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原创文字集 故事 谈谈情,说说爱 美文 情感美文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四季驿站 > 男孩·灯塔·美人鱼

男孩·灯塔·美人鱼

时间:2020-03-21 16:01:24来源: 四季驿站 作者:林文l 阅读:0

海螺小子

临近清晨,男孩在礁石嶙峋间穿梭,把找到的贝壳海螺收集起来,天亮后去早集赚一些生活费,他家没有船,只能和其他穷人一样在这种没人愿来的礁石区搜集贝类,虽然竞争不大,但想要一些价值较高的海物则必须比其他赶海人来的更早。夜空漆黑,他总喜欢借着高处灯塔昏黄的灯光,搜寻着,等到太阳微升,来赶海的人变多,男孩抱着自己的战利品爬到一个较高的礁石,坐在上面,望着灯塔发呆,看着太阳初升,灯塔的光也跟着消散,他才准备回去。

“喂,海螺小子。”几个年纪相仿的孩子跑到他身旁,“我妈妈让我把这个海螺送给你,用两个牡蛎换。”几个男孩子挤眉弄眼,说话的那个明显不情愿,可能是惩罚游戏让他来跟自己说话,女孩则站在更远的地方不愿意看过来。

大人们不愿意跟这个全镇最贫穷的家庭有太多来往,男孩沉默寡言用吃的换海螺让大人们觉得他的智商不高,而当孩子们犯懒时大人们又愿意用男孩勤奋批评自己的孩子,让他在两边都讨不到好处,不过他也不太在意。

“嗯。”他递过去两只牡蛎,孩子们接过,并没有把海螺递过去,而是朝他后面扔了过去,办了个鬼脸,跑了。

他朝海螺那边走去,让他吃惊的是海螺竟然完好无损,看来他收藏品又多了一件,他每次赶海都会精心挑选一颗最大纹理最复杂的海螺,贴在耳边,听听里面海的声音,算是让自己放松一会儿,然后把海螺收集起来当做自己的玩具,他父亲也默认他这样的做法。

“你好,你好?我12岁了,和爸爸妈妈奶来一起生活,喜欢唱歌,你是?”海螺里传出稚嫩的女孩声音,但是伴随着一股空灵清丽的声音。

男孩愣在原地没有做出回应,他环顾四周,想要看看是不是有人跟他恶作剧。

“你好?你在吗?奇怪,我刚才明明听到对面有声响。”女孩接着问着

“再等等。”那边又传来一阵沙哑干涩的女人声音。

男孩缓过神来,往大人多的地方走过去,尽力保持自然,他担心其他孩子冲过来捣乱抢夺海螺,至少大人们一直把他当做怪孩子,不会在意自己做什么。

“你好,我是个……渔民,13岁,我和爸爸一起生活,我喜欢灯塔和画画。”男孩对着海螺轻声说着,他撒了谎,说自己是渔民,这么说仿佛能让他的身份家庭更好些。

“哇,真的说话了!奶奶你果然没骗我,嗯?哦哦,对,我要回应他,你好你好,很高兴认识你,真的很高兴,我一直想看看你们那边是什么样子的,奶奶跟我说用这个海螺能跟你们说上话,她没有骗我,我一直生活在王宫里,姐姐们和我喜欢的东西又不一样,那个,你们那边是什么样的,你说的灯塔是什么样的?你都会刻些什么东西,我会做一些……”对方的声音忽高忽低,但可以确认的是她很兴奋,滔滔不绝地问着各种问题。

男孩意识到海螺对面的女孩可能和自己并不是一个阶层的人,对于刚才说自己是个渔民又羞又恼,想想也是,这种神奇的海螺哪里是和他一样的人能拥有的,或许,自己应该把他卖给一个富商或是想办法献给王族,别的不说,当上梦寐以求的灯塔管理应该不是问题。

“你好?请问,你还在听吗?”对面小心翼翼的问着。

“嗯,你没见过灯塔吗?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它很高,很大,当天气不好或者黑夜的时候它会照亮周边的海域,给过往的船只指明方向,给船上水手心理安慰,因此灯塔管理员也是个伟大的工作,但是灯塔上面的煤油灯其实是比较危险的,而且操作很难……”本来男孩有点消沉,但随着话题深入他提起了兴趣,一直对一个女孩说男生们都未必感兴趣的话题,当他反应过来时脸变得通红,他快步朝小镇走去,如果被其他孩子看见一定会过来问东问西的。“抱歉啊,跟女孩说这些不太合适”他对着海螺道歉。

