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鼓舞青春的文章 快到碗里来 谈谈情,说说爱 美文 情感美文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四季驿站 > 谢谢你的出轨,成就了我的新生

谢谢你的出轨,成就了我的新生

时间:2020-01-16 12:01:00来源: 四季驿站 作者:八月小喵 阅读:0

1

在旁人看来,孟姬是个幸福的女人。老公负责养家,她只需要负责美就行了。

孟姬也曾这么觉得,老公胡琛远高大帅气事业有成,儿子也伶俐乖巧。然而这一切的美好却被一个视频打碎了。

视频里的胡琛远牵着一个年轻的女子走进了一家首饰店,他给那女子挑的项链正是前几天她看上的那条钻石项链,价格八万多。那时孟姬觉得贵,不舍得让胡琛远买。

当时胡琛远还搂着她特别感动地说:“我胡琛远能娶到你为妻,何其三生有幸?”

那日的话恍如在耳边嘲笑着孟姬的傻气,她就像被人抽筋拔骨般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在这个家庭中,她洗衣、做饭、拖地、照顾着孩子,把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虽然累,但却觉得这是她作为一个妻子应该尽的责任。

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让孟姬无暇顾及自己,孩子的出生,更是让她的体重一发不可收拾的增加。以前那个美丽,时尚,苗条的姑娘慢慢被一个油腻的小胖子所取代。

有天孟姬照着镜子对胡琛远撒娇说:“老公,不行了,我要减肥。”

彼时,胡琛远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听见孟姬的话,他淡淡地撇了一眼:“你不要太在意身材,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始终都是我心中的小仙女,你只要好好照顾家里就可以了。”

在胡琛远这样子的“安慰”下,孟姬心里乐开了花。也对,自己只要安心做个贤妻良母,一家人的生活便能够幸福美满的了。

2

然而,美梦总会有醒的那一天。

凌晨一点了,孟姬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发呆。她今晚打了无数个电话,不是没人接就是被挂掉了。

黑暗中,孟姬无声地掉着眼泪。其实,她只是想要一个简单的解释。如今,一个简单的解释,他都不愿给了吗?

其实一年前她早就该发现了。那时,胡琛远的事业刚起步。随之而来的,他们的关系也变了。她和胡琛远两个人之间的对话越来越少,胡琛远对她的态度也从热情到越来越冷淡,到后来甚至有一点不如意,就开始冲她大发脾气。最近半年更是经常性的夜不归宿。孟姬不是没有怀疑,只是每次孟姬问胡琛远原因的时候,他都会极其不耐烦地回答她说是去应酬。

有多少次她是忍住不问为什么每次应酬的电话,她听到的都是一个女人发嗲的声音。

她不敢问,是因为想给这段十年的感情一个机会。

只是,今天的这个视频,击垮了她这一年来的伪装。

孟姬就像被人抽筋拔骨般地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她把头埋进膝盖里双手紧紧地抱着膝盖,像个无辜的孩子般痛哭了起来。

她想起了三年前。

胡琛远刚创业,身上没剩多少钱了,为了省钱,她跟着胡琛远住进了那十平方米的地下室里。那时最难的日子就是冬天天气零下两三度时没热水洗澡,夏天天气35度时房子里没冷气。每天三餐就着一两个没味道的馒头,沾点酱油就搞定了一顿。孟姬从小到大哪曾吃过这些苦,可想着可以陪胡琛远一起创业,她仍觉得这些苦是幸福的。

胡琛远会在天冷时帮她搓手脚,会在下班的时候给她买些她喜欢吃的零食。

那时胡琛远好像也很喜欢把她抱在怀里说:“老婆,等我发达了一定要让住上漂亮的房子,有热水器有空调,还有一个你喜欢的大书房。以后我的钱都给你,让你买名牌包包名牌鞋子……”

说这话时,胡琛远真诚而内疚,孟姬真的在他的眼睛里看到怜爱这两个字。

孟姬开玩笑道:“到时你飞黄腾达了,就怕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

每每听见这话,胡琛远都会皱着眉头一脸的不开心,然后一字一顿地说:“老婆,我胡琛远发誓,这辈子只爱你一人,也只会宠你一人。”

