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短篇小说,约稿变现 激励...,人间杂谈,生活驿站,谈谈情,说说爱,美文,情感美文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四季驿站 > 这该死的爱之爱上你不是我的错

这该死的爱之爱上你不是我的错

时间:2020-01-21 16:00:46来源: 四季驿站 作者:梦境天涯何处无芳草 阅读:0

不速之客

      在陈晨的记忆里,父母相当恩爱,他没想到的是母亲病故仅三年后,父亲突然给他找了个后妈,对这个后妈他及其抵触,叫那个女人妈?他是被逼的,他对那个女人知道的不多,只知道她是父亲最信任的朋友兼助手——徐叔的女儿,名字叫徐阳。

      陈晨听徐叔说过,父亲是他们家的恩人。难道他们就是这样报恩的!

      她进陈家大门那天,父亲告诉陈晨,私下可以叫她老师,但公开场合一定要叫妈!那年陈晨11岁,虽然徐阳年长他八岁,陈晨却很难接受这个新成员,让他叫她妈不可能!

      本以为她是来代替母亲夺走父亲的爱的,让陈晨疑惑的是,她从搬进来就一直住在一楼客房,和慧姨一样,对父亲也是毕恭毕敬的,惠姨是一直照顾他们生活的人,也住在一楼,徐阳不像惠姨那样里里外外的张罗,她除了每天监督自己学习,其他时间都可以自由支配。

      陈晨第一次叫她“妈”,是他父亲离世前,原来半年前,父亲就查出来癌症晚期,所以经过一番考虑才为陈晨选了这个后妈,当时父亲和徐阳有份陈晨不知道的协议,娶她进门的目的就是为了照顾陈晨成人,当然她也能得到相应的报酬,父亲临终前,虽然没有和陈晨提到那份协议,但还是说出了他给儿子找后妈的目的,所以陈晨觉得这个女人是个物质至上的人,不然怎么会那么年轻就愿意给他做后妈!

      陈父弥留之际,躺在床上交代后事。徐叔和徐阳,还有抱着一个特制的布娃娃的陈晨,立在床边。

    徐叔对陈父承诺说:“您放心,我一定帮陈晨看好公司,等他成年交付给他。”

    陈父:“你办事,我放心。”

    陈晨父亲看一眼徐阳,又盯着陈晨,拉过两个人的手叠在一起。

    陈父对徐阳说:“家里和晨晨就交给你照顾了,把他当成亲弟弟包容他。”

    徐阳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一直使劲地点头。

    陈晨倔强的说:“我不需要,我能照顾好自己。”

    陈晨父亲:“现在你还要任性,以后公开场合你必须尊重她,必须叫‘妈’,现在就改口。”

    徐阳尴尬的说:“慢慢来,他需要时间,我也……”

    陈父用那犀利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她便不敢再出声了。

    陈晨虽然不想,但在这个时候,他不想忤逆父亲,委屈的大叫一声“妈!”

    听到这一声,徐阳的脸一下子通红,虽然有心理准备,但她还是觉得太尴尬了,

      陈父:“你们先出去,我想和晨晨单独呆会儿。”

      陈父对陈晨说:“我知道,你一直都气我给你找后妈,所以不理我,现在你知道了,爸爸知道你很要强,再坚强,你也还是个孩子,越坚强的人,越容易孤独,爸爸不想你一个人面对……”  话还没说完他开始咳嗽,

      陈晨:“我不需要!我有妈妈送我的布娃娃,妈妈说了他就是这个布娃娃一直陪在我身边。”

      陈父:“会的,我们的心永远在一起,但你,还是要面对现实,成长,是个漫长的过程,这回听爸爸的,她会帮助你的,爸爸答应过她,等你成人,她去留随意。你也有权让她离开,但现在不行。”

      陈父又开始剧烈的咳嗽。

      陈晨着急的问:“爸爸你怎么了?我叫医生进来!”