“没有没有,我很喜欢,对于不了解的东西要多尝试了解,祖母经常这么说,可惜我听不太懂,想不出来是什么样子,不过听你这么说应该是个很伟大的……”女孩停顿了,可能想不出来什么形容词,就没接着说,“我也跟你讲讲我喜欢的东西,你知道唱歌该从哪里发音吗?我是我们姐妹中唱的最好的一个,其实有个秘诀……”女孩开始滔滔不绝讲着唱歌的问题,男孩也不知道自己从哪来的耐心听着他一点不感兴趣的事,只是听女孩说话就很开心,觉得很好听,也没有在意她的内容。

“提问,我刚才问什么要这么唱?”女孩突然发问

“……啊?因为这么唱好听……”

“……你这么说话有点过分呀,根本没听我说话吧,怎么这么没礼貌”

“我不信我说灯塔你就都能记住!”

“哼哼,你问呗~”

男孩连续问了女孩几个问题,女孩都流畅地答了出来,弄得他更不好意思,女孩也没说什么,而又跟他说了一遍,男孩记得很详细,可是女孩没有接着问,说是下次聊天再抽空考察,她回家了,十天后再聊,男孩恋恋不舍地道了别,本想回味一下今天的故事,却发现错过了早市的时间……

回家后被父亲先是骂了一顿,可男孩想起今天的事笑了出来,父亲觉得他不服又打了一遍,下手比较重,父亲觉得自己可能有些过分,傍晚牵着他逛晚集,看到一队卖唱的艺人,歌唱的一般,但是很喜庆,市集里的人都挺喜欢,但是男孩突然说了一句他们唱的不好,发音有问题,还没等说完,就被父亲抱回了家,又一顿毒打。


二.灯塔守卫

男孩变得比以前活泼不少,虽然每天重复同样的事情,但是和女孩的联系也愈加频繁,从十天到七天三天每天晚上,他们双方的故事怎么也说不完,但是对对方所说的植物,花草,建筑,却难以理解,只能感叹很厉害,后来没啥可形容的东西,两个人就开始说自己的生活,女孩和姐姐们,男孩又因为什么被爸爸打了之类的话。

随着聊天女孩也了解到男孩的生活可能在他的世界并不算好,在男孩14岁生日那天她跟男孩说了一个地点,男孩从那个地点取来一盒成色上好的珍珠,这让男孩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终于获得了登上灯塔的机会,他跟着灯塔管理员学习灯塔知识,闲暇时光做一些手工艺品,和女孩的对话又变成了一开始那样,自说自话。

“……你说了那么多,我有时真的听不明白。”女孩再听完男孩叙述后颇有怨词。

“那我给你看看吧”男孩突然说道

“唉,就算真的看见也是两年之后了。”女孩轻叹道。

“不用,你生日那天,去给我礼物的地方,那里我给你留了礼物。”

“……嗯”

男孩在这一年明白了很多,从一开始的幼稚变得会故作深沉,而女孩明显比男孩更成熟了,和男孩的对话时间也逐渐变短,偶尔开始应付,男孩比她大,但她却像有了个弟弟一样,听着他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她甚至怀疑海巫婆是否在骗她,根本没什么人类,都是一场闹剧。

男孩一直守着一个秘密,他知道和自己对话的不是人类,说不定就像那些传说中诱惑水手坠海的半人半鱼的怪……怪人,但他不敢多想,也不想让别人知道,大家把他当怪人,正好是他的掩护,他害怕会害了女孩,又不想和她断了联系,当他家的生活变得更好之后,他有更多时间做自己的事,他需要知道什么东西不容易被海水腐蚀,什么东西是海底没有陆上有的,什么东西能让女孩子开心……


小美人鱼有自己的“花园”,她的家庭很幸福,父母是海底王宫的统治者,自己有五个姐姐,相处的也不错,但是她不满足,从她有意识之后对很多东西都充满好奇,询问着自己祖母讲故事,了解到陆上世界的事,让她更加神往,她偷偷跑去找海巫婆想要跟陆地联系的方法,用她美丽的鳞片作为交换,但是她并不后悔,因为她交到了朋友,随着交流频繁,她用自己部分尾鳍把海螺换回了家,对于人鱼来说,她已经没有以往那么美了,可她不在乎。

