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爱写小说 短篇小说 谈谈情,说说爱 美文 情感美文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四季驿站 > 谎言替我来爱你

谎言替我来爱你

时间:2020-02-08 12:00:33来源: 四季驿站 作者:帝雪染 阅读:0



      他们的相识竟是因为一场车祸。

  正是因为这场车祸,他退了从小青梅竹马的婚,娶了被撞断腿的她,只因为负责。

  “我说过会娶你,明天之后,你便是我的妻子。”阳佟忻让人把婚纱放进了屋,却是神情冷淡,没有任何温度。

  萧乐抚摸这婚纱,不可觉察的露出一抹转瞬即逝的微笑,她终于嫁给他了,虽然她知道他并不喜欢她。

  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她就要嫁给他了不是吗?

  婚期如约而至,因为男的是S市商业巨贾的儿子,婚礼也办的十分盛大。

  不出所料,他的前未婚妻来了。

  阳佟忻本来要和他的青梅竹马出去谈话,被萧乐拉住:“别走,我心脏不好。”

  萧乐是阳氏集团下一名股东的女儿,也说得上平时里有过几面之缘,但也只是擦肩而过。

  但对这个女子还是有些了解,从小患有心脏疾病,这次车祸没有出人命已经是幸运的了。

  在父亲和叔伯的严肃目光下,阳佟忻还是放开了青梅竹马陈丽歌的手,重新推起萧乐的轮椅走进礼堂。

  在主持人引导和亲朋好友的祝福和掌声下,交换了戒指,之后又一起领了结婚证。

  新郎当晚也许是因为沉淀在心里的事情太沉重,喝多了酒,进了装饰喜庆的新房,竟然真的让她成为了他的新娘。

  第二天萧乐起来的时候,就不见了阳佟忻的身影,一连两个月都是如此,从没有回来。

  新闻却来了,内容正是他们结婚第二天,陈丽歌自杀未遂的消息。

  不用想也知道,阳佟忻一定是去找陈丽歌了。

  后来,阳佟忻的父母可能是觉得愧疚,对不住萧乐让她从新房搬回去和他们一起住,也可以照顾他。

  窗外的阳光十分明亮,鸟儿叫得十分欢快。

  萧乐望着窗外,心情也十分愉悦,因为她知道他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会回来的。

  手机放在桌上,亮起的屏幕通讯人是阳佟忻,只有她发的一则消息:我怀孕了。

  果不其然,他当天夜里就回来了,来到她的房间站了许久也没有离开,桌子上放着的检验报告亦是在他眼里搁置了许久。

  萧乐其实也没有睡着,他站了多久,她就侧着身子假睡了多久。

  连接着一个月,阳佟忻除了上班之外,都留在家里陪着她。

  有时候还会逗她笑,还会做一些小点心给她吃,对她也不是之前的冷淡。

  这一切的来源,是她在某天听到了他和他父亲的谈话。

  “如今乐儿已经有了我的孙子,你也是一个要当爸爸的人。如果你做不好一个父亲应该做的,那就不用再继续当我的儿子了。”

  听到这话的时候,她心里还是有点难受的。

  不过,他回来了,那就可以了。

  相安无事的一个月过去,意外还发生了,当天陈丽歌来找阳佟忻,被萧乐撞见,两人发生了争吵。

  争吵过程中,她的轮椅从花园的阶梯摔下,裤子湿红一片。

  送到医院的时候,孩子,没了。

  当天,阳佟忻和陈丽歌大吵了一顿,陈丽歌发誓一定要让阳佟忻看清萧乐的真面目,她根本就没有推她!

