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写作|故事小说 谈谈情,说说爱 美文 情感美文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四季驿站 > 偷着光仰望你

偷着光仰望你

时间:2020-02-04 12:00:40来源: 四季驿站 作者:零芗 阅读:0

“啪”。地上的血迹蔓延开来,像阎王殿前盛开的彼岸花,女人的脸上还带有几滴泪,倒下的那一刻眼睛里没有一丝光。

“白荣昌,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那个叫百荣昌的,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只轻轻的张了张嘴说:“我从不奢求任何人原谅”。

张雨晴被绑着双臂,身旁两个身强力壮的男人拽着她的身体,她一边挣扎一边嘶吼道:“我会让你后悔的,所有的一切,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坐在一张老旧的老爷椅上的他面无表情的说:“把她给我看好了,谁要是让她出了这个村,我会让他尝尝人肉被烤熟的滋味”,说完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张玉晴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他手下的人押走了。

来到这个村庄已经一个月了,她和刚刚那个死在百荣昌枪下的人是同事,也是卧底。

多年前她从警校毕业以后,就被选做卧底了,原因就是因为这个百荣昌是她的青梅竹马,因为两人是隔壁村的,张雨晴对他很是了解,两人既是心心相惜的知己,也是她此次行动目标。

百荣昌是做贩毒生意的,他不仅自己贩毒,还带着自己身边的人在整个村庄制作毒品。

由于他们的地界属于偏远山区,警察管辖比较松散,这才让他有了可乘之机,现在他们这个村已经成为了脱贫致富的模范村,就连政府部门也都为他们大喊口号,只是缉毒警早就盯上了他们,但是苦于他们没有证据,这才找到了张雨晴,让她作为卧底进入村庄,寻找证据。

事实上并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她和连姐两人进村都耗费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她以为凭借她和百荣昌的交情怎么也不会等半个月的光景,但是,她低估了百荣昌。

百荣昌听说她要来的时候都已经叫人把她的底细调查了个底朝天,知道了她是警校毕业,又让人调查了她的人际关系,这才放心让她过来。

那天她带着连姐,走在那条铺着石板路的小山坡上,路边开的野花有点刹她眼睛,原先那个瘦小的男孩还摘过野花给她编帽子,现在却成了一个祸害人民的毒枭,张雨晴实在不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才变成了今天这样。

张雨晴心底有一丝丝紧张,她怕她这一进去犹如狼入虎口。毕竟他们已经有五六年没见过了,这一开始她就吃了闭门羹。

穿过他们的宗堂,就到了百荣昌的府邸,一栋白色的徽派建筑,看着十分气派,内堂设了一个鱼池,周边摆着荷花,最中间的位置还有一个假山石,流水的声音在大厅里回响,十分的安人心。

“好久不见啊,老同学”,百荣昌坐在红木椅上,手上拿着黑釉茶盏摇晃着。

“确实好久不见,我还以为你们村的飞鸽是养着玩的,没想到是用来传书信的”。

“呵呵呵”,百荣昌笑的脸上的酒窝都出来了。

“给他们上座”,百荣昌指挥着身旁两人,还有一个眼神狠戾的人一直盯着张雨晴看。

连姐在她耳边说了句:“他旁边那人不太好对付”。

她转头假意喝茶,小声嘀咕了一句“这人我没见过”。

“我听说你毕业于警校啊”。

张雨晴和连姐两人心里咯噔了一下,她确实上过警校,但是她的档案是绝密的,不是局里的人是看不到这些信息的。

张雨晴忐忑的说:“你...你怎么知道”。

他说话的样子永远都是一副笑意盈盈的模样。

“我?我当然是问了你老父亲啊”。

“哦...这...这样啊...”。张雨晴一颗悬着的心暂时是放下了,他父亲就是一见钱眼开的主,谁给点好处都能将她卖了出去。

连姐坐在一旁说了句“听说你们村是脱贫致富模范村,我们这次来也是做一个考察,所以这段时间要麻烦你们了”。

连姐是作为基层干部来他们村考核的,这个身份也是铺垫了两年才下来。

“连姐来我们村考察,我作为村领导自然举双手欢迎,不过,如果你们别有他心,到时候可别怪我翻脸不认情了”。

许是他觉得自己的口吻说的有点重,又露出一张喜笑眉开的脸说:“哦,忘了给你们说,你们的住处我已经找人安排好了,待会你们可以自行去整理下,看看还漏缺了什么”

“有劳您了,我们来是为了工作,不用太过铺张了”