当男孩生日,她想了很多,或许为他唱一支属于专属他的歌不错,这么想着,她又不能跟别人说,于是又去找海巫婆。“奶奶你觉得这首歌怎么样。”

“很好听,即使你不说话,你也是我们人鱼声音最动人的一个”海巫婆的声音沙哑难听,但是面貌慈祥,有着漂亮缤纷的尾鳍。

“但是那个人类孩子最需要的可能不是你的歌声,孩子,他和你不一样,可能今天他还和你聊得很开心,第二天就因为一些你无法理解的原因彻底消失。”“……那我怎么办?”小美人鱼第一次感到迷茫……

回到宫殿,小美人鱼找到最疼爱她的大姐姐,希望大姐能帮助她把珍珠送上水面,人鱼只有15岁后才能浮上水面,她还得等两年,这么做虽然把礼物送了出去,但是其他几个姐姐也都知道这件事,他们对话时,其他姐姐会在一旁听着,久而久之,小美人鱼感到愈发疲惫。

“小妹!我们把他给你的礼物带回来了!”几个姐姐一起拖着一个大木箱过来。

打开后是一副巨大的画作,画作被夹在两块巨大玻璃板中间,夹得很牢固,明显是怕被水浸染。画上有高耸的塔楼,初升的朝霞,两处都散着温和的光芒,相互衬映,让黑褐色的礁石都带着几丝暖意,礁石上一个男孩和一个半人半鱼的女孩坐在一起,男孩手指着塔楼,虽然只有背影,但小美人鱼觉得男孩应该一脸严肃,女孩则无奈地笑着。

小美人鱼没做出什么反应,姐姐们打趣了一阵离开了,她静静地等到聊天的时间

“十五岁生日那年,希望你能来接我。”

“嗯,我会在海上最明亮温暖的位置等你。”


三.明亮的王子

男孩成年了,16岁的他终于可以正式作为一名灯塔管理员在自己心仪的地方工作,他的父亲靠着珍珠发了点小财,但不太会做买卖,生意也一直温温吞吞,不过已经让他感到满足,现在唯一让他牵挂的,就是不久后女孩的15岁生日,从约定见面的那一刻他已经规划好了,他会用灯塔把周围照的通明,即使会被一些人批评甚至撤职,也要让那个女孩看到,他不会去寻找那个女孩,那样只会给她带来危险,他自己的能力不足以保护她,而这十五岁的生日,可能是他们唯一一次的“相见”了

生日之前的晚上,男孩和女孩都没有用海螺通话。在攀登灯塔的旋转梯时,男孩的心跳也在加快,外面的阴云和风声并没有影响男孩的心境,他熟练的操作灯塔的仪器,将煤油和透镜调整最好的角度,今晚的光一定是最明亮的一夜,不断地操作调试让他的手被灼伤不少地方,但是他并没有在意,当他把一切调整满意后,被一阵惊雷吓到,他赶忙跑到窗口,外面狂风造作,海面上的巨浪摧残着一艘大船的残躯,今晚灯塔的光格外明亮,甚至让他认为能看见那些全员朝这里求救的惨状,少年没愣多久,冲到上层的钟楼,敲响……


小美人鱼对自己今天的装扮很满意,无疑这是她从小到大最美的时刻,除了尾鳍发育得不尽人意,但是无伤大雅,王宫一片喜气洋洋庆祝国王最宠爱的小女儿成年,但欢庆之余小美人鱼的心思却在海面之上,随着宴会时间推移,她变得有点局促,几个姐姐见状来给她打掩护,让她得以溜出宴会,朝她憧憬十几年的海面游去。

小美人鱼冲出海面的一刻,海里上未曾有过的空气让她兴奋,她雀跃的来回游动,对着天边的月亮张开双手,接受海风洗礼,逐渐恢复平静,才想起来今晚要做的事,她环顾四周,瞧见了远处灯火最闪耀的地方,他祖母跟她提到过——人类的船

小美人鱼悄然的接近,想要给男孩一个惊喜,但是这艘船太过巨大,太高,上面听到了嘈杂的人声,她不知道男孩藏在哪,而且船上传来一种他没有闻过的气味让她有点迷糊,她想起来男孩会在最明亮的位置等她,于是她绕船环了一周,对着船尾最亮的那件房喊道“我来啦!”

