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纯真年代,雪音九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四季驿站 > 幻灵

幻灵

时间:2019-12-16 13:05:35来源: 四季驿站 作者:雪音九樱 阅读:0

  众所周知,人的身体是由大脑控制的,大脑可以指控身体做任何事,行走,跳跃,一些基本的动作,但是,这并不是所有,人的思想其实和大脑没有任何关系,也许有人认为,大概是心吧。毕竟人们常说心中所想嘛!但你们错了。你们并没有对我们的认知,甚至没有人知道我的存在,可是我苏醒了,从现在开始,我也属于这个世界。

  我叫灵,我是人的思想,其实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个和我一样的生命,当然,生命,我们也有生命。我们都叫灵,我们只是一种生命体,在适当的时候苏醒,也会在适当的时候沉睡,我的有些同伴也许一辈子都不会苏醒,但是,我醒了。因为我的主人,那个消瘦的男孩已经失去了求生意识,如果他死了,那么我也就会永远消失。

  “苏凌,你妈妈来看你了。”病房门口响起一道清脆的女声。护士小姐轻轻推开房门,笑眯眯的告诉床上的小男孩这个好消息。但对于男孩来说,这也许并不是一件好事。男孩今年12岁,从小双目失明,直到现在,终于有人愿意为他捐赠角膜,可是,到了医院他才知道,角膜捐赠者是他的堂姐,那个唯一一个不会因为他身有残疾而看不起他的人。可在不久前,堂姐车祸去世了,她唯一的愿望就是为苏凌捐赠角膜。知道真想后的苏凌大哭一场,最终病倒,高烧不退,可他已经完全丧失求生意志,医生也没有办法,只道:“一切看命。”角膜手术虽已成功,但现在看来也没什么用了。

  “凌儿,妈妈来看你了。”对于妈妈的印象,只有苏凌三岁爸爸妈妈离婚时妈妈决绝的背影,还有妈妈再嫁时对苏凌不屑一顾的眼神,这让苏凌心凉了,真的凉了,凉的没有一丝温度,既然已经放弃了,现在又何必重来?苏凌转过头去,不再看自己的妈妈。“凌儿,既然这样,我就先走了,回头再来看你。”她轻轻放下手中的水果,转身离去。

  “李女士慢走。”护士小姐的声音永远都是那么温柔。“小苏凌,姐姐也要去工作了,你好好睡觉,晚点姐姐来看你。”护士小姐边说边往外走。

  病房里是一片白色的寂静,白色的窗帘,一尘不染,轻轻遮住窗外的月光,今天是十五,月亮格外的圆,像一面玉镜,病房里的一切都是白色的,这是苏凌最喜欢的颜色,没有之一。窗外的树正在慢慢抽芽。“已经是春天了吗?”又是自言自语,苏凌悄悄下了床,走到窗前。他现在已经能看到了,这个新奇的世界,美丽的世界。“是呢,已经春天了,你瞧,多美啊。”灵悄悄探出头。“谁……谁在说话?”苏凌吓了一跳,一个踉跄跌倒在地。“是我。”灵飞到苏凌面前。灵只有二十分米高,身体是透明的,她扎了个小辫,一件淡色裙子。看起来像极了鬼马小精灵。“你是……精灵吗?”苏凌其实并不害怕,当然,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又会怕什么呢?“不,我是幻灵,是你的思想。”灵眨眨眼睛说道。“我的……思想?”真的是头回听说,思想是活的?“你不信?我可以控制你的行动。”灵继续说。“真的?”苏凌半信半疑。“不信你看着。走。”苏凌竟鬼使神差的跟着灵的指令缓缓而动。“跳。”“坐。怎么样?现在信了吧。”灵双手叉腰,露出一副我很厉害的表情。“哦哦,信……信了。可是你?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那是因为从前你虽是瞎子,但你却很快乐,所以我没必要出现,可现在,虽然可以看见,但你却很绝望对吧。”苏凌一愣,的确是这样“我是来拯救你的。”灵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我不需要你救。”苏凌挥挥手,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灵。“唉?你不要这样子嘛!”灵再次飞到苏凌面前。“我没兴趣陪你玩。”苏凌有些不耐烦了。“刷刷刷”,一团雾气笼罩着苏凌。“我,好了。”“嗯哼,你听着,我是你的思想,也就是说,你是我的,所以,你必须听我的。”“咻”的一声,苏凌竟双脚离地,从窗口飞了出去。“啊啊啊,救命啊!”苏凌惊恐呼喊。“没用的,没人会听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灵听的头疼“别再叫了,你是不是男人,这样就怕了。”说着灵带着苏凌在空中连翻了几个跟斗。“……不要,啊啊啊……”“喂,作为我的主人,你能不能有点出息?真搞不懂媚莎姐为什么把角膜捐给你这么个胆小鬼。”苏凌静了下来。“你说的对,我就是个胆小鬼,我不配……”“唉唉唉?你现在这样,对得起媚莎姐吗?别再颓了,你现在需要一个新的开始。”“新的开始?我的人生已经结束了,难道你不是准备把我扔下去吗?”“我现在真的好想把你扔下去。可你死了,我也会消失,我不能拿自己开玩笑。”“那你为什么把我带出来?”“带你逃跑啊!你讨厌父母,讨厌现在的自己,讨厌这个世界,那么你就应该换换环境,摆脱现在的自己。”“不需要,请把我送回医院。”说着,苏凌挣脱了灵的手,直直的往下坠。领顿时慌了,拼命地拽住苏凌。“放开我……”苏凌声音有些沙哑。灵一声不吭,死死拽住苏凌。

