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写到老的故事 短篇小说 谈谈情,说说爱 美文 情感美文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四季驿站 > 你像候鸟去了远方

你像候鸟去了远方

时间:2020-02-10 12:01:37来源: 四季驿站 作者:驴和熊猫 阅读:0


后来的后来,还是无法忘记你,瞒着所有人,在这座城市等你回来!

1

不知道为什么人们总是喜欢在寒冷的冬天里期待着春天,仿佛所有的一切都会在这个冬天结束,在下个春天展开新的开始。

寒风卷积着雪花向橱窗上砸去,由于室内外温差大,橱窗上聚集了一层水雾,它们越聚越多,随后变成一颗颗水珠流了下来。

服务员不时地就要过去擦拭上面的聚集的水滴。

午后的第一缕阳光剥开层层的乌云,鹅毛般的雪花似乎有些疏松,有些缥缈,慢慢地避开阳光。

阳光透过橱窗的玻璃洒在一位中年男人的脸颊上,他惬意的靠在椅背上,端着咖啡跟坐在他对面的同伴交谈着什么。

阳光给人们的一种感觉是温暖的,冬日的阳光也不例外,它给人们的第一种感觉是温暖。也就是在这样寒冷的冬天,我遇见了她。

下午的客人并不多,大家都专注着自己的事情,或是交谈或是工作……

一位身穿卡其色大衣的女孩坐在墙角处不停地到处张望,仿佛对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很快她就发现躲在吧台角落里的我目不转睛地打量着她,我们面面相觑,我本以为她会收起好奇的目光,没找到她却兴奋地冲我招手。

而我只是礼貌性的冲她笑了笑,并迅速低下头忙着自己手上的工作。


2

咚~咚~咚~

还在睡梦中的我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我拖着半睡半醒的身体从床上缓慢地爬起来。

房门刚被打开,赵书文便从门外窜了进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随手拿起茶几上的矿泉水大口大口喝着。

“你知道我刚才看到谁了吗?钟雯雯!”赵书文深吸了口气,显得异常的激动。

“哦?你这是要旧情复燃?”

“旧情复燃?这份感情从来就没真正的燃烧过,何谈复燃?”赵书文的脸上已没有刚才激动的神情。“我现在不知道该以什么身份去面对她。”

是啊,五年前赵书文突然消失,跟我们所有人都失去联系,他的突然失踪对钟雯雯影响很大,以至于她用很长时间才走了出来。现在这个时候赵书文突然跳出来站在她面前。


3

回忆是一帧照片,一帧发黄退色的老照片。

赵书文是我高中时代的死党,他老家所在的小县城位于胶东半岛中部的大山里,因为盛产苹果而闻名全国。

他们家里承包了几座山的果树,家里也是有点钱。

那些年还没有修隧道的时候,到他们那个小县城要经过一段崎岖窄小的山路,道路修在陡峭的山坡上,道路另一边则是几十米高的山崖,一不小心便可粉身碎骨。

蜿蜒曲折的山路,转过一个弯道,又一个弯道,路坑坑洼洼的,极不平坦。我坐在车里,思绪也像这颠簸的车子一样,难以平静,心里不停的祈祷着。

赵书文儿时就是当地的小霸王。上初中的时候已经是学校里小帮派的头目,他又有钱又能打,常常笼络着一帮小兄弟一起吃饭喝酒、一起抽烟、一起打架、包下整个网吧打游戏,整日嚣张跋扈。

总之赵书文整日打架,不学无术,这样的​状态一直维持到他上高中。

高一那年寒假他跟他当时的​小女友滚床单友,他突然发现原来这世上还有比打架更好玩更有意思更能提现男子气概的事情,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他几乎是见一个爱一个,爱一个甩一个,那段时间整个人明显消瘦了好多。


4

大一的那个寒假,一向很少看书的赵书文却破天荒去了书店,在那里结识了钟雯雯。

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改变了赵书文的人生轨迹。

那年冬天冷的出奇,但是他却在这个城市的角落里找到了可以温暖他整个冬天的那个人。

赵书文曾跟我说过,钟雯雯跟其他女孩不一样,她的善良来自心灵深处蕴藏的真诚,她脸上总是挂着孩子般无忧无虑的笑容,我要守护她,不能让她被这个肮脏的世界所玷污。

赵书文跟钟雯雯当时也只是朋友,但他们友谊是单纯的,纯洁的,透明的。

因为钟雯雯家庭条件并不好,所以她一天要打两份工。

大二的那个夏天,在钟雯雯兼职的那个酒吧,赵书文终于迈出了第一步——向钟雯雯表白。

然而麻烦也接踵而来,追求钟雯雯并不止赵书文一人,一个本市的小混混也是其中之一,而且表白当晚他也在场,他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加入了本该属于两个人表白。