原来,男人的嘴都是骗人的鬼,而她却当了真。她也与大多数糟糠之妻一样,只能共苦不能同甘。

她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身材臃肿,头发凌乱,脸上油腻腻的,穿着邋遢宽松的衣服,明明才三十岁,却已经像个黄脸婆大妈。

孟姬忍不住露出了一个凄凉的笑容。

一直以来,孟姬努力让自己成为一名好妻子,成为一名好母亲,将全身心投入到这个家庭中和孩子身上,最终换来的结果却是——背叛!伤害!

曾几何时,孟姬以为胡琛远会保护她,许她一一世安好,却未曾想到所有的伤害都是她那个深爱的男人给的。

哭完后,孟姬认认真真地收拾好自己,认认真真地为自己做了一顿饭。哄孩子睡着后,她起身打开电脑,在微博敲下一行字:他终究不是我的良人……

3

这天胡琛远回家后,看见家里乌漆麻黑的,他稍稍觉得有点意外。按照以往的习惯,不管他多晚回家,孟姬都必定守着一桌冷菜冷饭等他回来。可是今天,他扫了一眼,桌上没有冷菜冷饭,也不见孟姬。

胡琛远也没多想。他反而乐得轻松,至少不用再找借口搪塞她。

回房后,胡琛远才发现孟姬早已睡着了。他看着孟姬那张晦暗的脸蛋,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孟姬年轻的时候还是很美的。只是结婚后,她怎么就变得那么丑了?每天跟公司新来的那个小秘书厮混在一起的时候,胡琛远心里还是有点内疚的,只是回到家,看见孟姬那张暗黄粗糙的脸,那种愧疚感便荡然无存。任何一个男人,如果可以选择,大概都不会选择跟黄脸婆在一起吧。

早上起来,孟姬看见胡琛远在厨房煮早餐的时候,很意外。随即,她的眼神一下子就暗了下来。

十年了,十年的时间长到足以让孟姬在胡琛远的脸色看到他想要说的话了。

胡琛远转身看见孟姬盯着他发呆的时候,他也愣了一下。但很快他便反应了过来,然后露出一个很职业的笑容:“老婆早啊!再等等,就可以吃早餐了。”

孟姬没回应胡琛远,她转身走进了浴室。

孟姬打开了水龙头,她的眼泪也终于像开了闸的水龙头一样,流个不停。最绝望的痛便是只能躲在厕所里无声地哭泣。

孟姬走出浴室的时候,胡琛远已经给她盛好了粥,这样的场景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孟姬坐在位置上默默地低头喝着粥,她留意到胡琛远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她就是故意不去看他。

喝完粥,孟姬放下筷子,她直视着胡琛远的眼睛:“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嗯?”胡琛远有些反应不过来。其实他刚刚一直想开口跟孟姬提离婚的。但是看到孟姬,他却又有点于心不忍。

但是李倩倩又逼他逼得急。况且自己好像也越发对孟姬厌倦了。

“我想去湖北学习舞蹈……”孟姬故意忽略胡琛远的表情。

胡琛远愣了一下,很快他就像如释重负地说:“好啊,你想去做什么就去做吧,我无条件支持你。”

想都不想一下就答应了吗?孟姬的眼神里写满了悲伤:“可能要去两个多月……”

“去多久都没关系……”胡琛远没看到孟姬的悲伤与绝望,他只看到孟姬微微一变的脸色,然后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说,学习多一门技能挺好的,你就放心去学习,我会看好家里的。”

孟姬垂眼缓缓道:“我不放心童童。”

