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友广场 美文 情感美文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四季驿站 > 我要的始终是爱情

我要的始终是爱情

时间:2020-02-13 02:00:54来源: 四季驿站 作者:月半弯W 阅读:0

     


      初见他,缠缠绵绵,缠缠绕绕的一首诗便打湿了她的眼。他有着她想起来就想笑的“爸爸肚”,天庭饱满,健康的肤色,以及她爱着的高大与伟岸。初识他,她便红了脸。那个时候她知道他已经有了一个女儿,女儿是他的生命,而她,二十几岁,有着清丽鲜活的面庞,高挑的身姿,迷人的眼睛,贝壳般的牙齿。她有的是花枝招展,有的是热情,热烈,那个时候她就知道自己爱他。  她小心翼翼,心底藏着细水长流。

      后来,她跟他说,我要去你的城市。不是刻意而为,是工作调动,领导让我去负责那边。如果有爱情,我希望那里有一个家。他笑,意犹未尽,好啊,你来了我给你接风,你想吃什么?再后来,她果真去了,果真去吃了他推荐的擀面皮,可是却没有了他。爱情就是这样,远水永远解不了近渴,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而她,终究也是食烟火的,对别的男人的死缠烂打怎能不妥协?

      走走停停,走马观花,而她要的始终都是爱情,她只要爱情。突然有一天,他一个人在船头拍照给她,她酸酸地笑,怎么,该是和美女在一起吧?他也笑,干干的,哪有什么美女,一群中年人而已。她继续开玩笑,下次带我去吧,我们扮演杰克和露西,那样船头就不寂寞了,他说,好啊。可是那句好啊,她等了好多年,她不知道他在犹豫什么,她开始讨厌起他身上中年男人的坏毛病,遇见爱情依然习惯寂寞,害怕打乱单身的自由,不主动,亦不期待,永远都是温吞吞的。她在心里流了泪。再后来,面对年轻的她,他终还是意乱情迷了,他说,如果有一天我能拥有你一晚也算值了,她尴尬地笑,只是一晚吗?他答,求之不得。空气渐渐稀薄,满是情欲的味道。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越爱越克制,越清醒,不爱才随便才亵渎。






      他有好听大气的名字,她依然喊他老白,她就那样老白老白地叫着,他亦欣然欢喜。可是,他仍然有另外那个女人,她仍然摆脱不掉那个他,这样的情况像极了曾经的张曼玉与梁朝伟,本是最爱最在乎之人,可总是和别人在一起,总是没有空窗期,不是他有,就是她有。她从来没有跟他说别和那个女人来往了,他跟她亦是,相同的出奇。这样的同步葬送了以后所有美好。

      他说,我还没有完成任务,又一个午夜他这样告诉她,她涩涩地回,你那么好,为什么?她不满意你什么?那你试着再对她好点。他答,我要是知道就不问你了。这头的她早已哽咽。

      后来,她怀了那个人的孩子。老白,我怀孕了,几个月后她跟他说,是意外,可是孩子是有生命的,我想留下。那个人知道么,那个人会和你结婚吗?老白问。知道,但他没有结婚的意思,她的话里满是镇定。他劝好久她依然坚持生,他甚至愿意陪她去医院拿掉这个孩子,但她始终是铁了心。他唯有祝福,唯有希望那个人许她一世姻缘。在心里,他多希望她怀的是他的孩子,这样他就会欢天喜地地抱得美人归,那句喜欢终还是卡在喉咙,刺得生疼。中年人的爱情哪有什么浪漫?有人能让自己付出真心就已经是极大的幸运了。不同于年轻时候的爱情,喜欢了就去追去爱,现在喜欢一个人更多的是守护或者保护。不想让她受伤,不愿看见她走弯路。

