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情,说说爱 美文 情感美文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四季驿站 > 曾毫无指望的爱过你

曾毫无指望的爱过你

时间:2020-02-12 16:01:11来源: 四季驿站 作者:木头丿 阅读:0

不要惊动我的爱人,要等她自己愿意。

出处:《圣经》


你真的吃过橘子么,从橘皮至橘络,细嚼慢咽,抽丝剥茧。

她叫橘子,给她起这个外号是因为每次在学生会工作时,她的桌上除了凌乱的书籍和一杯白水外,总放着几个橘子。当然,锁骨很好看,睫毛也很长。咳咳打住,有点跑题。

白色的体恤加上浅蓝的仔裤显得恬静的很,狭长清亮的双眼总是眯起,笑起来像个孩子。坦白说,这就是我加入学生会的唯一目的。

那年她是部长,你没听错,一个刚入大学涉世未深的毛头小子想泡部长。我的人生格言是,不能证明自己行,也要证明自己不行。所以,若是这头还未衰老的母牛临幸我这颗茅厕旁的狗尾巴草,也不枉我被那屎尿味熏陶了那么多年。

“为什么加入生活部。”

“因为我喜欢干净的人。”

这就是我们见面时的第一印象。我记得当时橘子学姐愣了愣,抬头见我饶有兴味的打量着她,不禁蹙起好看的眉。

“油嘴滑舌。”

“喏,吃点橘子去去你的腻,回去等通知。”

她的手指生的很好看,粉嫩嫩的白。我失笑着站了起来,讲真,从来没人禁得起我夸谁干净。

在我每天义务在女生宿舍门口捡小瓶盖,辣条袋儿,在那栋楼前的垃圾箱被我擦拭的闪闪发亮后,我终于得到了她的认同与肯定。而后我的大一日常就是穷追不舍跟在她屁股后面跑。

生活部工作其实很简单,就是各个班级检查卫生,在黑板上打分。每天清晨跟在她身后走一圈,看看哪里不合格,然后在前面的黑板写下考评分数。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话一点没错,我记得当时她一进教室就会有很多男生的口哨声,当真是狗吠声不绝于耳。

要电话,送橘子,更狗血的是送姨妈巾。不过她那么不食人间烟火,又特别爱护属下,所以电话留的是我的,橘子我吃的,当然,送姨妈巾的人也是我打的。

那应该是最欢喜的一年,她不算成熟,我还幼稚的紧。她满身大汉不为所动,我乐呵着以工作为由当起了跟屁虫。晚自习我总是旷课,跑到学生会,帮她打印通知,填表格。当然,最多的是给她剥橘子。

一开始,我剥的橘子她怎么也不吃。我当着她的面用洗手液洗干净手,恨不得用84消毒,她还是不为所动。后来索性没脸没皮,不管她带多少橘子,我都以多动症为由,全部剥好,就放在桌子上。久而久之,女神开了金口,我激动的吃掉了整个橘子皮。味道纵然酸涩,人间也当真值得,哈哈哈哈嗝~

记得升大二时学生会聚餐,当时大家尽兴都喝了不少酒。酒壮怂人胆,我这人不怂,但是没胆儿。所以二两下肚我还是凑到她跟前嬉皮笑脸。

“学姐,学弟我这一年我没功劳也有苦劳,要不要奖励下我。”

“你说。”

酒后的她眼神透着满满的欢愉,我不禁又挨着她坐进了一些。表面上像个汉子,心里紧张的像个儿子一样战战兢兢。

“这么着吧,剥个橘子喂我怎样?”

