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百合说 谈谈情,说说爱 美文 情感美文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四季驿站 > 我快死了,求你别再骗我

我快死了,求你别再骗我

时间:2020-02-10 12:01:27来源: 四季驿站 作者:南方温柔的风 阅读:0

(注:本文内容为虚构)

擦干了泪,从医院走出来。天色已晚了,街道上,着急回家的人顶着夕阳行色匆匆,突然就觉得头又疼了,蹲下来抱住自己。

这个城市有几千万的人口,数不清的高楼,万家灯火,却没有一人为我担心,没有一间房里,为我留着一盏灯……

我快要死了,医生说我脑癌晚期,让我住院,我平静的拒绝了。都是要死的人了,还在意多活与少活几日的差别么……

打电话给她,想约她出来谈谈,提示音响了好久,她没有接。也是,她那么忙的一个人,连三餐都会忘记吃,经常忘了洗好的袜子放在哪儿,怎么会想起还有我这样一个半死不活,等着她赏个脸的女朋友呢。

四天前,她跟我说要去海外出差一趟,具体去哪儿没有说,我也没有问,全然的相信她。昨天,我却在离家不远的咖啡厅门口,看见了她。穿着得体大方的白色连衣裙,搂着一个高大威猛的男人,笑得一脸幸福,完全不像一个女强人的样子……

后来,我确认了,那个男人,就是她的新欢。没有任何冤枉她,事实就是那么残忍,那么令人发笑。

她骗了我,她没有去出差。我默默的走了,当做没有看见他们。回到家自己给自己下了碗面条,吃了几口就再也咽不下去了,反胃,就像看见她搂着那个男人笑时的感觉。跑去厕所打开水龙头,不一会儿,刚刚吃下去的东西就被全部吐了出来。

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头发是整洁的,脸色苍白,眼睛里爬满了血丝。其实也还看得过去,不像是会惹人厌恶的脸。她曾跟我说,爱惨了我,怎么看,怎么都喜欢。我不明白,当初那么爱我的一个人,是怎么变了心的……

头好疼,扶着墙走回了卧室,倒头就躺在床上。床垫是她选的,很软,花了四千多个大洋,被子上还留有她的味道,是好闻的百合花香,我却只想哭,想纵容自己一小会儿。枕头很快就被浸湿了,心里难受得像被人安了定时炸弹。

我自诩不是一个脆弱的人,当年为了跟她在一起和爸妈闹翻,一个人收拾行李连夜买票离家,身上没多少钱,不想她看见我落魄的样子,就没告诉她,自己找了份零工。最惨的时候一天只吃一个馒头,睡过桥洞和地下车库,也没有跟她哭过抱怨过。

就是那么难,才终于和她在一起了,结果三年的奔波,两年的等待,换来的,却是她的出轨……

她以前是个直人,交过一两个男朋友,我的出现打破了她原本安稳的生活,她被我掰成了双。她家里人不知道我们的事儿,经常给她安排相亲,每次她都会应付的去看看,回来会带我爱吃的糖葫芦哄我。

她说过,以后还是会和一个男人结婚,她想要宝宝,和一个完整的家,而我,给不了她这些。

我想过有一天我们会和平分手,平心静气的坐下来,谈谈我们的以前,谈谈一起经历过的美好回忆,甚至可能开上一瓶红酒,谈到动情处便举杯相碰。但我没想过,她会背着我,把未来男友的人选都给定了,还让我无意间的碰见了。

她哪怕筹备这些的第一时间就跟我坦白,我也会敬她一句坦诚,但她偏偏要骗我,然后又被我撞破……

我辞了工作,每天在家就是睡觉,越来越嗜睡,可以睡上十几个小时。她不在家的这段日子,我把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打扫得干干净净,被单也洗了,虽然舍不得以后睡的被子上没有她的味道。花瓶在我擦桌子时不小心掉地上打碎了,我换上了新的,碎了就碎了吧,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神智还算清醒的时候,我就坐下来写写遗书,我没什么遗产可以继承,内容多半是写给她的,看起来催泪又悲情。也不知道她看的时候会哭还是嘲笑我,反正我是看不见的。

