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贝 简友广场 美文 情感美文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四季驿站 > 一场十七世纪的法国闹剧

一场十七世纪的法国闹剧

时间:2020-02-19 16:02:26来源: 四季驿站 作者:木偶曰 阅读:0

投石党之乱

木偶

在遥远而美丽的法兰西,有一位非常著名的君主,后人将其称之为“太阳王”。他就是法王路易十四。路易十四常常被拿来与同时期远在东方的那位著名帝王康熙作比较。二者都是各自国家在位时间最长的君王,路易十四在位长达72年,康熙则稍稍次之,也在位了61年。

路易十四有许许多多被后人所津津乐道的故事,他嫌自己的身高与自己地位不相符合,于是便创造了世界上第一双“高跟鞋。”他老人家可能不敢自己创造的高跟鞋最后成了女性所穿的鞋子。而在一众著名的路易十四画像里我们也可以看到,路易十四腿上所穿的长长的丝袜。更为令人惊异的是,路易十四对于芭蕾的热爱到了一种令人发狂的地步,身为一国之君,却亲自出演了21部芭蕾舞剧,这是中国的帝王怎么也不会做出的事情。

路易十四的传奇不仅仅在于他有很多很多的闲闻逸事值得千百年后的人们评头论足,更在于他确实是法国的“千古一帝”。在他执政期间法国取得了整个欧洲大陆的绝对优势地位,一众国家都不得不向法国低头。而对于路易十四的执政生涯最高的概括,莫过于他自己所说的那句:“朕即国家。”

而这样传奇的故事,一切都要追溯到1648年那个混乱的年度。那个时候,年仅10岁的路易十四显然不可能亲自执掌政权,而政权者看似是她的母亲,人称奥地利的安娜。实际上则是被传为安娜的情人的红衣主教马扎然。马扎然继续执行着黎塞留主教所留下的政策,对外攻伐倒也是顺顺利利,不过在国内,与投石党人,巴黎高级法院的矛盾倒也是越来越深。而一如世界上的很多国家一样,这样矛盾主要便来自于马扎然不那么对他们胃口的税收政策。而在这样的尖锐矛盾对立冲突之下,马扎然背后还有一个无时不在觊觎着红衣主教之位的雷斯主教。投石党人掌握着力量,巴黎高级法院的法官们掌握着舆论。事情越来越向不利于马扎然的方向发展。

于是1648年8月20日的夜晚,马扎然与安娜决定秘密抓捕巴黎高等法院院长诺维荣∙布朗克梅尼尔,诉状审理庭长之一的夏尔东,以及前高等法院主庭教士法官布鲁塞尔。可惜的是,在押送布鲁塞尔上马车的时候,却被布鲁塞尔的一个老年仆从所碰见。她开始向四周大似喧哗,寂静的巴黎夜晚变得无比透亮。整个巴黎人民被这一秘密的抓捕行动所惊醒。一夜之间,巴黎城内的各个角落都设置起了1200余处街垒路障。巴黎群众在街道上高声呼喊着:“还我自由,还我布鲁塞尔。”自此,投石党运动彻底爆发开来。雷斯主教在他的回忆录中洋洋自得地写道:“我只花了一晚上便武装了整个巴黎市民”市民的矛头直指马扎然与安娜以及年幼的路易十四。根据威尔∙杜兰特的描述,我们可以清晰的看见:1649年1月6日,安娜再度出城,这次她与国王逃到了圣日耳曼,典当珠宝购置衣物,夜间以稻草为枕,情况甚为狼狈。年轻的路易十四自此对群众甚无好感,对巴黎也无好感。年幼的路易十四从此开始了他的苦难生活。

而这个时候,我们把目光投向另一位很重要的人物:孔代亲王。孔代亲王是彼时法国被称之为军神级的人物。是那种不用任何学习便可以统领数万人军队功无不胜的军事天才。而这位军事天才毫无疑问,此时是站在他的侄子路易十四一边的。他领着他的八百军队进入了巴黎城,而那些被巴黎高等法院全副武装的40万巴黎市民看着这八百军队便成鸟兽状散去了,孔代亲王就这样毫不费力的攻下了巴黎,迎回了安娜与路易十四。但他并没有得到自己应得的赏赐,他所求的,不过是马扎然的首相之位。于是,第一次投石党运动看似就这样结束了,但围绕着马扎然与孔代亲王的争斗才刚刚开始。而在马扎然的秘密计划下,孔代亲王不知不觉的签署了把自己囚禁起来的命令。马扎然看似用他的阴谋取得了与孔代亲王的战争,但实际上并没有。

他不过是一时战胜了孔代亲王,但投石党人仍然在,巴黎高等法院仍然在,暴乱的民众仍然在,雷斯主教仍然在。而在一段时间的联合倾轧下,安娜迫于压力,不得不签署了释放孔代亲王,放逐马扎然的命令。而雷斯也终于获得了他梦寐以求的红衣主教之位。而在孔代亲王被释放出来之后,那群曾经无比惧怕他,被他的军队吓得四散而逃的巴黎市民竟然架起了火堆开始了彻夜的庆祝。正如伏尔泰所说的:没有什么比这位亲王的遭遇更能表明这个时代的怪癖躁动,以及导致种种奔走活动的精神紊乱状态。而这也正是这个时代的魅力所在。这其中的很多诡闻妙事,我并不能于此一一讲述。

孔代亲王经历了这样的事件,似乎是想明白了些什么,似乎是更加的精神紊乱。而我们看到的结果就是,孔代亲王发动了第二次投石党之乱,史称“亲王投石党之乱”。而第二次投石党运动则没有第一次投石党运动那么多的诡闻妙事。好像就是以此正儿八经的战争,而战争的双方就是孔代亲王与西班牙的联军以及蒂雷纳所带领的王军。如果说,是一方战胜了另一方然后得以结束投石党之乱,那投石党之乱也就没有那么妙了。除了战争,我们把目光转向巴黎,而巴黎的政治中心莫过于巴黎高等法院,而此时的巴黎高等法院倒没有以前那么众志成城,也没有什么秩序,法官们破口大骂那是常有之事,甚至于在高等法院之内互扇耳光也是家常便饭之事。就是这样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政治混乱,社会混乱状态在巴黎内部不断蔓延着。而到了1652年10月28日这一天,难以忍受的巴黎群众自发派出代表迎接路易十四返回巴黎,而至此也就宣告着投石党之乱的结束。当初那批嚷着要自由的巴黎市民就这样以迎回君主而结束了投石党之乱。

而至此,路易十四也就正式开始了他的辉煌的执政生涯,而法国群众对于路易十四的崇拜之情也到了一个对于其他君主所不能达到的顶峰。至于有多崇拜,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而那个故事,彼得∙伯克倒是在《制造路易十四》中讲的很动听。

ps:个人公众号:木偶曰(muouyue0607)

(本文作者:木偶曰)

(本文标签: 一百贝 简友广场 美文 情感美文 )

相关文章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