甜蜜的表白变成两个男人的打斗,最后升级到几十人的群殴。双方都挂彩,送去医院。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们跟赵书文失去联系,像是人间蒸发一样,了无音讯。

当时有传闻说那个小混混被打死了,赵书文因此逃了,还有一个说法是赵书文被捅死了。比起后者我更相信前者,虽说我是亲眼看到奄奄一息的赵书文被抬上救护车。


5

当天下午我回到咖啡店发现多了一张新面孔,准确来说是一张熟悉但又更陌生的面孔。

她高高的个子,一条齐腰的马尾辫。颇有一种邻家女孩的感觉,长相甜美小小的鼻梁上顶着一个大眼镜。

“你好!我叫解梦,以后工作的日子里请多指教。”

我却很少跟她交谈,除了工作上的交谈,更多时候我站在吧台后面远远的看着她。

她的性格跟外表极其不符,大大咧咧的,满嘴东北话。


6

寒风刺骨,像针一样穿透心脏,这样的鬼天气,路边的行人已经绝迹了。为了躲避寒风,我逃进一家书店。

我在书店闲逛着,拐角处我发现解梦,她正倚在角落的书架旁翻看一本书。

温暖的灯光斜照在她精致的脸颊上,满脸都是温柔,她抿着嘴,不时地皱皱眉,样子看起来美极了。

这一刻,时间仿佛定格了。我站在那里看着入神,也不知过了多久,等我回过神来发现她早已离开。

“嗨!这么巧!”

一只白皙修长的手从后面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解梦捧着书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我,我刚才的偷窥她没有丝毫察觉?

“……啊?是啊!好……好巧。”

我对我刚才的行为顿时感觉有点尴尬。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们开始慢慢地熟悉了起来。

我每次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讲一些故事,而她呢?总是乐此不疲,听的津津有味。

我们经常谈人生、说理想、歌颂爱情、追求自由,而我对她总是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总而言之只要时间充足,我们就有聊不完的天说不尽的话。


7

几天之后,我接到赵书文的电话,他告诉我经过这段时间的穷追猛打和不计其数的偶遇,他终于又追回了钟雯雯。

虽然他语气平淡,轻描淡写的跟我叙说了整个过程,但是我还是能感受到他内心的那种感觉。

还记得前段时间他来找我的时候,那是他消失五年后,我俩第一次见面,当时他就站在我面前,我却差点没认出来。

五年的时间早已让他脱胎换骨,傲然挺立,充满了阳刚之气,皮肤黝黑比之前结实了许多,目光坚定早已没有先前的戾气。

“这五年我去了很多地方,才发现原来我们所处的世界是这么的美丽,祖国的大好河山。这五年的时间教给我给多东西,也让我懂得了什么叫责任。”坐在路边烧烤摊上,赵书文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跟我说道。

“那这五年你到底去哪里,我们大家都在找你……”

赵书文放下啤酒,摇了摇手打断我的话,说道:“你知道吗?我一直以为我不怕死,至少没想过。”

赵文书掀起他的上衣,黝黑的皮肤上清晰地刻画出肌肉的轮廓,而在他左侧的胸肌上有几道不是很起眼刀疤。

“就是这个不怎么起眼的疤痕,当初差点要了我的命,伤口离心脏不到一公分。”赵书文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匕首扎进我的胸腔,大量鲜血从伤口涌出,当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感觉这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我很害怕,真的很害怕,我怕我就这样死去,我怕我再也回不了家,我怕我再也见不到她了。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一个仿佛永远都不会醒来的噩梦。”

8

“他呀,就是一富家公子哥,有点臭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解梦一边大口喝着清酒一边骂骂咧咧的跟我说,“你是没看到我刚来的时候,他看我那色眯眯的眼神,我真想大嘴巴抽他。”

解梦说这话的时候,我跟她正盘坐在一家日料店的半包里。而我后天就被徐小老板派去广州为期一周的培训,而解梦所说的“他”便是我们的徐小老板——徐凯。

“花花公子”“公子哥”来形容徐凯再恰当不过了。膏粱子弟,整日里花天酒。徐小老板对待员工各方面都挺好的,为人亲善。如果硬要找一个缺点的话就是太花心,身边的女人跟流水似的,几天换一个。这也难怪,毕竟人长得帅,又有钱,自然会有不计其数的女人贴上来。

此时,我感觉我眼前的世界开始朦胧,天旋地转,刚才喝的那几壶清酒后劲上来了。

我胳膊撑在桌子上,眯着眼睛看着外面忙的热火成天的服务员。

也许是平安夜的原因,这家店比平时热闹了许多。

“我跟你说话呢,你听见了吗?”解梦不满的说道。

屋内柔和的光线撒在她微微红的脸颊上,不知是屋内的温度上升还是喝完酒的原因,我感觉整个人都燥热了起来,看着她纤细的腰身,突然我内心深处的那只小虫子被唤醒。

我强咽一口唾沫,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看着满桌的酒壶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解梦说到他喜欢的两个男明星。我揣着脑袋疑惑问:“是吗?”然后两只眼睛打量着她那不算小的胸说道,“我也挺喜欢这俩的!”

