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好丫 短篇小说 简友广场 谈谈情,说说爱 美文 情感美文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四季驿站 > 秦小是一个短发女孩

秦小是一个短发女孩

时间:2020-02-01 16:00:37来源: 四季驿站 作者:姱只 阅读:0

秦小是个短发女孩

01

秦小是个短发女孩,跟她的名字一样,长得小小的。小小的个子,小小的脑袋,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巴,小小的……胸…

“往哪看呢?!”

“咳咳咳,没有,不是我说,你是真的不适合这种”江生忍住笑,换上一副嫌弃的表情,清秀的眉眼皱成一团。

今天的天气格外好啊,初冬的时节,明亮的太阳照得人睁不开眼,连着他迈向她的脚步也变得轻快了些。

江生挺用力的扯了扯秦小的衣领 :“衣服穿好。”少年独有的清脆的嗓音被刻意的压得低了低。

“不好看吗?”

“不好看。”

秦小明亮的眼睛半闭,小小的嘴抿成一条直线,用衬衫把自己裹得紧了紧的往前走。

一点都不想理他了。

“喂,晚上来我家吃饭吗?”江生的声音在后面远远的传来。

“不了,我自己煮”

“今天有酸菜鱼 哦 ”

“不了~”

秦小已经走远了,金黄色的光打在黑色的脑袋上反射着金黄色的光。

哦吼,真可爱。

02

江生遇见秦小是在三年前了,那晚的月亮很圆很亮,照得这条回家的路显得格外温暖。

远远的,他就看到路灯下黑色的一坨不知道什么东西,还会动!

秦小应该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自己在江生眼里的第一印象是这样的,那天她的父母刚刚办完离婚手续,忙着争吵忙着处理家产,没有人会理会一个15岁的叛逆的女儿。

确实挺叛逆的,江生想。

一个小女孩坐在路边边哭边喝酒,罐装的雪花在左脚边排成了一排,大概有7罐,文字还都是朝外的。

她看起来确实没有15岁呀,一个伤心的小女孩,喝着酒,大晚上的,一个人,任谁都不能不管吧。

他就这么把她捡回了家,养了两天,直到她的妈妈找上门来。

阿姨看起来憔悴,两个深深的眼袋挂在眼睛下,衣服也皱皱的。她只说了声谢谢,勉强挤出一个怪异的笑容就把秦小带走了。

但让江生没有想到的是,没过两天他又在楼下遇到小小妈妈,说是已经在这边租房定居了,然而更巧的是——租的是他们家的房。

虽然惊讶,但想想好想也没什么不妥,只是第一反应就想去见见那个小姑娘。

小小住三楼,江生住一二楼,他就鬼使神差地跟着小小妈妈上了楼。

"你回来啦!”

门开,探出一个小小的脑袋,斜着身,短发遮了半张脸,那双眼睛确是异常明亮,像满月。她看到他,很明显的愣了一下,却慢慢敛了笑,回了屋子。

江生不气,他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小姑娘,多可爱,想收来当妹妹。

小小的妈妈是个很温柔贤惠的女子呀,讲话声音都细细的,做了汤羹小菜都会送下来一点,包的饺子馄饨也玲珑有致,江生觉得很好吃,比自己家的好吃。只是很奇怪的是,会经常看到这个女子在三楼的窗边抹泪。

03

小小的妈妈得了抑郁症。

那一日,楼上突然传来小小的尖叫,江生来不及反应,径直冲上楼去。

小小就站在门口望着里面,背影透着僵硬。

小小的妈妈就在里面——躺在里面,血液从手腕流出,流到地上,染红了一大块地。身体以一个诡异的姿态倒在地上,双目无神就这么直直的望着天花板。

江生来到小小身后站定,轻轻抬起左手遮住她的眼睛,右手虚抱,带着她缓缓、慢慢的一点一点转身,嘴里轻声说着没事 没事......

