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约稿变现 激励... 阅读推荐 简友广场 美文 情感美文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四季驿站 > 尘绊(54)

尘绊(54)

时间:2020-02-12 16:01:58来源: 四季驿站 作者:红把酒缸 阅读:0
泛泛之辈,上善若水。

  家里新添的小成员让王一名还是不那么适应,小不点就像是一个骄傲的螃蟹,围着家里的家具一圈一圈的踱步,所有的人都围着小不点,他看起来可爱而又笨拙。这个时候的一名在学校里的生活变得稍稍有些不一样,那种懵懂的感觉像是一根刺扎在了他的皮肤上,班级里新添了一个成员,他长得有点点像猿猴。可能这个形容显得比较粗鲁,因为他并不是很丑,相反他比起一名这个鼻梁都挺不起来的家伙不知道帅出多少倍,就是因为他的出现让他久坐第一的宝座被轻而易举的占据,而且那个让他心心念念的班花对这个强大的对手却是暗送秋波,这让他有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屈辱感,他牟足了劲决定要在升学考试的时候一举拿下第一扬眉吐气,事实是他地的的确确的拿到了全校的第一名,但这一壮举还是没能改变班花对他的看法。他于是很清楚的告诉自己班花是一个外貌协会的成员,向他这种朱元璋脸型的家伙,怎么可能拥有马夫人那样的女人。

  从一个待了七年的学校踏进一个需要穿过一条长长河流路途长达一个时辰的新学校是没有多少惊喜的,余留的只是那些令人头疼的恶劣天气和一望无际的石头路。而要缩短去学校的时间只能借助一个神奇的交通工具自行车,这也许是哪个时代最伟大而又廉价的发明。纵是如此,一贯抠门的王天林还是没有给他买上一辆崭新的自行车,而是用一个在没有挖水井之前用过的一个水桶在他一个表哥家换来了一辆黄色的女式自行车。他没有理由拒绝,因为那段路程真的就像是一场噩梦,永远也看不到尽头,永远有踩不完的沙石瓦砾。他骑着自行车穿过那些石头路的时候心里总是懊恼不已,他觉得这样的学习变得毫无意义,把所有的激情和信心都浪费在这段漫长的路途里,还要面对老师的谩骂和指责。更要面对父母的付出和心酸。

  一名记得很清楚,那时候中午是不回家的,母亲李淑芬就在他的背包里塞上两个馒头和两个苹果,这就是他在学校的午饭,因为他的大哥王一涛也是这样过来的,只是大哥在升学的考试里没能考上高中,辍学去了深圳,记得那一年大哥才14岁。他总是在中午放学之后,不敢拿出李淑芬为他装好的哪两个馒头和苹果,他看着很多同学都去街上的牛肉面馆子里往嘴里猛吸那香喷喷的牛肉面。而自己只能窝在教室里看着同学们一个个走出去,留下来那么几个跟他一样的同学,他知道这群人也像他一样把父母带的食物当做是被人嘲笑的理由。而其实也展现了他们骨子里那种无法抹去的贫穷给他们带来的自卑感。而这个时候往往就会衍生出一些同样自卑的人,他们很快就会以群分的价值聚集在一起。

  一名在这个时间段里就交到了一些他以为的朋友,但在岁月的洗礼下他才明白朋友的正真含义。那些在同一层次里相互安慰和鼓励的人并不是朋友,而是一个短时间里陪伴你过度那段岁月的人。直到有一天两人当中的任何一个人要离开这个层面的时候,所有的感情就会为此画上句号。而这个道理一名用了今后的十五年才真正明白。那时候的他也才十一岁而已。

  在学校这个小型的社会里,唯有权利金钱和成绩才能有一席之地,那些所谓的老大,也许在当时那个年龄的人来说就很酷,像是偶像一般的存在,但他们却不知道这些人因为一时称霸在现实社会里付出的惨痛代价。

  一名在班级里成功的占据了第一的名次,不过这也只是升学时候的成绩,仅仅半学期期中考试的成绩他就成功的败落在班里的第十名,不过老师们不在乎这些,因为这是新生的适应期,他们要适应这群新面孔,学习难免会有波动,而一名的这个波动的真正原因就是因为他那自卑压制下的懵懂情愫的肆意生长,而他这种现象就叫做闷骚。班上的班花总是像一朵插在瓶子里的鲜花,她的一颦一笑勾勒着每个男同学的心,当然一名也位列仙班。这种感觉就像是肆意生长的藤蔓,越是要逃避这种感觉,却又是缠绕的如同锁扣,每个夜里他在闹脑海里邂逅那样的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他在大雨里奔跑,班花在后面叫住他,为他撑起一把伞,这情景就像那些MV里的画面,浪漫而又温馨。在梦里这不是在下雨,而是在降落爱情。当梦醒的时候,他又要面对那辆小黄车载着他行走在满是瓦砾的道路上。

  生命在肆意消耗掉的时间里总会有形形色色的人出现,一名愚蠢的感觉到班花对他暗送秋波,谁知道还是来了一个混世魔王。一个叫马鑫的混球,他仗着自己大爹在教育局为官在学校里肆意妄为,就连班主任哈巴狗都要惧他三分。之所以叫他哈巴狗是因为他总是站在那里就像一只站立的狗耷拉着两只手。一名记得很清楚,在一节地理课上瘦的像条龙一样的地理老师自以为权威显赫,在这群她们眼里屁都算不上的学生面前吆五喝六,却不曾想让混世魔王一通强词夺理搞得泪流满面。这场景不但老师没经历过,连学生也惊住了。而在此时班花的心开始有了裂缝,而这个裂缝里悄无声息的钻进了混世魔王的气息。一名开始屡次发现班花开始偷偷的望着马鑫。这个情景就像是在他梦里的那场大雨里马鑫载着班花在路上疾驰而过,车轱辘溅起的泥水喷了他一身,他有些狼狈的矗立在原地。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黯然神伤。

  从那之后一名的学习便开始一落千丈,像淘汰的剧情,再也登不上耀眼的舞台。这时候他作为落后的优秀学生被请家长,而马鑫作为混世魔王也被请了家长。但马鑫生性狡诈,欺骗哈巴狗父母不在家。而一名则老实巴交的告知哈巴狗父母在家。哈巴狗就提前给一名放了假让回家通报父母他们要来家访。一名天真的把这件事情当做无尚的荣耀。结果回家后被王天林一顿痛骂,说他傻啦吧唧的不明白老师的用意。这帮人无非就是要以以家访的名义来家里蹭吃蹭喝。但事已至此,王天林就只好在家里张罗着杀鸡炒菜迎接哈巴狗一行人。果不其然,所有的代课老师都骑着他们的木兰摩托前来赴宴。一名跑前跑后的为他们端茶倒水,哈巴狗和所有的老师就在王天林和李淑芬的面前不惜措辞的夸奖一名。这次的家访让一名知道,原来老师也可以为了一顿美食变得虚头巴脑,阿谀奉承。

  家访的影响力像是一剂强心剂,这让一名的成绩一路飙升,冲进前五一举摘得探花。未曾想这个消息传进了一名外婆的耳朵里,这让一名第一次离家出走。

(本文作者:红把酒缸)

(本文标签: 散文 约稿变现 激励... 阅读推荐 简友广场 美文 情感美文 )

相关文章
女流文学网 短文学网 007小游戏 小游戏大全439 孙健博客 多比克文学 30099小游戏 一品好特惠 算便宜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