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的搬运者 长篇爱情小说‖连载 简友广场 美文 情感美文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四季驿站 > 第十一回 七柄剑 一蛊肉

第十一回 七柄剑 一蛊肉

时间:2020-02-19 16:02:06来源: 四季驿站 作者:没用阿吉 阅读:0

 

第十一回

  “叮叮叮叮叮。”

  三秒劈出十三刀,刀法之快,没有人能够清楚的看清楚。

  这些黑衣人还未反应过来,只觉得自己的脖子冰凉,才知道自己已经做了刀下亡魂了。

  赵青面目愈发阴郁。

  他张了张嘴,对江枫和今无眠道:“你们二人准备何时出手?”

  江枫点了点头,虽知道自己二人绝不是邱夜舟的对手,但是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今无眠打开包,包里又七把沾满血迹的剑,这七把绝不是寻常的剑,把把都是精钢打造的利剑。

  这七把剑。

  是八剑雪人的剑。

  那么他们的主人呢?

  邱夜舟自然不知道,无欲神宫到底在打着什么旗号做事情。

  江枫拿着一把剑跃然而起,今无眠拿起一把剑,毫不犹豫刺向邱夜舟的胸膛。

  上下齐出。

  邱夜舟双刀在他的手中如同长了根一样,左右手飞旋,立马挡掉了上下两把剑,这双刀在他的手里就如同单刀一样顺手。

  江枫和今无眠在江湖上的名声虽然不大,但他们的剑法,也算的上是一流的。

  但是他们面对邱夜舟的时候,竟然毫无还手之力。

  江枫和今无眠退了好几步。

  江枫气得牙咬得“格格”的响,他的额头上已经止不住流下豆大的汗珠,谁都想不到看起来瘦弱甚至还有些病态的邱夜舟的刀法,非但速度惊人的快,连力量都是无可挑剔的。

  他知道即使是力能扛鼎的大力士,也吃不了邱夜舟的三刀。

  今无眠直接被这一挡,给逼到墙角站不起来了。

  赵青鼓掌道:“真妙,真妙,好个邱大侠,刀法已经入化境了啊。”

  邱夜舟冷着脸,良久才缓缓道:“还有谁要拦我?”

  赵青迅速从背后的包袱里,‘仓啷啷’拿出一杆银枪,怒道:“小子,让我来会一会你,吃我一......”

  赵青的眼珠霎时间从他那凹陷的眼眶里突显出来,血丝都看的很清楚,他的脖子被人霎时间打得像个筛子一样。

  即使是身经百战的杀手看到都忍不住胃里翻滚。

  赵青挣扎一番,就像死蛇一样一动也不动的摔在了地上。

  楼上的拐角处原来还有一桌人。

  其他的人邱夜舟都不认识,但是为首的那个人,虽然着一身深色的袍子,但是仍旧把身上的英气都散发了出来,他的手里手里还拿着剩余的‘雷霆珠’,他便是号称“魔王”的白胜雪。

  白胜雪首先开口:“你们几个废物还想和这老废物一样吗?”

  几个黑衣人见领头的赵青已经死去,自然不敢叫嚣,灰溜溜地连滚带爬地仓皇而逃。

  江枫扶起今无眠,还想拿起桌子上的包袱。

  邱夜舟轻声道:“慢。”

  白胜雪在楼上缓缓顺着楼梯下来,后面跟着三个喽啰。

  他缓缓道:“二当家的,这几个人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我们不好太驳了武林盟主的面子不是,放了他们吧。”

  邱夜舟突然笑了,好像突然听到了明天太阳会从西方升起的笑话一样。

  白胜雪问:“你笑什么?”

  邱夜舟连忙忍住笑,答道:“这句话绝不像是从魔王的嘴里说出来的。”

  白胜雪道:“魔王也有想做一件好事的时候。”

  他转身对江枫和今无眠道:“你们赶紧滚,别碍了我们二当家的眼。”

  江枫和今无眠赶紧互相扶持着走了出了客栈。

  邱夜舟的问题还没有问出来,他们就已经被打发走了。

  白胜雪微笑道:“他们这种人就像是皮球,谁想踢都可以踢一脚的。”

  灿烂的烛光下,白胜雪的神态俨然像是一个饱经风霜的老者,但是又有一张年轻的脸,这是最可悲的。

  邱夜舟忽然想到了白鹭,连忙道:“我还有事,改日我们再聚。”

  白胜雪没有说话,仍旧微笑。

  天色黑得怕人,这样的夜晚,人至少要经历几万次,但是有趣的人每个夜晚都会有不同的感觉。

  但是也很无奈,这个世界上无趣的人总是比无趣的人要多得多。

  这条路似乎没有尽头,越走下去,越黑。

  亮白毛皮的宝驹马蹄快速的飞奔过去。

  马上一个男人的粗重的喘息声在这个安谧的夜晚,听起来似乎很是突兀。

  但是马背上的女人似乎已经奄奄一息了,说是随时都会死掉也一点也不夸张。

  邓悲秋焦急地摸了摸胡子。

  他必须要找一个地方,可以暂时歇歇脚的地方。

  然而,人总说心想就是总会事成的。

  邓悲秋刚抬起头望去,黑暗里竟然有扑闪扑闪的火光,在火光的映照下,有一个不大的类似于小土屋的地方。

  他把手放在嘴边哈着气用力地搓了搓,心中暗想道:‘总算今晚有一个落脚的地方了。’双腿用力一夹,白马跑得更快了。

  那眼前的火光也是越来越明亮了。

  过了不久,马儿停住了脚,邓悲秋把马系在了小土屋外的木桩上,粗暴的把罗白鹭扛在肩上,这一个动作,罗白鹭竟然被颠荡醒了。

  但是她也知道如果此时醒了一定没有好果子吃,她在等,等人来解救她。

  虽然她已经脑海里已经一片混沌了,但是她只知道绝对有一个男人会不顾一切来救她。

  邓悲秋刚推开腐朽不堪的门。

  一股刺鼻的肉香味就传来了,肉香味为什么刺鼻,因为这个地方绝对不像是一个可以喝酒吃肉的地方,这个地方已经脏到恐怕老鼠和蟑螂都到处跑了,空气也是周青烂掉的味道,难闻至极,但是就是有这么四个人在这里悠闲自得地在这里喝酒,谁都没有在乎这里的满地爬的老鼠和跳蚤。

  这四个人都是练家子,每个人旁边都有一柄黑漆刀鞘的佩刀。

  他们吃得又快又猛。

  一个铁盆,下面烧得通红,大铁盆里烧着酸菜羊肉,喷香四溢,反正这味道简直就要把人的魂都要勾去了一样。

  邓悲秋本来就饿得不行了,还惊慌失措地逃到这个荒郊野岭的地方,肚子自然就不争气地“咕咕”的响了起来。

  这几乎一起抬起头,友好地点了点头,继续吃了起来,他们似乎已经几个月没有吃饭了一样。

(本文作者:没用阿吉)

(本文标签: 知识的搬运者 长篇爱情小说‖连载 简友广场 美文 情感美文 )

相关文章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