  阳佟忻没有理会,转身进了病房,拉着萧乐的手,看着她苍白的脸,心里像是扎了一根刺一样难受。

  “你喜欢的白糖糕。”把食盒打开,亲手给她夹了一块软软的糕点。

  “不想吃。”萧乐偏过了头,阳佟忻把糕点放下。

  “可能是不和你胃口,我重新去做。你好好休息,等你好了,我,我们可以重新要个孩子。”

  阳佟忻离开了,重新去做白糖糕。

  萧乐看着桌子上放着的糕点,一阵反胃,何大夫进了来,无奈的看着她:“真是不容易啊。”

  “的确不容易”萧乐神色淡淡,“事情比我想象的要简单。”

  何大夫摆摆手,“还是小心点好,这是报告你自己收好”把报告放下,离开的时候看了眼桌上的糕点,“不喜欢就不要勉强自己,这可不像你。”

  拿起报告,快速扫了一眼,露出了好看又意味不明的笑容,最后将报告塞放到了床单低下。

  “你终于喜欢上我了,真好。”拿起一块桌上的白糖糕放入口中,甜而不腻,软软糯糯。

  一年过去,阳氏集团的股票慢慢下跌,直到被一直居于第二的何氏集团超越,后来因为一起产品纠纷案被挤出了前十的商业排名。

  但是阳佟忻依旧对萧乐很好,为了不让她担心特意隐瞒了她公司的情况。

  每天也是早出晚归,很多时候他回来她已经睡着了,她醒来的时候他已经离开。

  萧乐拨通了电话,“是时候了。”

  对方:“忍心吗?”

  萧乐挂断了电话,随手拿了件衣服便出去了。家里没有人,大家都在忙着公司的事,也除了她贴心的佣人之外,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三天后,商业界的新闻重大报道:阳氏破产。

  阳佟忻从未有过的狼狈出现在萧乐的面前,眼睛里布满了红色的血丝,双拳抓得紧紧的。

  两人没有话,因为他看见她站起来了,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乐儿,太好了,你终于可以站起来了。”

  后年大吼了一声,陈丽歌破门而入,把阳佟忻拽到身后,大声的指着萧乐:“佟忻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她从始至终都是骗你的!她根本就没有断腿!”

  阳佟忻厌恶的推开陈丽歌,陈丽歌又拿出了录像机,里面记录的是他不在的时候,她在家的自由行走的视频。

  “我的确没有断腿。”萧乐说。

  阳佟忻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陈丽歌又把一直照顾萧乐的佣人叫了进来,佣人是她的人,在几天也就被她收买了。

  “你告诉她,她流产那天是怎么回事。”

  佣人说:“是少夫人自己跌下去的,还有,少夫人根本就没有怀孕。”

  阳佟忻眼神空洞,“为,为什么?检查结果明明”

  “因为她从头到尾都是在骗你的,她根本就没有断腿,没有怀孕,也没有所谓的先天疾病。她骗你的,伙同那家医院,那个医院就是她家的,那个大夫就是她的哥哥!”

  接着又拿出了照片和一系列证据,“还有,这是你们结婚之前还有结婚那天她给我发的照片,都是她逼我的,逼我离开你的。”

  “她根本就不爱你,她嫁给你也是别有目的,她是个骗子,甚至连身份都是假的!”陈丽歌哭声控诉,她隐忍了这么就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阳佟忻手上的证据掉落在地上,干裂的双唇慢慢张开又闭合,“她说的是真的吗?”

  萧乐干脆直接走到了他身边,亲口告诉他:“是真的,我叫何乐。没有断腿,也没有怀孕,也不喜欢吃白糖糕。”

  “为什么?”

  “因为你们家的打压,我十岁就失去了父母。我恨你们,嫁给你也是因为忍辱负重的报复,收集制造证据。现在终于实现了。”

  “对不起”公婆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们后面,“那件事我们也尽力了,只是没想到最后把你父母牵连进去,最后还……”

  何乐厉声道:“对不起有用吗?我父母已经回不来了,这一切都是你们应得报应!”

  阳氏公婆内疚和破产的痛苦无法言语,阳父捂着心口,对着何乐说:“我知道,所以这些年一直在补偿你。”

  何乐冲了过去,冷笑道:“你知道,你知道什么。”

  陈丽歌紧拽着阳佟忻的手,“佟忻她都是骗你的,我才是爱你的,伯伯心脏不好,你快把她赶走呀。”

  见阳佟忻没有动,她便突然转身一把将何乐推开,剧烈的撞击让她撞到了桌角,阳佟忻手疾眼快的将她抱住。

  “乐儿!”

  陈丽歌见此,气急败坏:“阳佟忻,她是骗子,她欺骗你,你为什么还要对她那么好!”