橘子愣了愣,好笑的勾了勾唇角,眼里却透着狡黠的光。

“应该的。”

说完就低下头专心致志的剥起橘子。她把橘子皮剥开,将橘肉上的橘络一层层轻轻撕下来。

“来,张嘴。”

她就那么把橘子放进我的嘴里,甜,倍儿甜,从头到脚感觉自己泡在了糖水里,还没等我从喜悦里回神,女神一句话石破天惊。

“小屁孩,谢谢你。我有喜欢的人了。”

当我看到聚会后那位比我高,比我帅,衣品比我好的男人后,我想扑上去,按住这男人一顿狂亲,羞辱一翻,恶心死她。

我捡起桌上的橘子皮,不顾服务生的诧异的眼光统统塞进嘴里,咬牙启齿。

“百年好合。”

我滴妈,真酸。

不尽人意,四个字饱含了我大二的各种苦涩,我总觉得橘子男朋友是一块当鸭子的好料。

橘子的男友是建筑系的学生会长,阳光帅气,特会哄橘子开心。俩人呆一下午,橘子笑得次数比我和她呆一年笑得多。

因为学生会工作忙而且还不能落下学业,橘子十天有九天都会在工作室里呆着。

倒也是习惯了,每天晚自习我都会趁工作室没人,倒杯温水剥几个橘子放在她桌上。心里有些失落又好笑,这算是贿赂领导了吧。

不过她桌子上的零食也越来越多,男朋友经常上门嘘寒问暖,顺便猥琐的拉拉她的手,摸摸她的头。

我一边偷吃着送来的零食,一边暗里吐唾沫。讲实话,我听到这货用方言把橘子俩字叫的如此清奇肉麻,一身鸡皮疙瘩之际又暗暗不爽,毕竟这外号可是我起的。

不过慢慢随着时间的推磨,我对橘子的感情也从暗恋转为正儿八经的上下级关系,不做第三者,不意淫有家室的婆娘,嗯,原则。

两年我剥了两千多个橘子,她最多吃了二百个,我大三,她大四。因为学业紧张她男朋友来的次数越来越少,她每天任务繁忙,甚至偶尔会在工作室里睡着。

心疼归心疼,但毕竟不是我媳妇儿,我操哪门子心。有次好意提醒她男友抽时间陪陪她。

“我也忙,你帮我多照顾照顾她。”

我不禁感慨这丫心真大,你丫要是没时间别占着茅坑不拉屎,小爷我屎尿憋着呢。当然,就算我真走狗屎运占着了,我这屎尿也得舍不得往坑里呲。憋着,最多洗几回裤子便是了。

直到有一天晚上出去吃烧烤,看到橘子男友在酒店门口来回转悠,我嚼着嘴里的烤大蒜,眼睛鼻子都是火,好气又好笑。

“呸,和自己媳妇儿开个房那么猥琐,算什么男人。”

后来就看见从未见过的女子和他进了酒店,许久后,被手里燃尽的烟烫了一个机灵。

龟孙子,终于让我逮着了,心里一阵狂喜。赶忙从兜里掏出手机打通了橘子的电话,嘟嘟几声就通了。里面又是文件和书稿的翻页声,她好像又没注意保暖,语气里透着浓浓的鼻音。

“喂,大半夜不睡觉发什么神经?”

“你不也没睡。”

“嗯,很多事没处理完。”

橘子听到这件事会不会拎着铁棍跑到酒店捉奸,和他大闹一场。还是会惊愕的缓不过神接着嚎啕大哭,夜夜买醉。好像都不是她风格,她应该会一言不发,然后像吃掉橘子皮一样忍着酸涩,她总是这样,喜怒哀乐都是无声的。

好吧,承认我心疼了。

“哦,没事别老呆那屋子里,让你男朋友带你出去走走。”

“他最近也忙。”

“哦,那就这样,打个电话就是问问需要我帮忙么?”

“没事,很快处理完了。行了我先挂了。”

“等等。”

“怎么了,今天婆婆妈妈的。”

我眯着眼又点燃了根烟,我也不知道自己算是什么角色,反正,细嚼慢咽橘皮的感觉我不想让她领会了。

“嗯,橘子,你吃过橘络么,就是橘肉上的那层白色的膜,单吃起来很苦的。不过它理气还去火,你要是哪天生气想不开了,就慢慢的把橘肉上的那层橘络撕掉。记得要慢,这样就可以把一张完整的橘络撕下来,可能会花很久很久的时间,但是当你把它撕下来后,你会发现橘子特别可爱,橘肉也特别甜,其实生活也是这样,你…”

