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爱情小说‖连载 都市言情连载投稿专栏 谈谈情,说说爱 美文 情感美文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四季驿站 > 言情|天鹅的陨落(上)

言情|天鹅的陨落(上)

时间:2020-02-04 12:01:08来源: 四季驿站 作者:哩哩的白日梦 阅读:0

厨房的水池里堆放着沾有食物残渣的餐盘,前夜换下的脏衣服落在洗衣机旁,被褥还没叠好,橱柜里挂着她的上百条舞裙,均由厚缎或丝绸缝制而成,剪裁精细,轻盈宛若掠过湖面的羽毛。

她出逃的迹象很微妙,缎带散乱的足尖鞋放在鞋柜的角落,而原本占据那位置的帆布鞋了无踪影,一同消失的还有床头那个裱着合影的相框,抽屉里的身份证、护照以及新买的拉杆箱。

请原谅我用了出逃这个词。

毕竟她离开的悄无声息,甚至吝啬到连一张纸条也不留,我捏着烟坐下,静静等待烟灰坠落在地毯的边缘。

挂钟滴答,吹拂纱帘的风停止,我茫然地枯坐。羊绒地毯嘶嘶作响,烟灰有复燃的迹象。

可她不会回来了,我知道,我深知。

像天鹅。

我第一眼见到她脑中就蹦出这三个字来,反观林女士是这么形容她的天生的舞者,这真不容易,要知道近两周我陪着我的雇主林女士跑遍了上海所有的孤儿院,就是为了寻找这样一位天生的舞者。

笔直纤细的脖颈,手臂线条柔美,高举过肩,薄薄的白衫贴身钩勾勒这两片肩胛骨的轮廓,肢体舒展,优雅似天鹅。孤儿院里的小女孩们听从林女士的要求踮脚转圈,多数很快就败下阵来,唯有这只小天鹅踩着满地绵密的松针,忘我的旋转。细瘦得堪比草茎,脚踝里藏了无穷无尽的力量,林女士用手指节轻叩着轮椅的扶手,两分钟后,她侧身向旁边的工作人员点头示意,小天鹅被领到我们面前时,我辨出林女士的声音里融入了一丝极难得的温情,她微笑着招手。

“过来,孩子。”

可她只是站在那儿,隔着三五米的距离,垂手揪紧了衣摆,眼皮耷拉着,一副充耳未闻的样子。

于院长弯下胖胖的身子,抚着的她后脑勺说了句悄悄话,她大半张脸隐没在白色的口罩后,闻言飞快的扫了我们一眼,我捕捉到她那双眼睛里的慌张和不安,她在害怕什么?我很好奇。

而当她犹豫着,手指颤抖的摘下口罩时,我听见林女士口中封不住的一声惊呼:“哦,上帝!”

女孩有雪白的肌肤,精巧的下颌线,鸦翅般好看的弧形,鼻尖略有小粒俏皮的雀斑,但美中不足的是,上帝在烧制她这件瓷器时倾注了9分心血,疏漏的一分挽不回的裂纹在她的――

嘴角边有一大块儿粉红色的心形胎记。

忘了自我介绍,我是一名骨科医生,也是林女士的私人医生。

纽约时报曾为林女士独家专访,著名芭蕾舞艺术家,旧金山芭蕾舞团首席演员中的唯一华人。芭蕾等同于她的生命,外界皆知她甚至为此终生不婚,而多年前的一场车祸在她的腿骨里埋下祸根。

我毕业后接手了她的治疗,那时她已离不开轮椅,历经漫长的抑郁期后,她决定将自己未完成的芭蕾之梦延续下去,以另外一种方式。

“艺术是独一无二的”我引用林女士的口头禅,这句话显然打动了她。胎记又如何?重要的是小天鹅身上的舞蹈天赋不是吗?接下来的领养手续很顺利。大概是从哪里听说了是我劝服林女士?因此当我拉开车门并绅士的将手垫在车底,以防她碰头时,女孩屈身钻过我的臂下,轻声说了声“谢谢”。