  何乐被剧烈撞击,脸色惨白。

  “我一直知道,知道你不是萧乐,你是何乐。”

  “为,为什么?”为知道还要对她这么好,难道破产也是装的,一切都是假的?

  “因为,在十五岁那年的舞会上才是遇见你的第一次,从那时候便喜欢上你。因为婚姻关系,我一直暗中调查你。”

  “只是,没想到,后来你出了车祸,然后嫁给我。当时,我又惊喜又害怕,我知道你是别有目的,但是为了不让你怀疑,我便一直冷着你。想让你慢慢的爱上我,可是,可是,最后”

  何乐捂着耳朵,惶恐的看着阳佟忻,着看这里的每一个人,“不,你骗我!”

  阳佟忻用力的抱紧何乐,这也许是他最后一次抱她,“我虽然隐瞒了,但是,我爱你是真的。”

  慢慢的放开手,转过身,留下两行泪水,“你,走吧。”

  何乐面色苍白,身体微微晃动,陈丽歌突然拿出一把水果刀捅向何乐。阳佟忻在镜子中看到这景象,立马反过身将何乐护在怀里,水果刀刺入了阳佟忻的身体。

  “你”何乐泣不成声,流下了眼泪,“不要,阳佟忻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陈丽歌杀错了人,惊吓恐慌中再次举起刀,阳佟忻不爱她,她就一定要让何乐付出代价,死的代价。

  但是这次她谁也没有伤到,何大夫,也就是何乐的哥哥何平带着警察冲了进来。

  最后是何平拼尽全力用最好的技术和医疗设备,救下了阳佟忻。

  何乐坐在病床前,她想起那天哥哥告诉她的话。

  原来他一直都知道,什么都知道,而且还早就做好了破产的准备,还是和哥哥串通一气。为的只是让她开心。

  结婚后的两个月里,他也没有去找陈丽歌,而是去找了她的哥哥。为的只是商量,如何把阳氏的商业慢慢的融入何氏集团。

  正如他当时对何平说的:都一家人,不分彼此,是壮大,而不是瓜分。

  而这件事,他们一家全都知晓,只有她不知道。

  可奈何,她做尽了坏事,最后还是放不下,还是舍不得。

  “乐儿。”阳佟忻虚弱的开口。

  何乐抹了眼泪,“醒了,吃点东西吧。”是她亲手做的白糖糕。

  阳佟忻即痛苦又温柔看着她,没有张开。

  “怕我下毒?”何乐说着便捏起一块白糖糕放进嘴里,阳佟忻阻止都来不及。

  看着何乐咀嚼,神色忽明忽暗,“你不喜欢吃白糖糕的。”

  还有一大盒,阳佟忻把它们都拿到床上,流下了眼泪,这是她第一次为他做白糖糕。

  “因为你喜欢,所以才吃。”本来是很感动的一句话,阳佟忻也被感动了,尽管他知道这是她安慰她,又或者是讽刺他的话。

  何乐轻轻地上前抱住他,把头埋在他的胸膛,“谢谢你做的一切。我本来只是想报复你们,才嫁给你的。可是”

  泪花迷蒙了双眼,阳佟忻看着心疼,细细的揉着她秀发。

  “可是,我发现,我骗了所有,唯独到最后发现,我爱你才是真的。”

  何平拿着记录表进来,笑着看着两人:“不害臊。”看着自己的妹妹幸福,才是他最幸福的事情。

  “那这次就好好保护,我们的真的孩子,好不好?”阳佟忻紧紧的抱着她,眼神坚定。

  何乐迷茫的看着他,再看向何平,何平点头无奈道:“这家伙让我把给你的避孕药换成了维生素C,你知道,我也是没办法呀。我也想要个小侄子。”

  “你们,骗子!”何乐把通红的脸埋紧紧的埋在阳佟忻的怀里,这次她一定会好好保护他们的孩子的。


作者的话:愿每一个拼尽全力爱的人,都能善终。

(本文作者:帝雪染)

(本文标签: 我也爱写小说 短篇小说 谈谈情,说说爱 美文 情感美文 )

相关文章
女流文学网 短文学网 007小游戏 小游戏大全439 孙健博客 多比克文学 30099小游戏 一品好特惠 算便宜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