神思一下被拉回来了。我不好意思地对赵佑岱笑了一下,利落地翻身下马。

这片梨花林连亘十里,漫山都是纯白,梨花十分好看,像一个个小仙子倚在树上,正在对着我和赵佑岱笑。风一吹过,那些开得早一些的花就轻轻地跟着风一起被吹到空中,又慢慢地落在我们身上。我的头发上和肩膀上都落了许多花瓣,赵佑岱也不例外,素雅的梨花落在一身墨色的赵佑岱身上颇有些奇怪,但是又为他添上了一抹孤寂。我嘲笑自己的天真,赵佑岱怎么会孤寂呢?以后他就是这个国家的皇帝,坐拥六宫,享受所有人的膜拜,这样的人永远不会体会到所谓孤独,他们可没有时间伤春悲秋。

赵佑岱定定地看着这片梨花林,好像生出了魔障一样,我总觉得今天的他特别不同。他看来比我还要喜欢梨花,我都没有像他这般神游许久。我把头发上和身上的梨花瓣扫到地上,看着还在出神的赵佑岱,想着他今天也算做了一件好事,就好意地伸出手帮他扫去了肩膀上的几瓣花。赵佑岱这时突然紧紧握住我的手,他的力气很大,我几乎挣脱不得,我说了一句:“赵佑岱,你干什么?”没叫太子,也没叫殿下,我是真的有点生气了。赵佑岱只是低低地说了一句:“让我握一会儿,暖手。”

我想反驳,但是此时的赵佑岱已经完全褪去了温润,冷意十足又脆弱十足。我只好收了力气,任凭他掌心的热气一直烧到我的脸上,再烧到我的心里。

之后他拉着我在梨花林里走了许久,我们的掌心早已经沁出汗来了,赵佑岱还是不放开。只是他的话多了起来,开始给我讲他是如何在这里种了这样一大片梨花林,又讲了梨子成熟的时候,有多少百姓来这里摘梨子,这些梨子又可以做成多少种好吃的东西,梨花酥啦,梨花酒啦……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太子赵佑岱是一个话那么多的人。

等到太阳都快落山的时候,我们已经把这片梨花林看了个遍了,我早已走得腿软了,赵佑岱还嘲笑我太娇弱,我立刻反驳一句:“你见到哪个大家闺秀能把这十里梨花林走遍?能找出第二个来,我这个太子妃位置给她了。”我真的气急了,居然对太子这样大呼小叫,还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我诺诺地说:“求太子责罚,臣妾太无理取闹了。”

赵佑岱摸了摸我的头,“这样的明月可比在宫里端坐着的太子妃有意思多了。”

我不明白赵佑岱的话,他却拍拍手,一群侍卫从各个地方走出来,季安从一辆马车里跳出来,恭敬地对着我和赵佑岱行了礼,“殿下,太子妃,车辇已经备好了,可以回宫了。”

赵佑岱突然把我抱起来,在众人惊异的眼神中往马车走去。我知道,今晚这一幕就会原封不动地传到皇宫和父亲耳朵了。

他们会说:赵佑岱原来如此爱重太子妃。

只有我知道,如果没有人在,他不会抱我起来,毕竟我们连肌肤之亲都没有。

不过是做戏。

 

(本文作者:婉青婉青)

(本文标签: 小说的各种小说 谈谈情,说说爱 美文 情感美文 )

相关文章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