“神经病,挂了啊。”

我听着嘟嘟的盲音,不禁苦笑,老子真是中了你的邪。

橘子还是知道了这件事情,我打包票不是我说的,听说那天他们出了酒店让橘子宿友抓个正着,然后几个闺蜜拎着包追了他几条街,罪有应得。

就因为这几个虎妞,这件事闹得人尽皆知,橘子头上这顶绿帽子戴的相当结实。

橘子分手后就没了音信,电话不接微信不回,搞得我整天着急上火。没办法,只能在她宿舍楼前守着她闺蜜问问下落。

“她这人死要面子,出去租房子了,这两天光喝水,饭也不吃急死我们了。”

打听到她新屋的地址,我风风火火就过去了,我给她带了快餐,八宝粥,特仑苏牛奶,还有她喜欢吃的橘子,我摸着空空的口袋,分文不剩。

心里念叨着,女神啊,你丫的一定得站起来。不然下半月谁管我温饱啊。

“咚,咚,咚。”

里面的人问也没问就打开了门。屋子里好像不太干净,里面只摆放了一张简单的床铺和圆木书桌。桌上行李箱还未打开,窗台落着上了年头的灰尘。

她憔悴了很多,粉黛未施的脸透着病态的苍白,眸子里没有往日的欢愉的神采,头发比之前拼命工作的时候更加凌乱,这种状态我真不喜欢。

“刚才她们打过电话,我知道你来。但是你先回去吧,过段时间我会回到岗位上的。”

“我知道你对我好,但现在,我累了,想缓缓。”

声音嘶哑透着疲惫,她就那么躺在床上不再言语。

“没关系,我就呆几分钟,很快走。”

我蹲坐在床旁边,把东西放在地上,随手拾起一个橘子剥起了皮。

“其实橘子挺好的,只是我吃错了。”

我捏着橘子皮稍稍用力,空气中一层水雾昙花一现。将橘子皮放到嘴里细嚼慢咽,瞬间酸苦至极的感觉,导致我没办法担心上面没洗残留的农药,毕竟只有我这种沙雕爱上了橘子皮。

“咦,这橘子皮真够酸的,醋一样倒牙。”

“喂,你说我刚见你那会儿真把你当我女神了,谁招惹你我都不乐意。你那会儿可没少埋汰我,说我像疯狗一样对吧。”

橘子侧了一个身用被子紧紧蒙住头,一声不吭。

看着她不耐烦的样子,我“呸”的一声将橘子皮吐出来,有些失笑。

“讲真的,你就跟这橘子皮似的,我吃了吧,酸,我得吐出来。不吃,还想攥紧了,放眼跟前守着,哪怕这汁儿呲瞎我俩眼睛,我都乐意。”

“对了,这两年我给你剥好的橘子都是一点橘络都没有的吧。”

我熟练的撕起了橘子肉上的哪层橘络,两千多个橘子,现在可以轻而易举的剥下完整的一张络网。

抬眼看到捂得严实的被子悄悄的露出了一条缝,不禁有些好笑。

“我记得我同你讲过这橘络理气去火。你看这两年,你谈了对象整天秀恩爱,我到成孤家寡人了。

一边祝你百年好合一边怕你受了委屈,我也是犯贱,面上装着高冷的b,心里还死皮赖脸的惦记你。要么说贱人都矫情,你说那会儿我要不是那么一厢情愿,眼不见为净,哪有那么多无名气,吃这又酸又苦的玩意儿下火。”

抽丝剥茧的把橘络剥完,光滑橙黄的橘肉摊放在手心里。我小心的捏着它放在眼前,竟然有些舍不得放进嘴里。

“这下好了,熬出头了。你这也分手了,你看,就剩这橘子肉了。想着我终于逮着机会苦尽甘来了,怎么说是我暗恋三年的女神,哈哈,我能不跑过来表白么。”

“然后我这刚一进来,就看见你这副鬼模样。你知道么,失望极了。

这不是那个让我觉得干净,笑起来漂亮的姑娘。这么邋遢,没出息。我才发现我喜欢三年的女神就是一个傻白甜,鼻涕鬼,分个手要死要活的。

学院一大堆工作不做,跑到这破地方避世来了。我怎么给学弟学妹交代,你们那个平时那个温柔爱笑的女神部长失恋了,跑到一个破屋子里不见天日了?