喊了三遍里面的人推开了窗,小美人鱼朝他挥着手,却看着他的样貌出神了。

即使在这样大雨滂沱的天气,她也能清楚看清他的脸,英俊的面孔流露出一丝疲惫,带着宝石冠冕,留着金黄的长发,黝黑色的眼眸差异的盯着自己,两人就这么互相看着,谁也没有开口。

“暴风雨!”一阵粗哑的叫喊声惊动了二人,小美人鱼赶忙潜入水底,王子也关上了窗,一船迷醉的人慌忙的应对的这场危机,却变得越发混乱,再无效应对几次巨浪之后,这艘大船终于被掀翻了……

小美人鱼在这些掉下来的人,酒桶,桌椅之间穿梭,试图找到她的朋友,她看见远处又有几艘船朝着赶过来,她本想阻止奈何对方根本听不见,慌乱之中又发现那名趴在木板上的王子,一下被掀翻在水中,小美人鱼急忙游过去接住了缓缓下落的王子,朝岸边游去……

少年和城市很多经验老到的水手驾驶着船赶来,力所能及的救助一些人,他听到这狂风,巨浪,撕扯,咆哮等等的声音中,听到了熟悉的话,他下意识往水里看去,见到有一道黑影略过,可能是她,也可能是鲨鱼,他没办法多想了……


少年由于及时发现这场海难,救下了不少人,很多人来感谢,吹捧他,能在这种天气及时发现老水手也没察觉到的风暴,还及时用灯塔照明指明航路等等,从此他的外号变成了“灯塔骑士”,为了表彰他,赠与了王室的奖励,还有许多被救下人许诺的谢礼,有一些人也比较替他惋惜,因为他是真有可能成为骑士,因为有一名落难的王子在他常去的礁石被巡视的王家人救下了,不过他并不在意,因为从那天之后,女孩就没有主动和他联系了,有一次终于等来了回应,却是陌生的“你不要再害我妹妹了!”



四.无言女孩

小美人鱼拼命确保男孩安全,等到风雨渐缓,她终于将男孩送到了那片礁石处,确认了男孩还活着,朝他额头轻吻了一下,待在他身旁,望着那个灯塔,不自觉的笑了,仿佛下了什么决心,再次确认男孩无事,也听到了远处有人前来,纵身回归海中。

她那天出走被发现了,身上还多了很多划伤,海底国王勃然大怒,罚她和姐姐们禁足,也收走了海螺和画作,妈妈和祖母轮番来劝导,但是她也只是表面上应和,做出真心悔过的样子,表现的很害怕海面上的世界,大家也就信了,和自己父亲撒了几次娇,就解除了禁足,偷偷去找了海巫婆。

“你确定吗,如果变成人类,虽然你有双脚了,但是每一步都会像刀割一样疼痛,在他答应之前也不可能回到海底。”

“确定,我相信能和他结婚,我相信他会选择和我在一起,我可能不那么成熟,但是只有这个选择我是肯定的,等他娶了我之后,我不但不会疼痛,而且能再回海底不是吗”小美人鱼笃定的说着,她的展望里没有那些可能的意外,一切都是最美好的结局,从她见到王子那一刻,她就这么想着了。

“但是,如果他不同意,你就会变成海里的泡沫,被所有人遗忘。”

“不会的。”小美人鱼微笑着说着“不会的。”她又重复了一遍,神色有了点变化,“奶奶,你能帮我把这幅画变得容易携带吗,我怕我说不出话之后……”

“没问题,孩子,我一定会让你见到他的。”海巫婆虽然说着温和的词汇,声音却很沙哑,伸手摸向小美人鱼的脖颈“一点不痛,我没说错吧。”一阵悦耳的少女声音说道。


少年受邀参加临近王国的宴会,以一名宾客的身份前往,当大家得知这个消息后,对他的称呼变成了“先生”,他的生活越来越好,地位也变得尊贵,他现在随时可以在灯塔处俯瞰海面,还有之前和他一起拾牡蛎的人,他只有16岁,很多人认为他会骄傲自满,甚至会变得轻浮些也可以理解,但是他反而更加沉默,除了灯塔和探望父亲,他很少和别人走动,大家想可能是那天暴风雨对他精神压力挺大的,过一阵就好了,可是他这个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估计永远无法释怀了。