万幸,妈妈没事,只是躺在白色病床上的她,像是失了灵魂的假人。

小小和江生每天都会带着一束花去看她,红的、黄的、紫的、绿的......到了出院的时候,除了小小妈妈,整个世界都是有颜色的。


日子一点一点过去,好像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又好像不是。有的时候江生觉得小小好像有两个妈妈,安静的时候一整天都不见她讲话,暴躁的时候却连他们家都要暂避风头。不过他出门的时候遇到的她,一直都是安静温柔的,和从前并没有什么区别,倒也没有太放在心上。

倒是小小,好像......没有以前那么爱笑了。

04

江生18岁生日那天,和朋友约好了一起去酒吧见见市面,刚坐下,还没开始玩,就看到一个熟悉的影子。

她坐在有她半人高的椅子上,手里拿着酒,晃着,穿着吊带短裤,露出一截白嫩嫩的腿。

好像涨潮的一样的怒气席卷而来,江生起身,跨着大步向她走去。

那一刻好像所有背景都是虚化的,只有这个叛逆的小姑娘明朗清晰,格外揪人心。

江生站到她身边,就这么定定的看着她。

她抬头,茫然。

江生夺了她的酒,一饮而尽。


江生送小小回家,她披着他的衬衫外套一个人走在前面,是落寞的背影吧。

路是一年前他捡到她的那条路,天空是和之前一样浓重的黑色,好像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他跟上去,突然从后面拉住她的手把她整个人转过来,她没站稳,整个人倒进他的怀里。江生抱住她,低头就吻了上去……


后来江生也有想,那天为什么那么冲动,大概是那天的她穿的突然不像一个妹妹的样子了吧,大概是喝了酒。

05

有人敲门,笃笃笃,是秦小。

“你愿不愿意收留一个可怜的小女孩来吃饭呢,家里的煤气灶坏了” 笑的谄媚。

“进来吧”

江生继续收拾碗筷。

秦小也没客气,脱了外套丢在沙发上,随意找了个靠墙的位置坐下,朝着江生伸出手。

“懒死你”

江生递给她一碗饭。

刚好这时江生的妈妈就端着飘香的酸菜鱼上来了。

“谢谢阿姨!啊,真香啊”

秦小起身收拾桌子给江妈妈放菜。

“香的话小小就多吃一点”阿姨笑着回答,转身又进了厨房。

“哦?你今天早上的衣服换掉了?”江生抬起头笑,三分疑惑七分戏谑。

“你不是说不好看吗”秦小皱起眉盯着江生。

“现在好像突然又觉得还可以了”

“你找死!”

秦小起身追着他就打,江生躲,笑得眉眼弯弯。

皮确实是皮了点,但耐不住江生这孩子长得清秀,白皙的皮肤,浅淡的五官,简单的黑色短发,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里像漾了一池春水,真不知以后会便宜了哪家姑娘。

“喂,江生我跟你讲,你要一直这么欠你以后娶不到老婆的”秦小停了下来,扶着膝盖,气喘吁吁。

“我不用啊”他只是笑,看着她笑。

“那你一个人孤独终老吧”

秦小一屁股坐回原来的位置,抓过桌子上的筷子就开始扒拉饭。

“您可少吃点吧,您瞧瞧您那体重,可长点心吧”

“我那体重怎么了,我很重么?”秦小抬起头瞪着他,还没来得及咽下去的饭塞满了整个腮帮子。

“你是不重,但是你那体重和身高比哈哈哈哈哈哈哈”江生笑的放肆。

秦小彻底不开心了:“阿姨!啊~唔…你…”

江生匆忙奔了过来,捂住了她的嘴,手指修长,遮了她的半张脸。

秦小是坐着的,为了捂住她,江生在她身后弯着腰,下巴就抵在她的脑袋上。

但这颗脑袋不太安分,一直挣扎,不过幸好,一个17岁的未成年小姑娘是斗不过一个19岁的成年男人的,没过多久她就偃旗息鼓了。

但是江生一直没放开她。

不太想。

傍晚的夕阳斜斜的射进来,橙黄色的光柱打在面前的餐桌上,反射得整个客厅都是金灿灿的,眼前的人也是。

“快别闹了,赶紧去吃饭了”江生妈妈的出现,打破了眼前的岁月静好。

江生赶紧放了手,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开始扒拉饭。

酒足饭饱,各自回家。


是夜,江生妈妈把江生叫到她的房间。

“阿生啊,有些事情我要跟你说”眼神中透露着凝重。

“秦小那丫头,我不管你是当妹妹也好,当好朋友也好,但只能到此为止了,再多就不行了,她的家世你是知道的,她有那样的妈妈……你们…是不可以……”