      陈父安慰道:“不用了。其实爸爸当时也很意外,才19岁的她会接受爸爸的要求,如果她恪守本分真诚待你,你要接受她,如果她做了什么伤害你的事,就告诉慧姨,记住爸爸的话。   

      陈父说完,在心中默念:老徐,希望你的女儿和你一样,不会让我失望。

      陈晨伤心的说:“爸爸您别说话了,我记住了。”

      陈父的葬礼刚刚结束,由于陈父在商界的地位,从殡仪馆到墓地都是记者狂拍尾随,记者的职业就是这样,别人的喜怒哀乐都可以被他们随意报道,不管什么时候!还好现场保卫很多,陈晨和后妈很快上了车,回到家中,

      徐阳和陈晨刚进大门,假装镇定的徐阳就赶紧关上门,捂着自己的胸口长出一口气,“长这么大,还是第一回被这么多记者拍,他们也太过分了,没有吓到你吧,你先不要去上学了,放心我会帮你补课的。”

    陈晨面无表情地说:“被吓到的是你。还有我的事,不用你安排。”

    徐阳:“喂,我怎么也算你的长辈,你不要老是针对我,伤心就要哭出来,难过就是难过,你就是个孩子,为什么非要强迫自己做大人!”

    陈晨:“要你管!看不惯,你可以走,我爸承诺每月给你的钱,照付!”

      说完,陈晨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独留下愣在那的徐阳。

      晚上,陈晨没有吃晚饭,自己一个人蹲在墙角偷偷哭涕,是啊,她还是个孩子,妈妈去世,不久爸爸也……,他真的很难过,很害怕,很孤单,但是他不会对任何人表露出来,他的不安。也许是因为他哭得太伤心,并没有察觉到已经进入房间的徐阳,就站在自己的身旁,徐阳本来想说点什么安慰他,不过看他哭的伤心,又不想打扰他宣泄自己的情绪,便默默地站着,站累了,只好坐在他身旁,等他哭够再说,陈晨终于抱着布娃娃,哭够了。他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忽然觉得身旁有个人,吓了一跳。

      陈晨吼道:“啊……你进我房间干什么!”

      徐阳解释道:“我来给你送晚饭,你这个年纪,发生这么多事,你已经很坚强了,不哭才不正常……”

      陈晨气急败坏的说:“你马上出去,以后不能进我房间!”

      徐阳:“你别生气,我就说几句话,说完就走,我妈也是在我10岁时过世的,当时我天天哭,每天到晚上时都会更想她,所以我说你坚强。陈叔叔对我说过阿姨去世时,他总能发现你的眼睛红红的,但是却从没见你在他面前哭过,所以他担心这样的你,可能这就是他决定给你找个后妈的原因吧,也是父亲的爱,我不是来窥视你的,是关心。”

      陈晨:“说完了,我要睡觉了,记住以后不要再进我的房间。”

      第二天中午,陈晨房间,门外,徐阳看到门外的早餐都没动过,很担心这个孩子。

        徐阳大叫道:“晨晨!晨晨!你快开门,你不是很坚强吗?不是说自己没事吗?不是装大人吗?不吃不喝把自己关房间里算什么,怎么装不下去了,悲痛欲绝了吗?承认自己是孩子了?开始耍小孩脾气了?绝食吗?”

      身旁的慧姨拉拉徐阳,“徐小姐,你别刺激小少爷了!小少爷,你没事吧,别吓我。”

        徐阳继续喊着:“晨晨!你不是很厉害吗?那你现在就该能吃能睡能跑能跳……”

        房门突然被从里面打开了,

        陈晨盯着徐阳:“你在这鬼嚎什么!吵死了!慧姨,我想吃你煮的面了,还有以后不许她到我房间来,门口也不行,我讨厌她!”

        慧姨:“好好都听你的,我马上给你煮面去。”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陈晨还是不爱说话,说话就是针对徐阳的,他已经很久没去上课了,还迷恋上了乐器和舞蹈算是心灵的慰籍吧,所以他很投入,徐阳也很迁就他,给他找了很多老师,徐阳一有机会就会给他补补文化课。

        书桌前,徐阳:“喂,你故意的是不是!我讲解这么多遍,你怎么就是听不懂,你学声乐也没这么费劲啊,乐器都学了好几样了,看老师不顺眼的学生,耽误的可是自己。”

        见陈晨对她的话无动于衷,她又故意用讽刺的语气说:“以后人家会说你是因为脑子笨,学习不好,所以才去学跳舞的。”

      陈晨根本不吃她那套激将法,心想你就不能有点新意吗,漫不经心的说:“你说得对,我是学习不好,因为老师不行。

      徐阳被他怼的无言以对:“你……”

      很快新年又到了!