你自己照照镜子,丑成什么样子了,人不人鬼不鬼,真白瞎了我的眼啊。”

我骂着骂着声音有些哽咽,暗骂自己没出息。

“你要真这样也他妈得分人啊,他是什么东西,有老子豁得出去么?他给你剥个橘子还得扣扣指甲,嫌弃的要命,他配得上你么?看看你一脸丧样,给你自己吊丧是么?

被子里终于露出了那个小脑袋。脸蛋绯红的像个仙女,她就这么两眼通红,哼哼唧唧的看着我。

我就这么当着她的面把剥好的橘子吃下去,又吐出来。

“呸,你看,这橘子也是苦的,难吃极了,跟你一样。”

她看我吐掉了嘴里的橘子,眼睛里透着不可置信。小嘴一撅,眼泪终于哗啦哗啦的留下来。

“不是这样的,我都这样了,你还欺负我。”

我努力避开她噙满泪水的眼睛,语气生硬,透着无比的凉薄之意。

“行了,怎么样我也喜欢你三年,也尝尽了这酸苦味儿了,没落下什么好,也没熬着什么甜。”

“你现在把自己收拾干净了,门口面馆吃顿面,算是散伙饭吧。学生会我以后退了,咱俩老死不相往来,两不相欠了。”

“一个小时,你不来,我就走,不会有一丁点儿抱怨。”

说完我头也不回的出了门,下了楼叫了一份面,我发誓我是一根一根把这碗面吃完了,吃了整整一个小时。

不得不说我多等了十分钟,好吧,她没来。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这十分钟里透着最后一丝侥幸,饱尝期盼的心酸。

也圆满的为我这三年的暗恋画上句号。还有一点确实尴尬,没钱。

沙雕,买什么八宝粥,特仑苏不是很解渴么。

掏出手机让发小给我转了面钱,我才起身离开。

反正劝了,骂了,这份长达三年之久的暗恋,终于在我吃掉整个橘子后宣告结束。


也许那天阳光特别好,心情也慢慢不是太糟糕,和橘子闹得那么僵我决定退出学生会,刚进校门就往工作室走。

刚推开门,我像是定海神针一样杵在门口回不过神。

些许凌乱的书籍和一杯白水,这个女人锁骨真的很好看,睫毛也很长,白色的体桖衫配上那头颇为凌乱的齐肩短发,垂着小脑袋认真工作的模样像极了为职场疲于奔命的姑娘。

不得不说,她配得上,做了我三年的光。

“面吃完了。“

橘子头也不抬,轻轻上扬的嘴角让我松了口气。

“嗯,吃完了。”

我走上前去,坐到她对面,眯着眼睛就这么肆无忌惮的打量着面前的姑娘,像当年一样。

“我是真心喜欢干净的人呐。”

橘子怔了怔,抬起头,唇角如月牙般弯弯翘起,狭长的双眼眯起来像个孩子,清亮的眸子透着软绵绵的柔和。

“油嘴滑舌。”

“喏,你刚吃了面,吃点橘子去去腻。”

还是三年前的那一句。

不过白的粉嫩的手上,是一个去掉了橘皮,橘络,完整的橘肉。

余辉透着窗台丝丝缕缕的洒下来,我甚至可以看得到橘肉内清晰的纹理,纵横交错。

明黄色的橘肉看着不再那么鲜嫩,到是感觉出几分岁月斑驳,像极了我三年暗恋的冘长,细腻,久远。

橘子突然凑过来,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我,如春风化雨,一字一句。

“你做的,我也能做,为你做。”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木头

(本文作者:木头丿)

(本文标签: 谈谈情,说说爱 美文 情感美文 )

相关文章
女流文学网 短文学网 007小游戏 小游戏大全439 孙健博客 多比克文学 30099小游戏 一品好特惠 算便宜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