“妈你说什么呢,怎么可能啊,你想多了”江生笑的很无所谓。

但转身之后,眼里的光却黯了下去。


秦小回到家之后,却不见妈妈的身影,她从江生家带了饭回来的。

一个绿色的便当盒,米饭上面铺了一层细细挑好的鱼肉,已经不太能见到刺了,藏在鱼身里极细的刺也没有,旁边的小格里还有蛋花汤。

应该是一顿很好的午饭呢。


但怕是又吃不成了。

秦小赶紧放下餐盒,鞋都没脱就跑进客厅,果然,房间的门是锁的。

“妈!你在里面吗,我是小小,我回来了!”

“妈妈,你快开门,我带了香香的饭回来哦”

“…千万别做傻事啊…”

“妈妈...”

秦小趴在门上,红了眼眶,听不见任何动静。

“小小,你干嘛呢?”妈妈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手上提着塑料袋。她笑得温柔,像暴雨过后的初阳。

秦小猛的回头,蓄了很久的泪水再也不受控制,她干脆原地蹲下来抱着膝盖就开始哭。

“小小,怎么啦怎么了,是妈妈的错”妈妈跑过来,同样蹲下,歪着头看着秦小。

“妈妈去买菜了,你看,有芹菜、白菜、卷心菜......都是绿色蔬菜呢。”

“我没事,没事。”秦小抬头笑。


秦小回了房间,对着月亮出神。

今天是满月呢,真亮,真漂亮,月亮上的嫦娥一定也很漂亮,但她一定也很孤独,像妈妈一样。自从两年前和爸爸离了婚,妈妈好像从来都没有开心过了,这样不负责任的一个人,真的有这么重要么?

06

“秦小!秦小!”是赵树,江生同班的好兄弟。

“怎么了?”

“江生喝醉了,说......唉,你快跟我去吧!”赵树拉起她就走。

“哎不是,他喝醉了你找我干嘛”

“不找你找谁,哎,走快点”

“知道了--”


酒吧。

江生一个人坐在高脚椅上,无帽白色卫衣,牛仔裤,清爽简单的黑色碎发,俨然一副学生模样,混什么酒吧。

秦小走过去,站定。

他还没有看到她,一只手撑在吧台上,一只手拿着高脚杯,里面猩红色的液体随着手臂动作而晃动。

“江生。”

他慢慢地转过来,眼神迷离,看到她了,愣了一下,却慢慢皱起眉来。

“谁让你来这里的”

“赵树说你喝醉了,他......”

秦小转身,赵树却不见了踪影。

秦小转回来的时候,被江生突然放大的脸吓了一跳,近在咫尺,充满酒气的呼吸就喷在她的脸上。

“你不可以来的,你还是小孩子,知道么,还,不可以”

他坐都有点坐不稳,但看着她一脸认真的样子。

“那我走了。”

有点小生气。

她还没跨出一步,手就被从后面拉住。

“你不要我了么”

他一只手抓着她的手腕,整个人往前倾,另一只手还拿着酒,快要从椅子上掉下来了,闪着星光的眼睛就这么看着她,可怜兮兮的。

算了算了,带他走吧,这么可爱的话,留在这样的是非之地很危险。

江生放下酒,从高脚椅子上下来,但没有放开拉着秦小的手,只是从握着她的手腕到握着她的手。

她拉着他一路走出去,他也没有讲话,就这么任由她拉着,嗯,很温顺。

快走到门口的时候,一个夹克男子拦住了她们的去路。

“哟,秦小,男朋友啊?”