  “呼……终于到了。”灵带着苏凌降落在一片土地上,苏凌低头一看,自己脚下踩的……麦苗!“这里是?”苏凌预感这里离自己的家好像很远了。“江西!”灵笑眯眯的答道。“江西?”苏凌已经彻底懵了,刚刚自己还在北京呢,这才十分钟,从北京到江西,飞机也没这么快吧。“天都黑了,我身上也没钱,今晚我们住哪?”“呃……这个我没想到,我……”“好吧,看来今晚我们要睡桥洞了。”苏凌已经释然了,他突然觉得挺好玩。“我只能连续飞行十分钟,之后要休眠二十四小时。”灵突然有点自责。苏凌给了灵一个安慰的笑容“没关系,今晚我们睡那里。”苏凌指了指田边的草垛。苏凌其实很好奇,自己的思想就是这样简单粗暴没脑子吗?

  两人,哦不是苏凌和他的思想在草垛上睡了一觉。第二天一早,苏凌被灵吵醒“苏凌,我饿了。”灵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思想也会饿吗?”苏凌还迷迷糊糊的。自从生病后,苏凌就没好好吃过饭,也从不觉得饿。“嗯,只有我饿的时候,你才会感到饿。”灵正说着,苏凌的肚子竟咕咕的叫了起来。“可是,我要到哪去找吃的?”苏凌犯难了,身上没钱,而且人生地不熟的,到哪找吃的?“灵,你知道哪里有饭店吗?”苏凌扭头看向正捂着肚子撅嘴的灵,“喔,那边。”灵伸手指了指西北方向。“难道你要?”苏凌知道灵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嗯,吃霸王餐,你试过吗?”苏凌浅浅一笑。

  苏凌带着灵朝西北方向走去,大约二十分钟后,他们来到一条小吃街,苏凌看了看灵“你不用担心,他们看不见我。”

#p#副标题#e#

  苏凌放下心来,径直走进一家早餐店,要了一笼包子,两根油条,一杯豆浆。随后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灵也是一阵狼吞虎咽。吃饱喝足,苏凌以风驰电掣的速度冲了出去,连带着灵差点栽倒,一阵风吹过,店老板发现有什么不对劲,赶忙追了出去,可是晚了,苏凌已经跑了好远了。店老板只感慨苏凌瘦瘦弱弱的,跑的还挺快。

  苏凌足足跑了三条街才停下来,整个人都虚脱了,气喘吁吁的坐在地上,灵从苏凌怀里跳了出来“哈哈?什么感觉?从前从来没有过吧?”灵调笑道。“是呢……从前,从来……没有过。”苏凌笑了笑。苏凌现在觉得,眼前的女孩其实挺可爱的。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这么觉得,灵长得鬼机灵,其实就是头脑简单的笨蛋,苏凌突然想到,难道自己就是这样吗?想想其实也是,自己也没什么心眼,就是简单粗暴的很,从前的自己是只要开心就好,可现在……

