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小说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四季驿站 > 爱情小说 > 小城故事多

小城故事多

时间:2018-04-15来源: 四季驿站 作者:西门浪子 阅读: 123 次 评论:0条

  因为哗啦啦一片水灾的新闻,孝感出名了。惊动了总理,引来了武警。后来,当孝汉大道被洪水冲断12米的那天,近千的灾民也进了城。看到黑压压的人群簇拥在学校的操场上,心里有说不出来的心酸难过。第一次感觉到“无能为力”“爱莫能助”“袖手旁观”这些词是如此叫人悲愤交加。有人还在抱怨和诉说家里失去的牲口与庄稼,姐夫说,他们连家都没有了!

  孝感的男人大多是大男子主义,而女人多数也是吃苦耐劳的女汉子。强强联姻的男男女女,却繁衍出越来越多的柔肠子孙。他们懂得孝,懂得义,懂得人情。这样有苦难言的时候,也许你什么都不用做,只需在傍晚的时候,你不要去商贩手中买下哪怕一块馒头,便已足够。这就是你为防汛官兵充足的晚餐,做出最大的贡献。

  想起从前还是个小丫头,每次陌生人搭讪,总会问:你是哪里人?我答我是孝感人。对方就一副云里雾里的表情,思索良久,然后嘴里艰难的蹦出两个字:麻糖!我总是哈哈一笑,但心里对于这蹩脚的回答并不买帐。也许是年轻气盛,也许是成心想给随便搭讪回馈点教训。便问:你吃过吗?这时对方总是一愣,看我一脸认真的表情,索性也不装了,尴尬的摇摇头,说没有没有,听过!

  不知道就不知道,诚实一点有什么不好?偏偏要在一个小丫头面前献丑。但是心里还是忍不住小小失望。孝感那么好,那么多优良传统,那么多美食绝味,那么多行孝子孙,为什么知道的却寥寥无几?可能你不是学地理的,不知道孝感也就罢了;可能你不是吃货,没吃过麻糖没喝过米酒也罢了;但是你能不知道二十四孝,不知道董永不知道黄香吗?但是又难怪,国人连孔子都快不知道了,或者推陈,本就是发展使然。

  老爸再不抱怨了,一直谈论的换房话题再也无人提及。记得还就在前不久,高不可攀的五楼,对他仍是每天必须迎接的痛苦挑战。可是现在,当他听闻大水灌了三层的楼,除了惊恐,更多了一丝后怕。五楼虽然辛苦,但至少安全啊。

  晚饭一过,表妹琦依然窝在沙发里划着手机。看她那多愁善感神神秘秘的样子,我心里一直憋着笑,这明明是我从前的范儿,与记忆里那个活泼爱闹的她实在联系不起来啊。还记得她小时候,就活脱脱一只猴子。总是笑,总是闹。清楚的记得,有一次她执意用小木棍当扁担去挑罐子,说要学武大郎卖烧饼。我几次想制止她,可她根本不理我。小嘴信誓旦旦的说着放心吧放心吧,不会摔!结果挑起罐子,一个转身,就摔得稀烂。

  我恶作剧的往沙发里一坐,问她,要不要来一首《没那么简单》?她不解。我唱一杯红酒配电影,舒服的窝在沙发里!她眨巴眨巴眼睛,不理我,继续看手机。

  见我憋着笑,老妈瞪我,把抹布往水池一甩,说不准笑。我说为什么,她白吃白住你两月了你还护她?老妈说我亲侄女我乐意,谁让她姓我的姓。一听这话,我不乐意了,刚涌起的刷碗积极性立刻跑得无影无踪。我激动的摘手套,气呼呼的说,你看清楚,你亲姑娘在这在这,我指着自己的鼻子叫。老妈一掌拍下我的手,急道,叫什么叫,她离婚了。啊!我张大嘴巴看着老妈,半天回不过神来。这还真是个惊天内幕!

  老妈心疼的自言自语着,你看看她,才几天啊,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一句话都没有,你就让着她一点吧。我同情的点点头,又默默的重新戴好手套。老妈刚走出门,又折回来。明显不放心,要不你带她出去玩玩吧,现在的年轻人不都喜欢唱个K,泡个吧吗?你带她去吧。然后还是不放心,补充着,你们小时候,她外向,你内向,我总怕她欺负了你。现在大了,她胆小,你个性又强,我又怕你伤了她。我对老妈挤出点笑容,放心吧放心吧,她是你亲侄女,我亲表妹,不说这一层,就光看她那张像我的脸,我总不能伤第二个自己吧?老妈笑了笑,总算满意的走了。可我心里,却像被一块石头压着。琦可是去年才结的婚啊!唉,可怕的离婚率!

  我们在大街上涉水而行,怕我不熟悉路面情况,琦一直牵着我的手走,我几次想和她闲扯点什么,可她总是静静的垂着头,一声不吭。等到了KTV,看到她主动点了歌,我才稍稍放心,心想八成这婚殇还没到那么严重的程度。谁知道,我是高估她了。她默默的点了一首梁咏琪的《凹凸》,然后将这首歌从头唱到了尾。我哭笑不得的当着她最忠实的听众,不知道是劝她继续唱好还是不要继续唱了。这折磨姐的死丫头,她到是唱得一脸平静,听得我却是好想哭好想哭。走时一看帐单,我就更想哭更想哭。花了姐姐四百大洋,她就给姐只唱了一首歌?!

  遥想姐姐我当年,那么严重的复杂的失恋(先甩了人家,然后又被人家反甩,最后又把人家甩回来),我拉着杨同学,一口气唱遍了KTV所有的歌。午夜三点,KTV要打烊了,我们那间房还在鬼哭狼嚎的唱着。直到服务生眯着眼有气没力的走进来,苦苦哀求两个女疯子快走吧快走吧。但每每想到那一次K歌,那才叫一个解恨!解气!痛快!就琦这种唱法,哪一年才能走得出来?还唱“想走的路还是有点凹凸呢,”就这样不凹凸才奇了怪了。

  好几天晚上老妈都硬将我和琦塞在一起睡,还说我们小时候不就喜欢挤一块睡吗?可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再说现在这么大两个人,一张床能睡下吗?可老妈才不管那么多呢,打着呵欠自顾自的走了。明明140平的房子,故意空着一间房是要干嘛?干嘛?用意何在?可怜我已经多少年不习惯这样被拼床。看看背对着我已躺下的琦,别说想哭的心,想死的心我都有。可是我都熬得眼圈乌黑了,偏偏琦这死丫头一个字也不肯跟我说。

  老妈那点伎俩,到底是被琦看穿了。白天老妈还好意思揪住我,问怎么样,她有和你倾诉吗?我无奈的摇头,说今晚不如你和她睡吧,你看看你姑娘这脸,秋颜!你知道什么是秋颜吗?就是衰老!再这么下去,你姑娘就成老太太了。我突然控制不住情绪,对老妈吼起来。老妈伸手来想掐我,我迅速躲开。然后气嘟嘟的进屋收东西,这一次,我是真的生气了。这哪是我亲妈呀,分明是琦的亲妈!

  想当初我回来,不就是想赖在老爸老妈身边享受享受天伦,凑个热闹,图个方便吗?当然我也承认我确实偷懒,不想收拾自己那个窝。既然现在没妈心疼,我就回去收拾自已的窝去!空中还在淅沥沥的下着雨,我背着包,将裙子在膝盖

(本文作者:西门浪子)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广告位
       
       
广告位
赞助商家的广告