“你放心好了,童童我会照顾好的。”胡琛远一副信誓旦旦地样子。

孟姬拿着胡琛远给她的20万和一个行李箱独身一人去了湖北。

路上,秋风萧索,树叶枯落。孟姬只觉得一阵心寒,这个季节枯落的还有她的心。

4

在湖北这么一个陌生的城市里,举目无亲。无数次,孟姬都想打电话跟胡琛远哭诉着,可最后她都忍住了。

她知道,从她离开的时候,这个男人便不属于她了。

学习舞蹈的日子很苦,刚开始训练,第二天肌肉酸疼到下不了床,累到半死,累得根本不想去锻炼。碰伤扭伤挫伤都是常有的事情。

最苦的就是,孩子天天打电话哭着说想她,让她赶紧回家。

挂了电话,孟姬一个劲流泪。她觉得自己唯一对不起的就是孩子童童。

可是,她已没有了后路,只能咬着牙往前走。

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善茬的人,那些让她痛的人,终有一天也会让他们尝尝这份痛。

孟姬没有告诉任何人,胡琛远那个叫做李倩倩的小情人,一个月前便添加了她为好友。

每天孟姬都能收到来自她的各种各样的信息,还有各种各样她和胡琛远不堪入目的照片。

“姐姐啊,你知不知道远哥说你又老又丑,而且还肥,别说性趣了,就连看你的欲望也没有了……”

“你什么时候才舍得离开远哥?你觉得你配得起远哥吗?”

“你看见了吗,这是远哥送我的。他说只有我才配得起八万多块的项链……”

“哦,对了,远哥说一看到你那种脸就觉得恶心……”

“原来这就是你的家呀,不好意思,今天远哥领我回家了……他说等你回来就离婚……”

旋转跳跃,孟姬躲在舞蹈的世界里舔伤。如今,舞蹈是她的唯一的精神支持。

孟姬知道,想要一个华丽的转身,她只能努力地去变优秀。

除了学习舞蹈外,孟姬还戒掉以前不良的作息习惯和饮食习惯,扔掉了所有的零食,换成了各种蔬菜水果和低脂食物,她也特意去学习服装搭配以及化妆。

女人一旦认真起来,全世界都将为之让路。

短短两个月,孟姬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因为舞蹈和规律的饮食,孟姬的皮肤也越来越好,她整个气质也变了。那些和她一起练舞蹈的人都惊呼孟姬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两个月前,她是一个眼里无光身材臃肿脸色蜡黄的家庭主妇,如今她是那一个熠熠闪光的女神,美得让人无法忽视。

回去的前一个星期,孟姬打了一个电话回去。

她把回去的时间、飞机航班班次都告诉了胡琛远,并要求他开车去接她。

孟姬没等胡琛远拒绝,她便挂了机,好像丝毫不在意胡琛远会不会来的一样。

回去的那天,孟姬穿了一件红色的长裙,趁得她皮肤白净,无比的艳丽。

她戴着一副墨镜推着个行李箱走出机场的时候,惹得众人纷纷回头看她揣测她是不是大明星。

胡琛远在接机处频频看手表,眉头微微皱起,脸上写着满满的不耐烦。

孟姬站在他的面前,取下眼镜笑意盈盈看着胡琛远时,胡琛远愣了半天。

看清那张艳丽的脸时,胡琛远的心脏突然就像被什么撞了一下,砰砰砰地剧烈地跳动起来,这种感觉就像18岁那年第一次见到孟姬时的感觉。

在车上,胡琛远仿佛又变回了从前的那个毛头小伙,努力找话题跟孟姬聊。

只是孟姬兴趣缺缺,一副很疲倦的样子,不太搭理胡琛远。

5

“我饿了。”等红绿灯的时候,孟姬看着车窗外淡淡地说。“要不然我们先去那家餐厅吃饭吧。”

胡琛远顺着孟姬的手指指着的方向看去,脸色微微一变。

那是他经常带李倩倩去的餐厅。

“要不,我们去另外一家餐厅吧?”胡琛远说这话的时候小心翼翼。

孟姬回头看着胡琛远,笑靥如花:“怎么?不舍得带我去那么贵的餐厅吃?”