      徐阳对陈晨说:“这么快又是新年了,这是我们一起过的第五个春节了,不用说,今年拜年还是不肯叫我一声‘妈’了,哎!你也没给我拜过年,亏我还年年精心给你准备礼物,想不想猜猜今年送你什么?”

      陈晨:“我可没让你给我礼物,你给我的的红包还不是用我家的钱,我为什么要拜你?”

      徐阳:“喂!我发现你现在对我越来越没礼貌了,我也付出了劳动的。”

        陈晨反问:“什么劳动。”

        徐阳:“我照顾你,给你补课,给你请老师,你的臭脾气,气走了很多有名的老师,要不是我去求人家,有人愿意教你这样傲慢的学生吗?还有这几年,我同学聚会都不敢去,被同学误会我有钱就摆谱!还不是为了你。”

        陈晨故意挖苦:“对呀,万一你同学问你,为什么嫁一个大你二十多岁的有钱人,给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当后妈你要怎么回答?”

      徐阳对他的讽刺习以为常:“好了,你不就是想说我,是为了钱,为了钱怎么了,我没偷没抢,我这个后妈有孽待过你吗?大过年的,没一句好话!给你的礼物,今年年夜饭不陪你了,去陪你徐叔,免得你看着我没胃口!”她把准备好的新年礼物塞给陈晨,说完就离开了。

      慧姨:“少爷其实开始我也不喜欢徐小姐嫁过来,不过这几年看她真的对你很好,而且在外面也从来不用她太太的身份炫耀,除了出去做公益,就是在家里看书,陪你,你对她发脾气,她就回自己家躲你两天,我觉得她人挺好的。”

      徐阳家。徐阳和爸爸一起吃着年夜饭。

      徐叔:“怎么小陈又惹你生气了?”

      徐阳笑了笑:“没有,大过年的,我怕您一个人孤单,特意回来陪您,之前让您过去一起过年,您又不肯。”

      徐阳父亲:“我们平时也总见面的嘛,再说女大不中留,你也别怪小陈针对你,你当初的决定我都被吓到了。”

      徐阳:“爸!别人怎么说我,我不在乎,您还不了解您的女儿吗?”

      徐阳父亲:“我就是了解,才意外。”

      徐阳:“其实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同情心泛滥,我妈走的时候,我和他差不多大,我还记得阿姨刚过世时,您和陈叔要去外地办事,陈叔带他来咱们家住几天……”

      徐阳父亲不禁感慨:“是啊,当时那个孩子的样子……”

      徐阳回忆道:“当时他不哭,也不说话,只是抱着那个布娃娃。你们走了,他两天没吃饭,第三天早上,他坐在我面前一口一口吃着东西,只说了一句,他爸爸什么时候回来,他想回家。”

      停顿了片刻,徐阳继续说:“爸,我真的当时只是因为我能体会到他的感受,我当时还有您,他却要什么都没有了,我不想她那么小就一个人,我那个时候也没想那么多,您也说了,陈叔叔救过您,我们不能忘恩,就算陈叔叔不给我钱,让我牺牲几年青春又算什么。”

      徐阳的父亲:“这些年你做得很好。小陈,有一天会明白的,其实我不想过去过年,也不都是因为小陈不喜欢热闹,我是怕他看到我就想起陈总。”

      陈晨家。陈晨在自己房间里,看着徐阳送给他的新年礼物,发呆。

      陈晨自言自语:“这个拜金女的礼物,还真是每年都能雷到我,我家每个月给她那么多钱,她还真是抠门!都什么年代了,还织毛衣!这么大的洞,跟麻袋一样也好意思拿出来晒!”

      陈晨拎起一件很小小的毛衣,感叹道:怎么还有一件,这么小给布娃娃穿还差不多。

    陈晨慢慢的把小毛衣给布娃娃穿上,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本文作者:梦境天涯何处无芳草)

(本文标签:小说,短篇小说,约稿变现 激励...,人间杂谈,生活驿站,谈谈情,说说爱,美文,情感美文 )

相关文章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