林女士取下了女孩赖以掩面的口罩,声称藏缺是弱者自卑的表现。

她始终低垂着头,道谢之际嘴角那大块的胎记绽放微笑,类似枯萎的树叶上的一点绿色,那单薄的音节在我的心底震荡,她的音色如被水洗过一样澄澈。

我有一瞬的愣怔,心像被人偷偷的掐了一把。真是个令人心疼的小丫头,我想。

依照林女士的意思,她的胎记去除手术很快就安排好了,请来国际知名的整形外科医生亲自操刀。到了那天,林女士因腿部不适留在家中休息,在场的众多白大褂里她只认识我一个,小手越过人群的间隙牵住了我的衣角:“别走。”

“好,我不走。”

我答应了她,反手握住她的手。骨架细的令我产生略微一捏便会有断裂的错觉。

她稍稍安心,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她的眼皮褶子浅,睫毛像蒲公英一般柔软细腻,此刻轻颤着显露出主人内心的惊惶,我俯身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将这一吻当作是对晚辈的特别安慰。

蒲公英遮覆的眼睛陡然睁大,微弱的灯光引进她的瞳孔里,又在夜幕下擦了一出灿烂的焰火,而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护士推进了手术室的双层门后。

手术中的灯牌很久的亮着,我认真的望着窗外深夜一点半的上海,霓虹横溢,琥珀色的一镰薄月钉在暗淡的南端,可我无心欣赏。背过身,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在担忧,为那相识不过几日的小天鹅。

“perfect(完美)!”等主刀的美籍医生同我握手,神色疲惫却不掩笑意的说出这句话,我心头的巨石砰然落地,松了一口气。

手术很成功。

等肿胀消退,伤口愈合,护士替她解除绷带,并贴心的拿来一面镜子,最后一圈白纱揭开,雪白的肌肤只剩下一道淡淡的粉红的痕迹,当女孩小心翼翼的试探着睁开眼,深深地望着镜子里的自己许久,颤抖的嘴角微扬,我发誓那柔弱的弧度像极了岭上的一根花枝,迎风瑟缩的蓓蕾美而易碎。那是我此生见过的最纯净的笑容。

“林思窈。”床边的林女士轻轻握住她的手,呼唤着她的新名字,新身份。

有那么一瞬间,这世俗平凡的温暖让我一个大男人伸出了遏制不住想要落泪的念头。

鲜血。

伸出赤红的触角,缠住他她伶仃的脚踝,我想上前查看,可双脚沉重如水泥块,喉咙如受炙烤般发痛,我想大叫,却失声一般寂静。

醒来时汗水浸透了睡衣,多年来我总是重复一个同一个梦境,鲜血淋漓,而我无能为力的噩梦。

勉力平复了心情,我拿起枕边的手机翻看消息,共计7条均来自于思窈――

“林医生,我下课了,你来接我!”

“我想吃小龙虾,再加一杯珍珠奶茶!”

“你怎么还不来呀?我要饿死了!”

这是面对熟稔之人才会有的小女孩似的抱怨的口吻。她的芭蕾舞比旁人学得晚,基本功落后太多,经常受伤。半年内骨折脱臼四次,连我这见惯了疼痛的老手也会心软,尤其是结骨时她隐忍含泪的双瞳和被咬出深深齿痕的唇瓣。林女士是否担得起慈母这个美名另说,至少我确信她一定是位严师。

思窈说家中的体重计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她的三餐见不到半点油腥,另外还有魔鬼式训练。林女士要求她拥有最纤细的身材。

“疼晕过也饿晕过,真想死了算了。”我还记得她当初诉苦时的话。

流光容易把人抛,我自回忆里抽身,女孩已经趴在我的背上,左手抓着煎饼,右手捧着奶茶感叹的一声:“要是没有你,我该怎么办啊?”

相处的日子久了,这丫头也学聪明了,隔三差五说自己的脚踝扭伤了,赖在我的诊所不肯走,我讶异她小小的肚皮怎么装得下那么多食物,吃饱喝足了就霸占我的床睡觉,午休时我只能将就着睡在外间的沙发上。

噩梦再度席卷上身,手却摸到什么软软的东西,我一睁眼看到女孩跟我共挤一张单人沙发,为了不掉下去,她修长的四肢,章鱼似得抱着我。

我条件反射的大喝一声:“林思窈!”