算了算大概还能活着的日子,我把屋里所有我的东西都收进了行李箱里,打算也像她那样,来个“说走就走的旅行”。房间里被我贴满了小纸条,提醒她袜子,内衣,和她常穿的小西装都放在了哪个位置。

冰箱第二格还有十二颗鸡蛋,冷冻室有两袋她喜欢吃的牛肉丸,最下格是我昨天包的白菜肉馅的饺子,五十二个,包得小,够她吃三顿。厨房有一袋没开的米,客厅的柜子里有三袋柠檬味的薯片,一瓶大的可乐,酒柜里存了三瓶我珍藏的红酒,对了,戒指,我放在床头柜第一格左边的盒子里了……

提上我的行李,趁着还有点力气,恋恋不舍的关门走了。这里本来就算不上我的家。还好之前我想养猫被她给制止了,不然现在我走了,还真不知道小家伙该怎么跟着她妈,过着没爹的日子。

遗书和病例单,我放在了进门就能看见的鞋柜上,我就怕她看不见。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回家,反正等她看见的时候,我已经踏上去苏州的列车了。

我想安安静静的离世,诚然,我生命的最后一刻,不想看见她。脑癌啊,这么重的病,她身为我的伴侣,却在最后一刻才知道,就当是,对她辜负我这么多年感情的惩罚吧。

我拿着积蓄,预约了殡葬公司,给自己买了块还算干净清静的墓地,那儿就是我以后的栖身之所了,虽然位置有点窄吧,但烧成灰也占不了多少位置。买了几束菊花,提前拜访了我以后的邻居,左边是位年轻的姑娘,黑白照片里,她笑得很温柔,一看就很好相处。右边是位老奶奶,眉目慈祥,想来,以后也定然不会与我为难。

把剩下所有的钱都汇了爸妈,几年没见了,也不知道当初说的话还算不算数,希望他们是真的当作没有我这个女儿了吧。他们还有我哥哥,少我一个给他们丢脸的女儿,日子应该会好过很多……

到达苏州的第二天,我接到了她的电话。我本以为她应该会哭着问我去哪儿了,那份病例是怎么回事,没想到,只是一句冷冰冰的“今天回国了,晚点到家,你先睡”,原来她还没有回到家里,我生命所剩不多的日子里,她还在继续骗我。

凌晨一点多,被电话铃声吵醒了,是她打的,估计是现在才到家。我没有接,当做没有看见,开了静音。我都要死了,能不能晚上让我睡个安稳觉?

第二天早上六点多就醒了,头疼。打开手机,发现有三十几个未接来电,三个她朋友打的,剩下全都是她的……关了静音,信息提示音响了几分钟,洗漱完拿起来一看,原来她还给我发了微信,一百多条。懒得回她,电话也不想回。

我都快死了,现在才来关心我,她叫人么?我去医院检查的时候,她哪怕陪我去一次,她也不会那么晚才知道我的病,我在家吃药当吃饭的时候,她在外面酒吧蹦迪,陪朋友喝酒玩真心话大冒险,我头疼得撞墙的时候,她让我去隔壁睡别吵着她……

我允许她犯错误,也允许她不那么的关注我,我可以平心静气的坐下来和她谈一谈分手的事宜,但是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要骗我?不理我不关心我,我都可以说服自己,是她太忙了不小心怠慢了,但是出轨,这个让我怎么给她圆谎。

罢了,死人是不需要跟活人争的。那就祝她,余生无我,儿孙满堂吧。

(本文作者:南方温柔的风)

(本文标签: 故事 百合说 谈谈情,说说爱 美文 情感美文 )

相关文章
女流文学网 短文学网 007小游戏 小游戏大全439 孙健博客 多比克文学 30099小游戏 一品好特惠 算便宜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