      没有爱情的人很容易习惯没有爱情,渐渐放弃,没了勾三搭四的心,渐渐枯萎,就好像穿再性感的内衣一直没人发抖地为你脱,久了就懒得再去买这些花花绿绿或蜘蛛网这些东西。爱不仅是享受生活,其实也是保鲜生命。她怎能不懂?那个人在她怀孕七个多月的时候被迫跟她领了证,孩子出生有了一个名正言顺的父亲,可是她知道她的苦才刚刚开始。从此她便过着名存实亡的夫妻生活,那个人每天凌晨两三点才回来,很少过问孩子,对她更是苛刻,她在夜晚的时候不知道哭了多少次,直到心也死掉。

     


      你过的好吗,那个人对你好吗,对孩子好吗?他不经意间问她。他的话刚说完,她早已哭成泪人。想哭就哭出来吧,当心身体。除了这些,他竟一时不知如何安慰她,所有的语言都是苍白的,他只恨自己不能去避免她的痛苦。

      水深火热的日子,她很快消瘦,瘦到只剩骨头。偶尔看她,他说,你瘦了。她固作轻松,文艺的女人大多瘦,或者,平胸的女人大多文艺。他不知道从春风沉醉的夜晚,到天凉好个秋,其实她的绝望一直都在。真正的绝望是命里没有的那些欲望。她常常一整夜一整夜地想起他,或亲吻或做爱,甚至那些自慰里也全是他。老白老白老白……

      有一天她问他,和那个女人结婚了吧?他回,早没戏了。她便收住抛根到底。你要好好的,千万要好好的,少喝酒,少抽烟,天冷了注意预防鼻炎。他笑说谢谢。在她心里,他是暖,是光,虽然她早知道他脾气其实不是特别好,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他和她的心贴的如此近,足矣。人间有味是清欢,内心有很大深情的人,往往恬淡。她所有美好的品质,压抑的自我,淡淡的暖心,浅浅的悲伤,弱弱的愤怒,深深的爱都来自岁月。很长一段时间他觉得她可怜也可恨,为什么一定要生下那个孩子,孩子会毁了你。很长一段时间他安慰她,好好享受,孩子会带给你快乐。她笑,有人离开,就当一个季节离去那样,自己添衣或者脱衣,冷热自知。没有办法,只有顺意。我喜欢初秋的那一丝凉意,那种凉意,就像某人离开时的轻笑,就像剑断时那一抹寒光,仿佛也像看破红尘后看见的第一朵喜欢的花……我那么燥热,我喜欢那些薄凉。他听的云里雾里。         

      好久没有去联系她,再联系的时候是看见她过去画的画,或速写,或山水,或人物,或素描或白描,他恳切地跟她说,好好画下去,艺术熏陶灵魂。她突然就失了端庄,我跟他提了离婚。很久的时间后他叹息。她懂他的那句唉,可是她更想听他展望未来。老白,你爱我么,你喜欢我么,你有没有喜欢过我,你有没有一点点爱我?她喃喃细语。他愣,喜欢,当然喜欢。她继续问,轻轻地,然后呢?他噎住.

   


      老白,如果那时侯你肯要我,我还是完完整整的一颗心,如果你肯爱我,我会伺候你一辈子的,如果我们都可以活到90岁,那我还有60年,你还有50年,这样长的日子,难道你就让它荒废掉?你喜欢年轻,我还算年轻,你想要一个孩子,我可以生,你想要我在家,没有问题,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你在犹豫什么?她哭着说完走掉。

      他想起很多年前,对,他们认识已经很多年了,那时男未婚女未嫁,一切都刚刚好,有无尽可能。那时她艳丽如花,而他还朴直如树,他喜欢她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覆着他不知道的梦,修长的腿,总是踩一双高跟鞋。那时他怎么也想不到她真的喜欢他,小了他那么多。

      最后一次见她,他在车里,十字路口,红灯,他看见了人群中高挑的她。她剪短了发,橙色的唇,浅灰色的短袖,维多利亚同色的橘色A字裙,裸色的高跟鞋,依旧瘦瘦高高,清清丽丽的样子,她跨着大步过了马路,没有回头。绿灯,早已没有了她……


(本文作者:月半弯W)

(本文标签: 简友广场 美文 情感美文 )

相关文章
女流文学网 短文学网 007小游戏 小游戏大全439 孙健博客 多比克文学 30099小游戏 一品好特惠 算便宜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