“先生,这次王子想要亲自和您道谢,听说那天是王子生日,大家在船上太忘我了,导致这场悲剧,如果没有您,可不知道要死多少人。”马夫边驾着马边跟车内的少年说着话。

“先生,我这次有幸来别的国家见见世面,多亏了您呀,我们家比较穷,基本不能出门,我老婆……”马车夫涛涛不觉的说着话,少年用两枚银币让他闭了嘴,他只想快点结束,快点回去自己的小屋把事情做完,可没过一会,前面传出更嘈杂的声音。

“怎么了?”少年问道。

“……啊啊,先生,前面有一个……尤物干扰了行程”马夫愣了一下才回答,说尤物的时候甚至能听到他不坏好意的坏笑。

少年下了马车,看到几名士兵正围着一名少女哄笑着,调侃着,咽着口水,少年走过去,士兵们悻悻的让出了一条道,他们对于这位当红的英雄不敢太放恣。

少年看着那名少女几乎是瘫在地上发抖,她皮肤白皙,怀里抱着一个卷轴样的物品,一袭金发像流水一样自然地披在肩头,只有很简单的贝壳类物件挡住关键部位,面貌像是古典大理石雕琢成的神女,精致又自然,她抬头瞄了一眼少年,又紧忙闪躲开,深低下头。

少年的脸有点红,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窃窃私语着,几名随行的贵族官员管家也过来,问状况。

“几位大人。”在他们想过去看看少女面貌时,少年突然出声“我最近研究画作,想带她回去……研究一下?”少年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慌乱之中乱说出话,但他知道他不说话的话少女前途未卜,在想这些时他也没有注意到他说话时少女抬起头偷偷瞄着他。“当然我这也有几幅画作送给各位大人。”

“哈哈哈,好吧,那,少年英雄带回去吧”几个大人露出了大人才懂得笑容。少年鞠躬感谢后,亲手将少女扶进马车,让他惊讶的是对方没什么反抗。回去后他把这次带来的钱三三两两的分出去,士兵们少一点,贵族官员多一些,贵族的管家也不能忘还有承诺的后续,他明白,这是她从这些人手上买走的“尤物”。当他和少女一起进车后,随行的护卫更贴近马车“保护了”连聒噪的马夫也尽量压低行车的声音……

少年将自己的一些衣物给少女穿上后,问着少女来历身世之类的问题,但是对方没有回答,用手势比划了几下,少年才理解到对方无法说话,从眼神感觉对方对自己并不警戒,但是一直抱着那个卷轴,虽然不大,但是也挺显眼的,少年并不打算追问,谁都有自己的秘密,等到和少女回家,慢慢聊聊吧,把自己的故事跟她说说,她也不会告诉别人。

“等下车给你买些女装,你这么漂亮,不好好打扮不行。”少年说着,看少女也没什么反应,就不在说话了。


五.舞会仙子

王宫的舞会是少年从没见过的世面,灯红酒绿,他分不清跟什么人怎样说话,一起同行的人进到这里仿佛变得更加高贵,王子亲自来感谢他时他甚至忘了回应,虽然没人来怪他,但他自己却觉得越发尴尬,应付了很多问候,大家对他的兴趣减退,他就和少女一起坐在角落,也不知道干什么,就是待着,顺便帮少女应付搭讪的客人。

可是当王子走过来时,他觉得应付不了了,不只是因为对方身份尊贵,还有少女眼中闪烁的泪光,他能看出来那是喜极而泣,而王子也看着少女久久说不出话,一旁的随从看明情况,提醒王子舞会的事,王子才反应过来跟少女邀舞,而少女也欣然同意。

当王室的乐队再次演奏,宫殿的舞池空了出来,王子待着这绝世的少女来到中央,在众人的目光下迈出第一步,少女忍受着刀割的疼痛,优雅轻盈的回应着王子的舞步,她一直笑着,少年终于见到少女其他的表情,他为了这次舞会给少女买了一副蓝白相间的裙装,在这场舞会像是大海的浪花,每溅起一朵便折处更耀眼的光……

一曲舞罢,一阵沉寂后爆发了轰鸣掌声,惊醒了少年,他注视着他们,他是男人,他知道王子的想法,他不是女人,他也看地出少女的目光,他担心少女的脚撑不住,如果一个趔趄跌倒在王子怀里再好不过。