我俩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躺在桌子下面,旁边横七竖八全是酒壶。

“你这酒量也不行啊!服务员!再来一壶酒。”这是我宿醉前迷迷糊糊的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第二天醒来发现我躺在一张不大还算柔软的床上,被子上散发的幽幽香气似乎在哪闻过。

我突然发现自己浑身上下被脱的就剩一条裤衩,一时间不知所措。

我努力的在回想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我隐隐的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加速,头疼欲裂,四肢无力,令人浑身难受,不自在,口干舌燥,喉咙里就像吞掉了一片沙漠。

这时房间门突然被推开,解梦端着一杯水走进来。

我呆呆地坐在床上看着她,我想问她昨晚发生了什么事,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她看到我欲言又止的样子,便主动开口说道:“你昨晚喝的跟头死猪一样,我又不知道哦你家在哪,所以只把你带到我家将就一宿。”她把水杯递到我面前,上下打量了我一番。

“别看你你皮包骨头的,倒是挺沉的,你绝对想不到我昨晚是怎么把你弄回来的。”

我接过水杯一口便将里面的水喝完,勉强缓解喉咙的干渴。

“幸亏你遇到的是我,要是别人你那俩大腰子要给你割了去。”

吓得我下意识摸了摸自己腰,在确定没有异常的时候指了指自己裸露的上半身。

“衣服呢?”

“你还好意思说,你昨晚吐出租车上了,司机跟我要洗车钱,要不是我机智,拿着你的围脖擦干净,又白丢两百块钱。”她得意的说道。


9

我把我被安排去广州培训这件事告诉赵书文后,他跟我说:“好事啊!你们老板不是要开新店吗?这个时候安排你出去培训,说明这是要重用你。”

看着他刚做好的蛋糕我却是一点食欲都没有,肚子里翻江倒海的难受还伴随着阵阵头痛。我在心里暗自发誓,下回可不能再喝这么多酒了。

想着难得去一次广州,总得好好逛逛,于是就让他推荐几个好玩的地方。赵书文摆了摆手示意自己也没去过广州。

这时坐在我旁边吃点心的钟雯雯显得异常兴奋,迅速把口中的蛋糕咽下,并用手指着自己说:“这事你问我啊,我知道。”

随后她讲了几个当地好玩的地方,还有一些美食,并模拟了一份攻略。这份攻略可谓是详细的不能再详细了。

我疑惑的看着她说:“你?你之前去过广州?”

钟雯雯低着头一手拨弄着她的头发,另一只手拿着纸巾擦拭着嘴角上奶油。

“啊?这个啊?我之前在广州带过一段时间。”

10

我从广州回来之后,解梦有意无意的躲着我,因为临近过年,又加上忙于新店开业筹备所以也就没在意。

那晚的月亮像是一个泛黄的灯笼,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我带着我的热情跟向往还有一束玫瑰花来到解梦家楼下。

我不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她的,但是我知道我会把这份喜欢维持到永远。

这一路上我想很多很多,想到了以后柴米油盐平淡的日子。

不过所有的浪漫时刻都转瞬即逝,迎接我们的是一个叫现实的混蛋。

在楼下的拐角处我看到解梦跟徐凯在争吵着什么。因为有些距离所以只能断断续续的听见一点。

“我算什么?你这样对我,我以后怎么办?啊?你告诉我啊?”解梦歇斯底里的叫到。

她梨花带雨蹲在那抽泣,样子及其可怜。

当时我很想冲上去给徐凯一拳,但是,我并没有这么做,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徐凯给的。

就算我冲上去拉着解梦头也不回的就走,然后呢?抱着她?跟她说我喜欢你,我永远都不会抛弃你?

但是比起这些我更想知道为什么是徐凯?为什么要选择他在一起?