是班里的小混混。

“不关你的事,让开。”

“嘿呦,这么晚了,急着去干嘛呀,急着去开房吧哈哈哈哈哈....”

秦小没理他,加快步子绕过他走了出去。

江生一直任由她拉着,低着头不说话,直到走出去一段路以后,他抬头:

“我们去哪?”

“回家啊,还能去哪”

“不想回家”

“什么?”

“我不想回家”

秦小转过身,认真的盯着他看,他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为什么....不想回家?”

他顿了很久没说话,终于冒出一句:“就是不想。”

“那.....你想去哪里?”

“去开房吧!”他接的很快,抬起头眼睛里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秦小瑟缩了一下,但转念一想好像也没什么,江生这个傻狍子也做不出什么,反正就算夜不归宿妈妈也不会担心,倒是江生的妈妈可能会找他,算了,不管了。

  “那走。”

秦小往前走,江生依旧被她拉着往前走,很温顺,嗯,很温顺。


到了前台。

“一间房吗?”

“嗯......对。”

“双人床房吗?”

“对。”

“不对,大床房。”

江生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吐字清晰,哪里像喝醉的人的样子啊。秦小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速度的把钱付了,拉起她往电梯走。

电梯里。

“喂,你想干嘛,我可说好哦,送你上去了我就回去了。”

秦小抬起头看着他,嗯?不知不觉已经长这么高了,抬头跟他讲话已经有些累了。

江生没有讲话,就这么定定地盯着她,握着她的手紧了紧。

叮———

门开,江生拉着秦小走了出去,找到房间,刷卡开门,进去,转身,关门,一气呵成。

秦小刚想往里面走,拉着她的手突然猛地一收力,她站不稳,整个撞到门上,挺痛的,但脑袋撞到的应该不是门。

是他的手。

现在就是她背靠着门,他面对着她,一只手枕在她的脑袋后面,另一只手与她十指相扣垂在身边。

他们离得很近。

心跳慢了半拍。

他把手抽出来,撑在她的脑袋旁边,俯身。

“你经常去这些地方玩,嗯?”呼吸就喷在她的脸上。

心一直跳,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我......没有....”

“那那个男的是谁,你们怎么认识的?”喝醉的江生微微眯起眼,盯着她。

“哪个......噢,他是我们班的小混混。”

“不熟。”

还知道补上一句。

“哦?不熟?我怎么觉得挺熟的。”

“就是不熟......”

“跟你有什么关系啊......”声音不大,但江生能听到。

“有关系的秦小。”

很认真的语气。

本来就不远的距离,他又俯身过来,额头抵上她的额头。

“秦小。”

他叫她的名字,秦小抬起眼与他对视。

该怎么描述她看到的这样一双眼睛呢,亮晶晶的,望进去像望见一片璀璨的星空。

他很认真地盯着她:“我希望,你的以后都跟我有关系。”

瞳孔骤然收缩,心跳停跳一拍,呼吸突然暂停,身体僵硬.....

一切,水到渠成。


过了很久很久以后,秦小回忆那一瞬时的感觉,大概——就是心动。


接下来的这个冬天,以及来年的春天,对于秦小来说,其实很幸福 ,像处在白天的向日葵,总是有太阳。

多希望能一直这样下去。

07

初夏。

江生妈妈说,江生是个很好的孩子,应该有很好的前途,所以啊,我们打算送他出国留学,还没告诉他呢,希望由你转答。

秦小说:好。

今天的月亮格外的亮呢,是正正经经的半弦月,真漂亮。

秦小趴在房间窗前的桌子上,望着月亮。

如果江生出了国,就该是眼前的月亮一样了吧,真亮,挺好的。你是月亮呀,那我一定是那淙淙流动的小溪,将你的美丽身影刻在我的身上,刻在,我的心上。

“小小!小小!”是妈妈回来了,叫声急切。

秦小回过神,站起来走到客厅。

“怎么了?”

妈妈欲言又止,眼里闪烁着疯狂而兴奋的光:“我好像看到你爸爸回来了!”