“两位既是上面领导派来的,自然要好好招待啊”


……

接下来就是一番寒暄。

白昌荣让人准备了一顿丰富的晚餐,接待了她们,村里几个干部也都出席了,但是他们的语气和口吻却都向着白昌荣,言辞之间的恭维溢于眼表。

张雨晴实在琢磨不透,年纪尚轻的白昌荣哪里能让几位年过半百的老人害怕的。

接下来的几天都是百荣昌亲自带着她们在村里转悠,她们所到之处,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她们,卖东西的人甚至连价钱都给算错了,这个村哪里都透漏出不正常的气息。

张雨晴和连姐两人总结了她们这几天的成果,排除了一些存放毒品材料的地点,将目光转向了他们村唯一的一个制造橡胶的厂。

这个厂明面上是制造橡胶,但是她们看到那些排出的污水就知道,绝对没那么简单,只是这个地方监视的人尤其多,摄像多达数十个,想要调查这里难上加难。

百荣昌让连姐去参观下他们的宗堂,因为之后他们会在那里举办一次宗祠大会,这个是他们村一年一度的习俗,规模很是庞大,连姐知道他是有意支开她,有些不放心张雨晴,她给了连姐一个暗示,连姐才放心走了。

百荣昌带着她走到当年的小河边,从哪里可以直接看到张雨晴他们村,甚至还有当年的那棵枣树。

“我们有多久没有躺在这个地方说话了”,百荣昌一改之前的官架子,语气有些落寞。

“五六年吧”,张雨晴坐在他旁边答道。过会又问了句“你不是也考上大学了吗?没有去吗?”。

“去了,又回来了”,他说的轻言淡语。

“为什么?我都不知道你会走这条路”

“呵呵...很意外吧,我也觉得”,这次他笑的很违心。

“你喜欢这样吗?”,张雨晴多么希望他是被迫的。

“不喜欢就不会走这条路了,更何况这一切多让人迷恋”。

……

“如果你迷恋的这一切会让你身边所有人陪葬,你也愿意在这个梦幻泡影里面永不醒来吗?”,张雨晴语气有些急促,她不愿他有个悲惨的结果,她知道他是怎么逃离那个噩梦的,她不愿自己喜欢的人落入熊熊烈火之中。

“只要那个人不是你,我就不会”。百荣昌深情的看着她,用手替她别过乱飞的头发, 轻轻的在她唇上落下一吻。

“其他人怎么样我不管,只要你平安,我下地狱又如何”。

张雨晴看着他,泪水在眼眶里打圈,“你醒醒吧,你这么做,是会被枪毙的”。

百荣昌笑了笑,推开她,“张支书在说什么?我有点听不懂,什么枪毙,我不过是让我们村脱离了苦海而已,怎么,这样做,犯法了”。

说完,他在一旁大笑,张雨晴的眼泪落了下来,她上前狠狠的打了他一巴掌,白皙的脸庞立刻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巴掌印。

“不要等到只剩最后一口气了,你才知道自己是个笨蛋”。

张雨晴从他身边擦身而过,某人的脸立刻冷如冰霜。

那个一直跟在百荣昌身边的人看到以后,立刻来到他身边,“老大,要我去做了她吗?”。

啪!百荣昌一巴掌将他打倒在地,啥话也没说就走了。

回到住处的张雨晴整理了自己的情绪,知道他不可能就这么放弃,所以她只能自己让他清醒了。

宗祠大会两三天后就举行,连姐想借着这个大会将情报送出去,顺便让组织想办法破坏掉那个塑料厂的监控。

那两天她们又在村庄里面巡查,看看有没有突破口,可以从群众当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但是他们没想到那些村民异常的团结,问什么都说不知道。