  不想那么多了,苏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灵傻呆呆的望着苏凌,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的脸。“灵,你在想什么?”“我在想,我们下一顿饭怎么办?”灵脱口而出。“小吃货。”苏凌捏捏灵的脸。“哼,不理你了。”灵是真的生气了。“好了,我们走吧。”苏凌抱起灵说道。“唉?别走啊,兄弟,哥们儿想跟你借点钱花,你也知道,现在物价高,哥们儿钱有点不够花。”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一群人,将他们团团围住,灵从苏凌怀里探出头,打量着他们“喂,他们是干什么的?”“打劫呗。还能干什么?”“你们人类真奇怪。唉,你想干什么?”只见苏凌将袖子撸到上臂,瘦弱的手臂爆出条条青筋。“呦,看来你是不服啊,想打架?哈哈哈……”领头的那个纹着青龙纹身的男孩双手抱臂,不屑的笑着。“喝呀!”苏凌一拳砸在男孩脸上。男孩一只手捂着脸骂道“妈的,敢打我!兄弟们,上。”一时间,七八个男孩扑了上来,仅仅几下,苏凌就被打倒在地,毫无还手之力。“苏凌!”灵从苏凌怀里跳了出来。苏凌蜷缩着身子,躲在角落,双手抱头,眼神空洞无神,就好像傻了一般,灵被他的样子吓坏了。挥挥手,那群男孩好像着了魔似的,簇拥着领头的男孩连滚带爬的离开了。“苏凌……”灵轻轻叫了一声,没有人回答。苏凌仍蜷缩在墙角,一动不动。

  突然,苏凌站起身子,朝巷口的方向走去,灵紧追其后,一路寂静。苏凌刚刚回复的信心就好像在舜间消失了,整个人浑浑噩噩,已经站在崩溃的边缘了。“灵,我是不是很没用。”苏凌沉着脸,冷声问道。“我竟然要女生保护,我真是太没有了。”苏凌叹了一口气。苏凌从小性子就软弱,被别人欺负,每次都是大他一岁的表姐为他出头,也许刚刚,他是想到表姐了吧。“不,你很勇敢,刚刚……”“你就别安慰我了,我知道我……”灵还没说完,就被苏凌打断了。苏凌的眼神暗淡下来,谁也没发现,灵在苏凌低头的瞬间,身上的光芒暗了不少。灵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幻灵的身体是虚幻的,只能存在两天,如果苏醒,就意味着消失,永远沉睡在无边的黑暗中。她必须在今天帮苏凌找回自信。

  “苏凌,你看。”灵伸手指了指远处,一棵大柳树下,围着一群人,中间一个小女孩,手里抱着一个熊玩偶,另一个女孩正伸手拽那个熊玩偶,小女孩抽噎着,一群人对着她指指点点。苏凌走了过去。只听见一个抱着孩子的妇女说:“这孩子,家长怎么教的,小小年纪学会偷东西了。”“呜呜,这,这……这是我的。”小女孩呜噎着说道。“你胡说,这明明就是我的。”“你……是我的,呜呜。”“你家那么穷,怎么可能买的起这种玩偶?”苏凌这才发现,两个女孩一个穿着粉色串珠公主裙,一个却穿着一身脏兮兮的连体衣裤(Meiwen.com.cn)。

  “走吧,灵。”苏凌说着便要挤出人群。“苏凌,你不帮帮她?”“呵呵,我现在都这样了,怎么帮?”“你知道是谁的吗?”“是她的。”苏凌的手指向穿连体衣裤的女孩。“看起来她家应该很穷噢。”“呵呵,她们应该是一家人。”“嗯?”“应该是重组家庭,女孩的爸爸很有钱,可继母对女孩很不好,继母的女儿一心想赶走女孩,便演了这么一出戏。”“可他们都只有七八岁唉。”“没什么可稀奇的,世道就是这样。”

  苏凌当然清楚,因为自己也经厉过这种事,他也是重组家庭,当初被哥哥诬陷偷盗,自己当时的无助,和小女孩一样,遭人辱骂。苏凌冷嘲的一笑。走进人群“你有什么证据说她偷窃?”“你是谁?”穿公主裙的女孩不屑的看着苏凌。“你有什么证据?”苏凌并没有打算回答女孩的问题,重新问道。“我,她那么穷,怎么可能买得起这样的玩偶?”“你们不是一家人吗?为什么你买的起而她买不起?”“谁,谁说的?你怎么知道我们是一家人?”