孟姬的语气温柔,但是胡琛远却觉得有点凉。他连忙笑着解释:“怎么会呢。好,那就依你。”

“老公,你真好。”

孟姬突然吻了他一下。胡琛远呆了呆,心动了一下。他就像一个突然被人调了情的愣头青一样,耳尖红了起来。

孟姬转头,隔着车窗看着餐厅门口那抹熟悉的身影,嘴角的笑容渐渐变冷。

推开门走进餐厅的时候,孟姬突然牵了胡琛远的手。胡琛远看了一眼笑容明媚的孟姬,嘴角也不自觉地扬起了微笑,他也很坚定地反握着孟姬的手。

在外人看来,他们俨然一副热恋中的幸福模样。

果然,孟姬跟胡琛远刚坐下不久,李倩倩便上前打招呼了。

“嗨,胡总,好巧呀!”李倩倩一张青春的脸刷着厚厚地粉,虽美,但是一站在孟姬的旁边却逊色了许多。

一看见来人,胡琛远脸色微变,态度前所未有地冷:“是好巧。”

李倩倩看着胡琛远冷着的脸,不死心地问:“胡总,请问这位是……”

“我是他老婆,孟姬。”孟姬笑得温柔,李倩倩脸色骤变,就像京剧脸谱一样精彩纷呈。

胡琛远的声音就像是寒冬里的冰霜:“请问你还有事吗?”

终于察觉到了胡琛远的生气,李倩倩赶紧说:“胡总不好意思,打扰了。”

李倩倩走后,孟姬用手撑着脸,意味深长地说:“公司里的员工?挺可爱的,貌似不怎么畏惧你老板的身份。”

胡琛远听这话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他抬眸,看到眼前的人眼神清澈,笑容灿烂,不像是察觉到什么。

“一个小秘书,有什么可爱的。”

吃饭的期间,胡琛远地微信响个不停。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皱着眉头,随后把手机关机了。

“你都不回一下微信吗?”孟姬脸上带着笑容,她是真的在笑。

胡琛远顺手给孟姬夹了一块肉:“都是些推送信息,有什么好回的。”

果然,男人都是绝情的物种。

6

结账的时候,孟姬故意靠近胡琛远的耳边说了一句话,惹得他一脸吃惊地看着孟姬,而后笑了起来。

不错,这一切落在李倩倩的眼里,就像在调情。李倩倩紧紧握着拳头,刚刚发给胡琛远的微信,他一条都不回。

胡琛远直接将车开到了附近的一家酒店停了下来。刚刚孟姬的一句话立马撩得他心猿意马,她说:“老公,不如今晚我们去开房?就像偷情一样。”

第二天,胡琛远醒来时,身边早已不见了孟姬。

他在桌面上看到了孟姬留下的一张纸条:老公,在家等你哦!

胡琛远看着纸条忍不住笑出声来,他的孟姬仿佛变得更加有趣了,这种感觉让他仿佛又回到了热恋时期。

回到家,胡琛远看到家里焕然一新,窗帘被套床单全换成新的了。

孟姬提着一袋垃圾走到门口,看见胡琛远后,嘴角上扬,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老公,你回来了!”

胡琛远很自然地结过了孟姬手里的垃圾:“扔垃圾吗?我去吧。”

孟姬看见缓缓合上的电梯愣了半天,换做从前,胡琛远是不会主动帮忙干这些事的。果然,男生都是大猪蹄子。

7

黑暗中,沙发一角的火光忽明忽暗。胡琛远夹着烟,眼睛一直盯着门口的方向看。

已经是深夜凌晨两点半了,孟姬还没回来。没下班之前,孟姬就给他打电话说,晚上有一个同学聚会,可能会晚一点回家。可他不曾想,这个晚一点竟然是凌晨两点半都还没回来。

胡琛远坐在沙发上,香烟抽了一支又一支,抽到第六支的时候,他终于烦躁地一把甩掉了遥控器。

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很不好受。自从孟姬学了舞蹈回来后,他觉得她像是换了一个人。从前的她,只会在家带孩子搞卫生,如今的她倒好,卫生和孩子都一并交给了保姆。他只知道她好像很忙,至于忙些什么,他不知道,孟姬也没有告诉他。

钥匙拧动们把的声音,她终于回来了。胡琛远憋着一口气坐在沙发里。

孟姬进屋开门后,看见胡琛远坐在沙发上很生气地盯着他看,愣了一下,而后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胡琛远把拳头握得紧紧地,又是这么一个灿但却感觉到很疏远的微笑。他终于忍不住开口:“终于舍得回来了?!”