“先生,我们想让这位小姐在王宫做客,王后很喜欢她,想让她待上一阵。”说话的是刚才提醒王子的侍从。

“嗯……”少年答应了,他和这名少女也没有深交,如果她能待在王室想来也不错,自己也不用为以后种种麻烦担忧,可是心里也有种说不出的别扭,大概是男人的心态作祟吧,他这么想着。


小美人鱼被留在了王宫,王子对她很好,让她觉得现在的自己是幸福的,偶尔她会想为什么海巫婆说王子身世不好,可能只是想要她的尾巴吧,王子带她认识了很多海面上的事物,比当年在海螺里认识得更清晰,可是王子却没带她去一直想去的那个灯塔,可能王子也觉得害羞吧,她想着在婚礼那天把画卷打开,给他一个惊喜,回去跟解解闷说自己的爱人多么英俊又可靠,也要邀请那个声音和王子很像的商人,他在危急时刻帮了自己,到时不能吝啬自己家里的珍珠……

王宫里确实在准备着婚礼,只不过是王子和临国公主的婚礼,那名公主对王子一见钟情,还在海难救了他,王子也同意,他很感谢这位救下自己的美丽公主,唯一的问题是他也对这名陪伴自己跳舞的海之少女一见钟情,可以把她当做自己的情妇,可每当他看着她单纯又充满憧憬的眼睛,他又把话咽了回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婚礼筹备差不多了,为了证明自己的勇气,王子决定还在海上举办婚礼,当然,要选择临近港口,风和日丽的白天举办。

“我必须得娶她,她救了我,还是邻国的公主。”王子单独找来少女,语气带着无奈和内疚。

“……”

“但是你依然可以和我在一起,我和她通过信,她能理解,只要我能给你们俩平等的爱。”王子还在说着,试图缓和少女的情绪,他知道肯定会出问题,但是自己应该能解决。

“唉……”小美人鱼仿佛没有听明白,双腿的疼痛仿佛是积累后一瞬间爆发,涌上心口,倒在了地上。她不断地眼泪涌出,嘴里哼出了几个单词却过于难听,她担心男孩因此厌恶她,她现在只知道哭,什么也做不出来……

王子想上去扶她起来,她没有理会,推开王子的手站起身子,把藏在自己床头的卷轴展开,给王子看,却只得到了迷茫的眼神。




六.小美人鱼

她没有打闹,也无法嚎叫,她现在超出常人的理智,她提出要去婚船上看看,王子担心她想不开,又不想逆着她来,就亲自跟着一起去,小美人鱼站在船头,好像双脚也不是很疼了,看着大海,露出一抹苦笑。

王子陪她从早站到晚,王室担心影响不好叫走了他,在得知小美人鱼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后离开了,但还是派人看着。

入深夜,海里传来一阵优美的旋律,几个美艳动人的短发女子从海水中浮现出来,侍卫们没有眼福,已经被歌声催眠睡着了。

“姐姐。”小美人鱼说话声音很轻,她的眼睛红肿,也没有以往的明亮。

“小妹,你听我说……”姐姐们语重心长的跟她说着,安慰着,地给她一只匕首,她也接过了,她挺开心的,其实她并没有听他们在说什么,只是见到姐姐们很开心,

当姐姐们都离开了,小美人鱼像是想起来了什么,她看向海港的灯塔,又看了看自己的画,原来去错了方向,她想着,又看了看画,用匕首将画中的两个小人从中间割开,扔到了海里……


王子和公主的婚礼备受瞩目,这艘婚船可以说是两国倾尽财力所造的,大家沉溺于欢快的气氛,享受着温和的海风和阳光,当宣布两位正式成为夫妻之时,海面升起了大大小小的泡泡,反射着阳光,显出七彩的颜色,众人都感到触动,王子和公主情不自禁拥吻起来,随之传来热烈的喝彩声……



完·灯塔骑士


他一步步迈上台阶,将灯塔的镜子调整好,望向不远处海上婚礼,只能看见一艘大船,觉得有些无聊,刚要落座,却看见那些不断升起的泡泡,呆呆杵在原地,眼角不经意的划过几滴泪水,为自己的画填上最后几笔,男孩左手指着灯塔,女孩右手指着泡沫,他们都想把自己认为最好的东西给对方看,却都没有去看。

少年累了,拿起那个硕大的海螺,放在耳边听一会儿,只有海的声音,该醒了。

(本文作者:林文l)

(本文标签: 短篇小说 原创文字集 故事 谈谈情,说说爱 美文 情感美文 )

相关文章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