  苏凌并没有答话,伸手从两个女孩身上各拿走一样东西。一模一样的腰带。“白百合,白莎合。”苏凌轻轻念出生。他将腰带展开,当即就有人认出来“她们是白家人,这是白家的信物,白家是做皮革生意的,他们家没人都有一条印有自己名字的腰带。”一个路人说道。“啊,怎么这样啊。”“就是,诬陷自家人。”人群议论纷纷。“我……我……呜呜……”穿公主裙的女孩自知理亏,哭着跑开了。“苏凌,你怎么知道的?”“我也经历过这种事。”“啊?”“没什么,走吧。”“去哪?”“去看看。”“看什么?”苏凌神秘一笑“待会你就知道了。”灵挠挠头,对于人类的这些事,她不太清楚,但预感,没什么好事,不知不觉,灵身上的光又暗了。

  苏凌和灵跟着两个女孩来到一条小巷。“妹妹,你这又是何必?当初乖乖的走了不好吗?你知道,在这个家没人喜欢你。”穿公主裙的女孩阴笑着,身后海站了四个穿黑色西服的男子。“姐姐,我……我,不要……不要。”“就知道是这样,灵,帮我。”苏凌说道。“哦,好。”两天的相处,灵和苏凌配合已经相当默契了。

  灵将自己的力量输给苏凌,苏凌三下两除二便将四个黑衣男子撩倒,穿公主裙的女孩下的瘫坐在地上,“谢谢。”一声微弱的道谢声在苏凌耳畔响起。“你小心点。”苏凌没有理会她,朝穿公主裙的女孩道。说完,便带着灵离开了。

  “灵,我活着,还是有价值的对吧,我们配合这么默契,一定可以帮助更多人对吧。你也会一直在的吧。”夜晚,晚风轻随,春夜的风永远那么轻柔,就像,妈妈的抚摸,灵和苏凌躺在草丛里。万籁俱寂,天空黑的一尘不染,月亮还是那么圆,可星星又是那样少,看起来有些不协调。

  “嗯,

#p#副标题#e#

  每个人都是为自己活着,只要对自己有信心,那你就永远有价值,苏凌,答应我,好好活着,为了自己,也为了我。我永远与你同在。”灵气息有些微弱,轻轻说道。“我们永远在一起,答应我。”苏凌轻轻把灵放在自己身上。“嗯……我答应你。”灵宽慰的笑笑,明明知(MEIWEN.COM.CN)道今晚自己就要走了,可还是给了苏凌一个虚无的承诺。“晚安,记得,自信哦。”灵附在苏凌耳边“明天一早你睁开眼睛的时候,你就已经在医院了,时间会退回两天前,而我们的记忆还在,记得你给我的承诺,永远自信哦,原谅我的不告而别,这个送给你,当做留念吧,对不……起。”灵说完,身上的光最后闪了一下,便消失了。天空中划过一道亮光,很亮很亮,“最后一次给你祝福。”微弱的声音。

  清晨,第一缕阳光撒在窗台上,少年睁开眼睛,昨晚灵的话他一字不拉的听见了,可眼泪只能在心底流淌,他不想让灵看不起他,最为灵的主人,他要灵为他而骄傲。“灵,我不会食言,好好活着,我知道,你还在。”苏凌抚摸着胸口的项链,眺望窗外,他似乎看见,灵在冲他笑,好美好美。“灵,再见。”他朝窗外望了一眼。

  “苏凌,我还在,我在你心里,永远,我陪着你。”每个人都拥有幻灵,她每时每刻都在你身边,她无时无刻不在帮你,希望,珍惜你的幻灵。

(本文作者:雪音九樱)

(本文标签:小说,纯真年代,雪音九樱 )

相关文章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