孟姬像是没有看到胡琛远的怒气般,她脱掉了高跟鞋,直接走到了沙发,然后把头很自然地枕在胡琛远的大腿上:“怎么,生气了?才这么一晚你就忍受不了?你可知,过去的一年里我每天都是这么等你的……”

孟姬的语气很温柔,胡琛远听不出任何的抱怨。胡琛远低头便闻到了一股酒味,眉头一皱:“你喝酒了?”

“嗯,喝了点。”孟姬应完他后,便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胡琛远看着那张楚楚动人的脸,忍不住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不知何时起,他的心开始变得柔软了,明明很生气夜舍不得责怪她。

浅浅的呼吸声,孟姬睡着了。胡琛远伸出手,抚摸着这张楚楚动人的脸,突然一阵内疚,过去的一年里,她每天在这黑暗中等他回来,到底是什么样的感受,他终于懂了,但愿他不会懂得太迟。

8

李倩倩发短信约她,孟姬一点都不奇怪。

走进咖啡厅里,孟姬便看到李倩倩趾高气扬地坐在位置上,那张原本就青春靓丽的脸,因为嫉恨而变得有点狰狞。

“直说吧,约我出来有什么事?”孟姬直奔主题。

李倩倩环抱着双臂,切的一声:“哟,还挺傲的嘛?”

孟姬脸色平静,嘴角微微上扬:“如果你不想说我就走了。”说罢,便做了一副要走的姿势。

“你什么时候才舍得离婚,把远哥还回给我!”李倩倩终于压不住心里的怒火,大声疾呼说了出来。

“离婚?”孟姬嘴角嘲讽:“还真没想过。”

李倩倩握拳用力撑在桌面,站了起来:“你知不知道,远哥早已不爱你了。他说你们之间现在剩下的只是亲情!”

“亲情?”孟姬垂眸低头轻笑:“你可知,所有的爱情到最后都会变成亲情的。”

胡琛远在酒吧找到孟姬的时候,她已喝醉,抬眸看他的时候,泪光潋滟,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悲伤。

胡琛远背着她走出酒吧时,孟姬靠在他的背上,她轻轻地说:“琛远,你还记得结婚之前我曾说过什么吗?我不是一个大度的女人,眼睛里更容不得半粒沙。如果哪天你不爱我了,请告诉我,我绝不会缠着你不放手的……”

胡琛远心紧紧地抽了一下,他红了眼,哽着喉咙问:“老婆,你在说什么呢?”

最终孟姬没回他,她趴在他背上睡着了。穿过长长的街,胡琛远记得以前他们谈恋爱的时候,孟姬就像一个小孩一样,很喜欢撒娇。走累的时候,总会缠着他背她走回家。那时候的她,好像都还不如现在的轻。

胡琛远隐隐觉得,孟姬可能早已发现了他的事情。只是她不说,他也不敢问。

这几个月来,他身心都觉得疲倦。以前觉得李倩倩善解人意,温柔,最重要有年轻活力,跟她在一起的时候,自己都觉得变年轻了不少。

可时间久了,他发现李倩倩不仅多疑爱吃醋,更喜欢翻他的手机,最近更是变本加厉,总是大吵大闹逼他离婚。

离婚?胡琛远坐在沙发里夹着香烟深深吸了几口,忽明忽暗的火光就像是他的思绪。

公司刚开始起步的时候,胡琛远压力很大,每天都要加班到深夜,可那时孟姬对公司的事物一窍不通,根本帮不上他。有时加班回去晚了,孟姬会不停打电话发信息轰炸过来,刚开始他还会解释一下,后来渐渐烦了便没再接过孟姬的电话和回过她信息。前几个月孟姬几乎天天为这事闹脾气。那段时间刚好遇到了善解人意并且很有能力的李倩倩。