那天张雨晴搜索到一个小房子,正好在窗户旁听到了白昌荣他们密谈的一场会议。

“老大,那两个女的天天在我们村里摸底排查,我都看不下去了,直接做了她们不就好了”。这话好像是那个只有二十来岁的白学兴说的。

那个孩子对百荣昌的敬仰已经达到了崇拜神明一样的境界,只要是威胁百荣昌的事别人不多说他第一个带头冲到最前面。

百荣昌并没有搭话,只点燃了一支烟在哪儿抽着。

“我不同意这个做法,太冒险了,已经有警察盯上我们了,再杀掉两个政府人员,那以后我们村还怎么做那些事”。

这个是年长一点的纪委书记白崇明说的,他这个纪委书记做的还算不错,从来没有苛待过任何村民以及初来乍到的她们。

两人各执一词,嘴角之争越来越猛。

百荣昌皱皱眉头,拍了下桌子。

“够了,我同意小兴的说法,只是要找个合适的机会,毕竟是政府人员做事还是要谨慎些”。

百荣昌说的很是平淡,好似人命在他眼里也就跟那些野猫野狗一样,此话一出,张雨晴的心就狠狠的揪在就一起,导致她弄出了一些动静,让她的心慌乱成一团。

“谁”。

还未等她逃掉,就被屋里的人逮了个正着。

她就像被提溜着的兔子一样,一下子就被那人拽向了屋里,扔到了地面上,她手触及到地面以后,由于摩擦有一丝破皮了,血在她手掌下渗透出来。

某人活动了下手腕,骨节分明的手指上面有许多的老茧。

他缓缓的走向她,“老大,她在偷听我们谈话,决定不能就这么放了她”。

啪!响亮的巴掌声在屋里回荡。张雨晴的脸火辣辣的疼,嘴角有一丝血迹。

百荣昌抓起她头顶的头发问:“你听到什么了?”。

张雨晴耳膜里嗡嗡作响,冷笑了一声说:“你杀不死我们,就算我死了,也还会有其他人来,你们这个村完蛋了”。

又一巴掌打在了右脸上,“我说过如果你们别有居心别管我不念旧情”。此时的百荣昌脸上只有狠戾,毫无一丝的同情。

“我算是看清了,你就是一个魔鬼,你们一个个都是毒品的奴仆,早晚会跟它一起燃烧,直到你们化成灰,哈哈哈……”。

张雨晴大笑着看着场上的每一个人,白学行,拿着一把刀走过来,顺势就要杀了她。

百荣昌用手挡下,正巧握在刀刃上,场上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他。

“她,我来处理,谁都不许私自对她用刑”,百荣昌一双冷眼放出十万支冷箭看着场上的人。

“都听清楚了”。

“是”,一直未曾开口的护卫也就是百荣昌忠诚的跟班,那个叫黄深的人,唯一一个不属于这里的人。

其他人虽然嘴上说着是,但是看她的眼神都带着杀戮。

“先把她关在我哪里”。百荣昌撕下自己的衣服徒手包扎着流血的伤口。

“这怎么可以,她是重犯,应该关在我们的地牢里,怎么能关在你那边”。

百学兴愤恨的说,百荣昌举起他受伤的手臂对着他说:“我这伤还没找你算呢,怎么?我说话是不好使了吗?”。

黄深拿出一把枪顶在了白学兴的头上,场上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气,白崇明站出来说:“现在正是紧要关口,要是还起内讧的话,不就更加让那些警察有可乘之机了吗?”。

黄深看了看百荣昌,百荣昌失意他放下手枪,“今天会议就讨论到这里了,大家都散了吧,今天的事情各位都要表现的跟平常一样,不要有任何的异常”。

屋里的人都唯唯诺诺的点头答应了。

百荣昌带着张雨晴回到了住处,让人给她准备了一些消肿药,然后撤去了守卫,自己拿着药上楼给她擦药去了。

张雨晴被绑在床上,两手拼命挣扎着,手腕处已经磨破了皮,红彤彤的让人看着十分心疼。

“你就是这么当上警察的吗?”,百荣昌轻蔑的语气在她耳边说。

他本来不想把他绑起来,但是张雨晴被送到了他这里以后极力挣脱,给她换洗衣服的人都被她打到了门外,之后便让人把她绑起来了。

百荣昌给她解绑以后,一拳打了出去,但是正好被百荣昌握住了,她又用脚踢了出去,被百荣昌闪过反身把她压在了床下。

“别动,你是想伤上加伤吗?”。百荣昌急切的眼神看向她。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肯自首呢?”。

百荣昌顿了顿说:“你根本不知道这个村的复杂性,凭你们几个根本不能让他倒下去,你到现在还以为这是凭我一己之力让他发展到这一步的吗?

“你是说这中间还有其他的力量在里面,是我们不能触碰到的那种吗?”。

“你相信我,我这么做并不只为我自己,不能跟你们走,是因为你们还不太成熟”。

“难道是中央的力量?”。

(本文作者:零芗)

(本文标签: 谈写作|故事小说 谈谈情,说说爱 美文 情感美文 )

相关文章
女流文学网 短文学网 007小游戏 小游戏大全439 孙健博客 多比克文学 30099小游戏 一品好特惠 算便宜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