“怎么了?”她揉着惺忪的睡眼,见我醒了还要往我怀里靠,“我一个人睡会害怕的。”

我的背抵着沙发退无可退,感受到她那副温热的身躯又严丝合缝的贴上,心莫名漏了一拍,我想当时我的脑子里肯定乱成了浆糊,居然蹦出一句:“不可以早恋。”

“想什么呢?早恋我也不找你呀,林医生你可真是个正人君子。”她像被逗笑了,那成语从她口中说出带有调侃的意味,嘴上虽这么说,可她的手还揽着我的脖颈不肯松开。

她16岁了,已不复稚嫩的模样。时间赋予了她曼妙的身体曲线,俨然出落了一个娉婷的芭蕾少女,但我依然怀有细腻的直觉,那只羞怯又慌张的小天鹅从未飞走,只不过是迷失在了她的灵魂深处。

她初次参赛是上海一场小小的市级比赛,她怕的要死,浑身哆嗦,死活不肯上台,林女士恨铁不成钢,抄起桌上一杯热咖啡就往她的脚边砸去,深深将她逼上了台上。

一只独舞谢幕,她耷拉着肩膀,落寞的走回后台,林女士当即劈头盖脸的骂了她好一通:“就你这种水平,随便哪所学校的初试第一轮就会被刷下去!”其实也没有她说的那么差劲,我坐在观众席看完了整场,肢体略颤是扣分点,但思窈的芭蕾早造诣明眼人一看便知。

“天生的舞者”。

难道你忘了当年在孤儿院是如何一眼相中她的吗?亲爱的林女士,我叹气。

“对不起。”我听见她向养母道歉,思窈深深的鞠了一躬,那单薄的音节在我的心底震,她的音色如水洗过那澄澈。

时隔三年,我的心又被人暗地里狠狠的掐了一把。

哪怕岁月深处无情的手掌将往事撕碎焚毁,哪怕现实残酷的齿轮一刻不停的向前倾着,我毕生也无法忘记那夜的雨――

我记得声势浩大的雨浇在皮肤上的清晰的疼痛感,像是被尖刀割裂,我记得那逃离的背影汇进纷繁的车流,疯狂的鸣笛声化为我颚骨间咯咯作响的颤音,我记得我追上她将她搂到怀里时所见的那满目哀戚。

也正是那一夜,我拥她在怀,触碰到了她灵魂里潜藏的那头睡狮。

我安慰她,然后那安慰连我自己也觉得贫瘠:“没关系的,一次失误而已,你还小,还可以再磨练。”她打断我,被雨水或泪水淋湿的眼睛里有着撕裂般的痛楚:“如果我说我根本就不喜欢芭蕾呢?”

怎么会?我想起在孤儿院那棵松树下遇见了“小天鹅”,那是我一生中最愚蠢的时刻,因为我接下来张口结舌的低喃:“可你是为舞蹈而生的啊。”

“林疏澈!”

她崩溃的尖叫,咬我踢我,失控且拼命的想挣开我的束缚:“人人都这么说,林思窈你天生就是跳芭蕾的,什么是天生?天生是我那该死的胎记!”

电光石火间,她的指甲嵌进我的皮肉里,那是带着愤恨的怒意,我全懂了,躲在口罩里的瑕疵品,“小天鹅”眼里的慌张和不安,这是一场交易,她想要摆脱那原生的残疾,需要林女士的金钱,而她付出的代价是她所厌恶的――今后任凭摆布的人生。

下这么雷的暴雨,模糊了我的视线。

偶尔有车辆的远光灯刺破雨幕落在视网膜上像是遥远的星星,我隐约有不安的直觉,她灵魂深处的小天鹅正在一点一点死去,而某种凶恶的困兽蠢蠢欲动,肆机取而代之。

敬请期待

关注公众号:哩哩的白日梦

(本文作者:哩哩的白日梦)

(本文标签: 长篇爱情小说‖连载 都市言情连载投稿专栏 谈谈情,说说爱 美文 情感美文 )

相关文章
女流文学网 短文学网 007小游戏 小游戏大全439 孙健博客 多比克文学 30099小游戏 一品好特惠 算便宜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