看了看手里的玫瑰花,苦笑一声,然后随手将它随手扔进不远处的垃圾桶里,我的眼睛竟然难以自制地模糊起来​。


11

可是自从那天晚上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解梦,她所有的联系方式都无法接通,她就像突然人间蒸发了一样,就像从来都没有出现在我的世界一样,就像五年前突然消失的赵书文一样。

我有的时候会想她会不会再未来的某一天突然出现,就像赵书文失踪了五年之后,突然出现在钟雯雯面前一样。​

那段时间我总是有意无意的想起解梦,还会经常梦见她,书上说,如果有一天你梦见一个很久没见的人,代表她正在遗忘你。我不知道解梦是不是已经忘记我。

我总是尝试着忘记解梦,我不确定自己能用多少时间来忘记她,也不敢保证我就能真的把她忘记,我只能像现在这样,安安静静的与她再无交集。

后来新店开业了,我也顺理成章的成为新店的店长。

而徐凯总是过三岔五的就带不同的女孩来,这让我难免会想起解梦,我想我一定恨透了徐凯,恨他伤害了解梦,跟他把解梦从我身边夺走。

但是我又无可奈何,最后我选择离开这座城市,离开这充满解梦痕迹的城市。

12

我来到广州,一个没有解梦痕迹的城市,开始尝试新的生活。每天忙碌着咖啡的事业,忙于各种比赛还有考试。

后来我收到了赵书文个婚礼的请帖,由于那段时间我忙于各种比赛就没有赶回去。

赵书文发给我的结婚照被店里的一个同事看到,他说照片里的新娘的特别像之前一家洗浴中心的女技师,他翻出他手机里的照片。

照片里的女技师跟钟雯雯有几分相似,长得也很漂亮,但比起漂亮更引人注目的是她如同孩童般天真灿烂的笑容,即使她就站在那些风尘女子中间,还是显得出淤泥而不染,还是那么纯洁。

三年后,我也算是事业有成,考取了高级咖啡师,薪资也算可以,这几年攒的钱完全可以让我回老家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咖啡店。

13

黄昏时分,夕阳已它最后的余晖,创造了永恒的美,留在远路归来的人们记忆里,形成永远的美回忆。

回到老家的夜晚,跟赵书文面对面坐在路边的烧烤摊。

我再次看到他的时候,他仿佛又变了个人,不过三十的年纪,头发已经白了大半,人也很显瘦,脸上写满了沧桑,身上黄色的T恤已洗的泛白,而他的眼睛却比以前更加刚毅有神。

他跟我说前些年他们家冷库的变电箱超负荷导致爆炸,他父亲当时就在旁边,当场就被炸死了,连具尸体都没找到,爆炸又引起火灾,把冷库给烧了,还烧死五名工人,乱七八糟的各种赔偿把他们家底都掏空了,最后还欠了十几万。他母亲思念成疾,在去年年初去世了。

他说:“活着的人就应该不顾一切,努力的活下去!”

我说:“有什么能帮上忙的,你就尽管说!”

他摆了摆手说:“我现在活的很好!我开了一家水果店,白天送货,晚上偶尔干个代驾,每天也不少挣,欠的钱基本上都还清了,现在日子过得还行,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雯雯到现在还没怀上孩子,可能是自己年轻那会太过放纵自己了,我打算这几天去医院看看。”

那晚我们俩聊了很多,他也总是感慨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有的时候人就是这样,活了大半辈子不知道为了什么而活,然后他就在寻找,寻找目标,寻找方向,寻找那个可以寄托的那个人,当终于有一天你找到的时候,却发现这一片切都快结束了。

14

我回到酒店之后,冲了个澡。想着明天要去看店铺的事情,就给赵书文打了个电话。

电话过了很长时间才接通了,接电话的是一个陌生的声音,他说:

“你是赵书文的朋友吗?”

我说:“是的,什么事?”

他说:“我是南山街道派出所的民警,你朋友出事了,在医院,你能来一趟吗?”

等我赶到医院的时候赵书文已经气绝身亡,他回家的路上遇见两个十六七岁的小孩抢劫,他就冲了上去,结果被其中一个小孩连捅15刀,失血过多,没能抢救过来。

亲朋散去,在赵书文家的最后一个下午,我和钟雯雯一起整理他的遗物。

我在一个收纳箱底里发现了一个历久弥新的退伍证。

15

再后来我的咖啡店开业了,我给它起名叫“为爱等待”,可能在我心里一直念念不忘的那个人还是她。

咖啡店每天的客流量并不是很多,但也能勉强维持生计。

大雪纷纷扬扬地落下,雪花在空中快速坠落,铺落在地上。

一切都是寂静的,跟往常一样我早早的打烊,站在吧台后面擦拭杯具,结束一天的工作。

叮当~叮当~

这时门口的铃铛响起,我头也不抬地说道:

“对不起!我们店现在打烊了!”

刹那间,一切变得比刚才还安静,于是我便抬起头向门口望去。

北方的冬天,寒冷遮天蔽日。

灯光幽暗而昏黄,她冲我嫣然一笑,那个笑容分外精致而又熟悉。

(本文作者:驴和熊猫)

(本文标签: 一直写到老的故事 短篇小说 谈谈情,说说爱 美文 情感美文 )

相关文章
女流文学网 短文学网 007小游戏 小游戏大全439 孙健博客 多比克文学 30099小游戏 一品好特惠 算便宜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