在那时,胡琛远确实有动过离婚的念头。可是后来的,孟姬再也没有跟他闹过了,就只是守着一桌子的饭菜安静地等他回来,那姿态卑微到尘埃里。

人真是奇怪,当看一个人不顺眼的时候,她好像做什么都是错的。所以每晚回去,他看见孟姬那副样子除了有些许愧疚外便是心烦。

只是现在,他又重新爱上了孟姬,离婚是绝对不可能的。

9

孟姬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早已不见了胡琛远。

起床洗簌的时候,孟姬发现胡琛远在冰箱上留下的便条:我去办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亲爱的,今晚见。爱你的老公

后面画着一个大大的笑脸。

孟姬发了一下呆,心里酸酸涩涩的。

她满脑子都是李倩倩的说的话:我怀了远哥的孩子,三个月了,远哥是知道的……

孟姬的指甲掐进肉里都不觉得疼。她还爱胡琛远吗?她想应该早已不爱了,不离婚的更大原因是要报复。只是这个报复还没开始,她便开始觉得没意思了。

孟姬拿了一支笔,在便条底下写上了一句话:谢谢你的出轨,成全了我的新生。

孟姬想,她是时候离开了。成全别人的同时,放过自己。

吃完早餐后,孟姬送完孩子去学校,走到楼下时,突然被人从背后一把扯住,她还没反应过来,脸上便挨了一巴掌。

孟姬反应过来时,便看见胡琛远急急忙忙跑过来,他一把扯开了那人推倒在地大吼:“李倩倩,你发什么神经!”

孟姬这才定睛看清楚眼前这个跌倒在地上头发凌乱目光无神的女子,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胡琛远。

李倩倩抱着胡琛远的腿痛哭流涕:“远哥,你不能这么狠心对我!呜呜呜呜……我……我的肚子好痛……”

孟姬瞧见一股鲜红色的液体染红了李倩倩的裤子时,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很明显,胡琛远也看见了,他先是呆了呆,然后立马抱起李倩倩,还不忘回头大叫:“老婆,你赶紧把车开出来。我们要赶紧送她去医院!”

人来人往的走廊里,胡琛远看着孟姬渐行渐远的背影,突然觉得很难过。

他站起来,急急跑上去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孟姬。

医院里的行人纷纷侧目,他们看见一个英俊的男子抱着一个貌美的女子哭得撕心裂肺,就像是一个孩子将要失去他最爱的玩具般。而女子却一脸的平静。

“对不起对不起,老婆。真的对不起……”胡琛远有预感,今天过后,他将永远失去眼前的这个女人,可是经过今天的事情后,他却不敢开口挽留。

孟姬露出一丝苦笑:“没关系。以后记得要幸福。”

孟姬走了,他的孟姬这次真的离开了……

后记

两年后,胡琛远在机场遇到了那个朝朝暮暮思念着的人。

他起身想走近她时,却发现有一个男子走了上去,一把抱起孟姬转了一个圈。

而孟姬抱着那人的脖子笑得很是灿烂。幸福得就像是一个从未受过伤的女孩一样。他想起了,曾经,她的孟姬也在他的怀里笑得开心。可是后来,他却把她弄丢了。

奇怪了,他在别人的身上可以看到了幸福的模样,但唯独他在孟姬离开后,丢失了幸福的能力。

孟姬和那个男子牵着手经过胡琛远身边的时候,他赶紧过身去,良久,胡琛远才敢缓缓回过身来。

他看着朝着出口走去的那对背影,渐渐红了眼眶:“你幸福就好……”

(本文作者:八月小喵)

(本文标签: 那些鼓舞青春的文章 快到碗里来 谈谈情,说说爱 美文 情感美文 )

相关文章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