秦小皱起眉:“没有,你又看错了。”

是温柔的语调。

妈妈今天又忘记吃药了呢。

妈妈眼里的光瞬间就暗淡了下去,慢慢的,一小步一小步地走回房间。

背影素净,像水墨画里的角色,失去鲜明的颜色。

妈妈回到她的房间,坐在柔软的地毯上,望着墙角的花瓶发呆。她没有开灯,月光打在她的身上,照亮了一半的她,一半天使,一半魔鬼。

秦小没有去开灯,她知道这个时候不该打扰她。

妈妈是活在地狱里的人呢。

我又何尝不是呢。




两天后的一个晚上。

笃笃笃,有人敲门,是江生。

门开,他笑得灿烂:“明天是我的生日了哦,你没有忘吧,想去哪里玩,哥哥带你去哦”

秦小:“你要出国了你知道吗?”语气是这辈子都没有过的冷漠。

江生的笑凝固在脸上,他微皱着眉凝视了秦小好一会儿,转身下了楼。

过了一会儿,楼下传来争吵的声音,秦小听不真切,只觉得有种窒息般的闷,翻身爬上了床。

是月亮升到正空的时候,有敲门的声音。

“小小!小小!”是江生的声音。

秦小没动。

“我知道你还没睡,你先开门,我有话跟你说!”

秦小没动。

“我不会出国的,我不会听我妈的,我说好要照顾你一辈子的!”

秦小还是没动。

眼泪却不受控制地溢出来,右眼的泪流出,经过鼻梁,汇入左眼,汇成一颗晶莹泪珠,滴落在枕头上,变成了泪花。

你是天上的圆月啊,何苦受地上的杂物牵绊。



江生要走了。

机票定在5天后的下午。

秦小漠然了,对敲门的声音漠然了。

在终于清净的那天下午,她坐在窗边的桌子前看风景,今天的天气真好啊。

真适合看风景。

15架,

总共。

真的走了呢,允了她一生的那个男孩,在雨天给她撑伞自己湿了半边的那个男孩,在她生日晚归的那天拿着鲜花在巷子口等她的那个男孩,在电影放到激情片段突然捂住她眼睛的那个男孩,在人潮拥挤的时候用双臂为她撑出前进空间的那个男孩,在她喝酒的时候夺过她酒杯的那个男孩,那个心心念念都是她的男孩。

真的走了呢。

你可知道啊,世间皆苦,你明目张胆的偏爱就是救赎。

你可知道啊,没遇到你之前我多么孤独,之后的这几年,你是我生命里唯一的光。

你可知道啊,我是有多想见你啊这五天.....

你可知道啊......


他不再能知道了。

一年后,秦小的妈妈去世了。

据看到的人说,她妈妈生前那脸苍白的跟纸一样,那人哦,风一吹怕是就能倒了,真不知道干嘛去了。

秦小知道她干嘛去了。

妈妈给她留了信,素净的牛皮纸上留着清秀的字迹,她说啊,小小啊,妈妈真是对不起你,让你年幼失了父亲,这么多年当妈妈的也没能好好照顾好你,都是妈妈的错。妈妈曾经也尝试过战胜病魔,但无奈心中的郁结久了,怕是不太可能了。妈妈绝不希望你跟我一样,所以我卖了血,凑够了你上大学的费用,多出去看看更大的世界吧,新鲜的事物总能治愈旧伤。妈妈无能,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反正我活着也是个拖累,这样对我来说也是个解脱不是吗,我不会后悔的,你也没必要愧疚,一定要好好过自己的生活,你还年轻。

妈妈永远对不起你。

妈妈爱你。

08

秦小是个短发女孩,她曾说,希望我的人生像我的头发一样潇洒。


秦小最终也没有上大学。

秦小最终也没能再见到江生。

(本文作者:姱只)

(本文标签: 我很好丫 短篇小说 简友广场 谈谈情,说说爱 美文 情感美文 )

相关文章
女流文学网 短文学网 007小游戏 小游戏大全439 孙健博客 多比克文学 30099小游戏 一品好特惠 算便宜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